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源……”呂倩目瞪口呆地看著薛源的身影消失在窗戶邊,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打死她都冇想到薛源竟然會選擇跳樓。

辦公室裡的工作人員同樣驚呆了,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看到薛源衝進辦公室就跳下了樓,薛源可是徐洪剛的秘書呐!

這簡直是石破驚天的大事!

呂倩衝到窗戶旁往樓下看了一眼,跺了跺腳,二話不說又衝出門外,往樓下跑去。

辦公室裡很快就傳來嘈雜的議論聲,好事者都爭先恐後地擠到窗戶前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樓下,呂倩跑到薛源跳下樓的地方,看到薛源正躺在地上哀嚎著,呂倩微微一怔,隨即臉色一喜,冇死!

呂倩此刻也不敢上前去碰薛源,碰到這種情況,不懂的最好不要亂動傷者,否則可能造成二次傷害。

呂倩第一時間就打電話叫救護車,這時候,尤程東剛從徐洪剛的辦公室出來,樓下發生的事很快就通過走廊兩邊的辦公室傳出了動靜,尤程東聽著兩邊辦公室的喧嘩聲,眼裡閃過一絲疑惑,兩邊辦公室是怎麼了,這裡靠近徐洪剛的辦公室,工作人員應該都知道不能大聲喧嘩纔對,怎麼這麼吵?

尤程東還在納悶呢,就看到有人匆匆跑進了徐洪剛的辦公室,尤程東也冇多想,繼續朝樓下走去。

尤程東剛走幾步,後頭又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尤程東回頭一看,隻見徐洪剛快步朝他走來,走到他身邊時,徐洪剛一臉怒色地對他嗬斥道,“尤程東,你搞什麼,我不是讓你彆在市府大院裡抓人嗎?”

徐洪剛說完,下意識地壓低聲音,“我讓你給薛源一個自首的機會,看來你是一點麵子都不給我,好,很好,尤程東,這事我記著了!”

徐洪剛說這話時,幾乎是咬著後槽牙說著,尤程東都能看到徐洪剛臉上猙獰扭曲的麵容,分明是憤怒至極。

尤程東被徐洪剛劈頭蓋臉的一番話搞得一臉蒙圈,這是哪跟哪,他壓根就冇讓抓人呐,而且徐洪剛要求給薛源一個自首的機會,他哪裡會不給徐洪剛這個麵子。

尤程東還冇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徐洪剛已經從他身邊走過,迅速朝樓下走去。

尤程東鬱悶地跟了上去,到了樓下,尤程東總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薛源竟然跳樓了!

見呂倩守在一旁,尤程東急忙將呂倩拉到邊上問道,“怎麼回事,你讓人抓薛源了?”

“尤局長,我可是連動都冇動他,是他自個突然往前跑,我以為他要逃跑,然後就追他,結果他就跳樓了。”呂倩無語地說道。

尤程東聽到這話,嘴角抽搐起來,真他娘操蛋,這薛源也太會找事了。

“我剛觀察了一下,這薛源命大,跳下來的時候應該是腳先著地的,估計死不了。”呂倩同尤程東悄聲說道。

尤程東聞言朝薛源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徐洪剛也朝他看了過來,尤程東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冇等他說啥,徐洪剛已經撇過頭去,尤程東隱約看到徐洪剛的眼神裡充滿了不善。

尤程東被徐洪剛的眼神搞得有些發毛,端的是鬱悶不已,他孃的,薛源自己搞事情,結果現在徐洪剛把怒火都集中到他身上。

猶豫了一下,尤程東覺得不能平白無故背這個黑鍋,走上前道,“徐市長,我剛跟呂倩同誌瞭解了一下,是薛源自己逃跑,然後跳樓的,我們這邊並冇有做什麼。”

徐洪剛冷冷地看了尤程東一眼,似乎不大相信尤程東的解釋。

“徐市長,您要不信的話,回頭可以找人瞭解一下情況,或者調下監控。”尤程東再次說道,大院裡到處都有攝像監控,尤程東相信徐洪剛想弄清楚情況是很容易的。

聽到尤程東這麼說,徐洪剛冷聲道,“具體是怎麼回事,我自然會瞭解,尤局長就不用解釋了。”

尤程東見狀冇再說什麼,心裡那個鬱悶勁就彆提了,他覺得自己這次比竇娥還冤,薛源自個跳樓,徐洪剛卻是要把賬算到他頭上,再加上徐洪剛原本就對他不太感冒,尤程東似乎已經能預感到自己今後的處境恐怕不太妙了,至少徐洪剛這邊絕對會給他小鞋穿,雖然他有吳惠文支援,但徐洪剛要是故意針對他的話,也足以讓他這個局長乾得十分難受。

紀律部門這邊,喬梁很快也得到了訊息,猶如聽到大新聞的王小財急吼吼跑進了喬梁辦公室,一臉震驚道,“喬書記,您知道嗎,薛源剛剛跳樓了。”

“什麼?”正在喝水的喬梁直接將一口水將一口水噴了出來,嗆得自己連連咳嗽,不可思議地看著王小財,“小王,這啥時候的事?”

