-

餘錢對少爺明哲保身的做法很有微辭,“少爺,如果有你在外麵指揮護衛艦,說不定就能抓住那些鬼魅了。”

餘承乾道:“跟戰寒爵作對,那是廁所裡打燈籠——找屎!”

餘錢安慰餘承乾道:“少爺,你雖然是他的手下敗將,可是也彆妄自菲薄嘛!”

餘承乾就像殭屍一樣直挺挺的坐起來,瞪著餘錢,“你說什麼?”

餘錢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又重逢道:“少爺,輸給戰寒爵不丟人。你不能怕輸給他就一輩子當縮頭烏龜吧?”

餘承乾氣得抓起枕頭朝餘錢擲來,“誰說我要當縮頭烏龜的?”

餘錢接住枕頭,瞠目道:“那你今晚為什麼不敢出去跟他對決下?你......你分明就是怕輸!”

餘承乾怒道:“你傻啊,我跟他對決,贏了也是輸。他現在是爺爺的寶貝疙瘩,打贏他,他不高興,爺爺也會不高興。爺爺不高興,他會讓我的日子好過嗎?”

餘錢恍然大悟。

“說的對啊。”

餘承乾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他以為他不參與,不乾涉,就能逃過一劫。

誰知,老太爺弄丟了寶貝外孫,怒火中燒。火焰迅速蔓延到餘家寨每個角落。

餘承乾根本就不能倖免。

老太爺回到彆墅後,就陰著臉在院子裡轉來轉去,怒道:“餘笙呢?”

“在餘家寨三奶奶處睡覺。”下人稟道。

老太爺心情不暢,破口大罵:“一天都隻知道抱著女人睡覺,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抱著女人睡覺?少抱一天女人又不會死。趕緊去把他叫起來,讓他給老子死過來開會。”

“還有餘承乾那小王八犢子呢?今晚又死哪兒去了?”

“回老太爺,少爺在睡覺。”下人小心翼翼的稟道。

“睡睡睡,一天隻知道睡覺?這麼大年紀了,連個媳婦都冇有,冇個女人抱著他倒睡得著?”

下人嚇得冷汗淋漓,老太爺氣得連說話都自相矛盾了而渾然不覺。這次家主和少爺要倒大黴了。

冇多久,餘笙和餘承乾穿戴不整的過來了。老太爺看到他們狼狽的模樣,心裡的火氣才稍微減少了點。

“你們兩爺子是瞌睡蟲投胎的嗎?外麵鬨得驚天動地,你們還睡得著?”

餘笙和餘承乾相視一眼,父子兩人都不想做出頭鳥。

餘笙小聲命令兒子,“臭小子,你爺爺平常待你不薄,你趕緊勸勸你爺爺啊?”

餘承乾道:“老頭子你又想害我,爺爺在氣頭上,那是他最不講理的時候,誰跟他講道理都是死字。”

父子同款沉默臉。

老太爺苦著臉望著兒子,兒子不語又側頭望著孫子。

見餘笙和餘承乾都是一副作壁上觀的姿態,老太爺瞬間氣炸,“老子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必須把寒爵毫髮無損的給老子帶回來。”

餘笙和餘承乾耷拉著腦袋,唉聲歎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