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1章

嚴錚翎望著那淺淺的紅色,眼底閃過一抹狐疑,“為什麼我種的莓莓那麼淡?”

戰寒爵:“......”

嚴錚翎解開第一顆鈕釦,露出皙白的天鵝頸,上麵是佈滿一顆顆誘人的莓莓。

那是戰寒爵早晨親吻她留下的吻痕。

“我的都出痧了,為什麼你的冇有?”

戰寒爵露出大尾巴狼似得笑,“想讓我傳授你經驗嗎?”

錚翎欣喜的點點頭。

戰寒爵抱著她,傾身而下,吻落到她的肩頭,卻帶著懲罰性的意味,最後變成咬,牙齒侵入肌膚。

嚴錚翎倒吸一口涼氣。

最後受不住疼,驚叫起來。“啊!”

戰寒爵的瞳子裡泛著妖冶的冷光,帶著毀天滅地的暗黑,加深了這個咬吻。

他要在她身上,留下屬於他的印記。

“哥哥,疼啊。”她流著淚叫起來。

戰寒爵的狠勁在她的哭泣裡慢慢減淡,牙齒一點點拔出,用指腹輕輕的擦去豔紅的血跡。

看到那深深的,屬於他的印記,戰寒爵的眸底卻濕了。

“錚翎,陪我睡覺。”他說。

嚴錚翎覺得今天的爵哥哥非常反常,細細去分享他反常的原因,她覺得和他與爺爺的密談脫不了關係。

“你跟爺爺今天下午都聊了些什麼?”她問。

戰寒爵想了想,道:“我希望嚴氏能夠東山再起,填補寰亞的空白。”

嚴錚翎信以為真,“哦。”

她在他懷裡入睡,眼睫上淚痕未乾。

戰寒爵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精緻的眉眼,一遍又一遍。

“對不起,錚翎,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他緊緊的抱著她,可是就好像沙漏一樣,抱得愈緊,他就愈是無法握住她的命運。

最後,他懊惱的鬆開她,將她放到床上,親吻了她的額頭,又把她的臉認真的看了幾遍,直到把她的模樣鐫刻在心裡,他才終於下定決心,趁夜離去。

戰寒爵推著輪椅,輕輕的離開臥室。

在門口發了會呆,閉目,眼底霧氣濛濛。

狠了狠心,離去。

淩晨。

天空霧濛濛的。

嚴錚翎翻身,伸手去撫摸睡在旁邊的人。卻抓起枕頭,抱在懷裡。

覺得觸感不對,錚翎睜開眼睛。

將懷裡的枕頭丟開,爬起來東想西想,卻冇有看到喜歡的人。

“哥哥。”嚴錚翎光著腳丫跳下床。

從樓上跑到樓下,一路喊一路找。“哥哥。”

大堂裡,老太爺躺在搖椅上,正閉目養神著。

聽到孫女焦灼的聲音,老太爺忽然發出滄桑的聲音,“彆找了。他走了。”

嚴錚翎站在老太爺麵前,一臉驚惑,“他要走,為什麼不叫醒我?”

老太爺不敢睜開眼直視孫女的眼睛,他能想象得出,錚翎此刻有多麼困惑,多麼難過。

“叫醒你,他就走不了。”事實雖然很殘酷,可是嚴錚翎必須要接受。

老太爺道,“他給你留了一封信。你看看吧。”

嚴錚翎這才發現,旁邊的茶幾上放著一封摺疊整齊的書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洛詩涵和戰寒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