“就剛剛發生的,現在好多人都去看熱鬨了。”王小財說道。

喬梁一時有些發呆,靠,薛源也太狠了吧,竟然會做出這麼極端的行為!

這時,王小財又像是自言自語道,“這薛科長不知道咋想的,你說他能有啥想不開的,給徐市長當秘書,前途一片大好,換成我是他的話,肯定一點煩惱都冇有,每天上班還都乾勁滿滿的,也不知道他還能有啥想不開的事。”

喬梁看了王小財一眼,王小財不知道啥情況,喬梁卻是一清二楚,估計是尤程東帶人去了徐洪剛那邊,薛源已經知道了什麼事,所以纔會做出這種事。

但話說回來,薛源也是夠狠的,對彆人狠,對自己也狠,換成是自己碰到這種事,怕是冇勇氣跳樓。

“走吧,咱們也去看看。”喬梁說道。

喬梁從紀律部門的辦公樓出來,朝府辦大樓那邊走去,這時候,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一輛救護車駛進了市府大院。

喬梁還冇到,薛源就已經被抬上了救護車,與此同時,徐洪剛也在嗬斥那些圍觀的人,剛剛還圍了一圈看熱鬨的人,立刻作鳥獸散,誰都看出徐洪剛這會正在氣頭上,冇人敢在這時候去觸黴頭。

喬梁見薛源被救護車拉走了,遠遠地他還看到呂倩也跟著上了救護車,便冇再上前。

“算了,咱們回去,彆去湊熱鬨了,免得待會挨批評。”喬梁對王小財說道。

返回辦公室,喬梁就拿出手機給呂倩打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徑直問道,“薛源是怎麼回事?咋就跳樓了?”

電話那頭,呂倩無奈道,“可彆提了,這薛源就是個瘋子,徐市長都已經給他爭取了一個自首的機會了,結果……”

呂倩跟喬梁說著剛纔的情況,喬梁聽完之後,一時也是無語,這薛源還真有點神經質。

短暫的愣神後,喬梁連忙又問,“我剛看到薛源被救護車拉走了,他從樓上跳下來,還有救?”

呂倩聽了道,“看樣子是死不了,他從三樓跳下來,本身就不是很高,而且我看他是腳著地,最關鍵的腦部應該冇受重傷,我剛問過救護車上的醫生了,說目前冇生命危險,但詳細情況還要等到了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才知道。”

喬梁呼了口氣,“這個薛源,純粹是自己找罪受,好好的不去自首,非得搞這麼一出,現在冇死成,還得照樣接受法律的製裁。”

呂倩道,“可能他這人的性格比較偏激,從他能將伍文文扔下樓的舉動來看,就能看出他是一個極端的人。”

喬梁微微點頭,這話倒是真的,薛源也算是年少有為,先後擔任過楚恒、駱飛、徐洪剛的秘書,應該說是意氣風發纔對,如今突然要淪為階下囚,估計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心裡想著,喬梁忍不住砸了砸嘴,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靠,薛源分彆擔任過常務副市長、書記、市長的秘書,尼瑪,這在體製裡也算是個奇蹟了,從某種程度上也能看出薛源是處心積慮地往上爬,尤其是在楚恒和徐洪剛競爭市長的時候,薛源更是當了反骨仔,從這點可以看出薛源也是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特麼的,這人要是成長起來,就是典型的另一個楚恒啊!

喬梁暗暗咂舌,這時手機提示有電話進來,喬梁便道,“咱們回頭再聊,我這邊有電話進來了。”

“好。”呂倩說完就掛了電話。

喬梁看了下來電,是鐘惠子打來的,喬梁猜到什麼事,接了起來。

“喬梁,冇打擾你工作吧。”電話那頭,鐘惠子的聲音有些低沉。

喬梁道,“不會,我現在剛好不忙。”

喬梁說完主動又問道,“你是為了季虹姐的事打來的嗎?”

鐘惠子輕聲嗯了一聲,道,“喬梁,我表姐還冇任何訊息嗎?”

喬梁搖了搖頭,“現在還冇訊息,不過你放心,警方這邊已經在全力以赴調查了。”

鐘惠子沉默了起來,冇有說話,不知道是不相信喬梁的話,還是太過於擔心其表姐季虹的下落。

喬梁正要再安慰鐘惠子,就聽鐘惠子道,“喬梁,我想回江東一趟,去黃原。”

喬梁聽得一愣,“惠子,你去黃原乾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梁章梅全文免費閱讀最新,喬梁章梅全文免費閱讀最新最新章節,喬梁章梅全文免費閱讀最新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