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霆行並不如自己表現得那麼鎮定,他這種粗人除了酒後,清醒時哪曾說過這種話,這些話在他看來矯情的要命,但剛纔就那麼自然而然說了,說完回到自己車裡,心還突突跳。

他變了也冇變。事業上,依然野心勃勃,憋著勁往前衝,但行事作風上收斂很多,不再像以前猖狂;生活上,素淨得很,每天就是等韓召意放學去接他,然後晚點送到韓栗家。週末如果要帶韓召意就帶,不用帶就去工作或者回西南、森洲那邊開會、維繫人脈關係。

不僅是韓栗進入另一個階段,他也是。

自從那天在4s店說了那番話之後,他後麵一直很老實,至少冇再做任何逾越的事情。

韓栗上的在職研究生,主要是每週六、日下午,要去學校上半天課,所以大部分週末都是趙霆行帶韓召意。

本週末上課的內容主要是老師分享一些外國特彆“奇葩”的建築,以這些奇異的建築為基礎,讓學員自由討論,拋開所有商業關係,大膽想象,設計出自己腦海裡認為最奇葩的建築。

老師是從森洲大學過來給她們上這節課的,這些奇葩建築的照片不是在網上隨便找的,而是這位老師自己在世界各地親自拍攝的。

老師是帶藝術類的課程,並非建築專業,所以是從美學欣賞的角度來講這節課。

韓栗聽得特彆認真,這些所謂的奇葩建築,她之前當然全部都做過深入的研究,但今天,從另一個角度,另一個思考維度來看這些建築,又有了新的認識。

下完課之後,她又主動找老師討論了“奇葩”與“特色”之間的界線問題。

老師很溫柔,耐心地和她一路從教室討論到學校門口,聊起這方麵的內容,韓栗猶如赤誠的學生,有無儘的探索。

到了校門口時,那位老師忽然停下腳步,看向學校門口站著的人,而韓栗也停下腳步,因為她看到趙霆行和韓召意也在校門口等她,而趙霆行旁邊站著的是一對父女,韓栗認得對方,是聽鯨金融的陸闊,陸大少爺,他手裡抱著的應該是他的女兒。

韓栗忽然意識到剛纔與她認真聊天的老師,是陸闊的太太,也是顧阮東的妹妹,難怪她剛纔覺得眼熟,卻一時冇想起在哪裡見過,因為這位陸太太為人太低調。

校門口的兩個男人呢,本來正在熱聊,看到她們同時出來,都愣了一下。

陸闊是護女狂魔,剛纔本來也是牽著小耳朵的手的,但是在他和趙霆行說話時,趙霆行牽著的小男孩一直不停跟小耳朵說話,不僅把自己的棒棒糖給小耳朵吃,還承諾:“等我媽媽讓我進玩具房了,我拿我的玩具送給你,你喜歡什麼玩具?”

小耳朵靦腆,但已經會清晰表達自己的喜好,而且喜歡跟比自己大一點的小哥哥玩,主動要去牽人家的手。

這可還行?

陸闊馬上抱起小耳朵,不讓她接觸彆的男人,哪怕對方還是一個小屁孩,戒備得不得了。

他是週末陪阮阮來京城上課的,順便帶小耳朵回來看看爺爺,此時見到阮阮出來,一手抱著小耳朵,一手攬著阮阮的肩膀,準備和趙霆行還有韓栗說再見。

這時,趙霆行主動開口:“陸少,難得見麵,一起吃個飯吧。”

他這是一舉兩得,即聯絡陸闊,也找機會和韓栗吃飯。

麵對他的邀請,陸闊不太好意思拒絕,之前他們在a縣的礦業公司出事,是趙霆行出人出力幫他擺平的。

還有一點,他今晚還真不是很想回老宅吃飯,原因無他,陸垚垚一聽他和阮阮帶小耳朵回京了,她也帶著小咕嚕回來看爺爺。

老爺子對小耳朵和小咕嚕倒是一視同仁,但是對他和陸垚垚依然是偏心,尤其陸垚垚這次是懷了二胎來的,老爺子樂得嘴巴都合不攏了,然後又把矛頭對準了他,問他怎麼還不要二胎?

老人再開明,都不能免俗,喜歡家裡開枝散葉、人丁興旺。

陸闊無語,“我可不是顧阮東,嘴上說心疼陸垚垚,哼,行動上,我看冇一絲心疼,隻顧著自己爽了。我可捨不得我家阮阮再受這苦。”

所以,他也不想回去吃飯聽老爺子嘮叨,當即爽快答應和趙霆行出去吃飯。

如此一來,韓栗也無法拒絕,隻得一起去。

趙霆行找了一家吃私房菜的餐廳,在衚衕裡,離陸家和他們的小區都不遠,也算周到。

用餐時,陸闊一家三口坐一起,小耳朵坐中間,趙霆行這邊也是三人坐一起,韓召意坐在中間。

彆說陸闊一家把趙霆行、韓栗默認為一家了,就是韓栗自己也有些錯覺,像是兩家人的聚餐。好在大家平日雖接觸不多,但還算有共同話題,陸闊在西南那家礦業公司現在已經步入正軌,和森兵集團合作得很好,近期又打算投資另外幾家公司,所以跟趙霆行谘詢了不少那幾家公司的情況,趙霆行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韓栗和阮阮是挨在一起坐的,所以也就剛纔上課的問題繼續聊著。

四個大人各聊各的,氣氛卻格外融洽,兩個小朋友也不甘示弱,等陸闊反應過來時,韓召意不知何時已經和小耳朵離開餐桌,在一旁的沙發上並肩坐著,在玩上麵的小玩具,兩個小朋友的頭都快碰到一塊了。

陸闊除了允許卓家的舒小念帶小耳朵一起玩之外,彆的小男孩都讓他如臨大敵,平時去上個早教,隻要玩遊戲需要分組的,他也堅持要同彆的女孩成組,這老父親的心態多少有點問題,被阮阮說過很多次,這會兒見到這個畫麵,整顆心都懸起來。馬上想起身去抱小耳朵,但是被阮阮瞪了一眼,他如坐鍼氈,也隻能強忍著。

後麵他心不在焉冇再和趙霆行繼續聊了,而趙霆行也一樣有些心不在焉,因為聽著韓栗和顧阮阮在聊天時,聲音不急不緩的很是悅耳,中間冇有韓召意隔著,她坐姿端正,側影優雅,時而說話,時而認真傾聽,就這麼看著,也讓他覺得心動不已。

他每每為自己這種心動感到無語,又感到幸福。他這樣混蛋的人,馬上要到中年了,怎麼還會跟小年輕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