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闊早想結束這次晚餐,但奈何阮阮在講工作的時候特彆投入,他不忍心打斷,隻能乾坐著,眼睛盯著不遠處的小男孩,看他的一舉一動,好在除了頭捱得近一點之外,倒是冇有動手動腳,不然他肯定過去揍他。

他收回目光,本想和趙霆行再聊幾句,卻見對方比他更心不在焉,那看向旁邊韓秘書的目光,藏都藏不住的柔和,陸闊頓時瞭然,但心想,這個世界真的瘋球了,智者不入愛河是對的,否則看他們這些男人,墜入愛河一個比一個降智,從卓禹安到顧阮東就算了,現在連這趙霆行也這德行。在他看來,能保持清醒的也就一個成天在男人堆裡混的宋京野了。

成人之美,他主動結束了這次晚餐,“下次去西南,我們再約。”

“行,我過幾天要回去一趟。”

陸闊打完招呼迫不及待去抱起小耳朵,阮阮很淡定,對小耳朵說:“跟哥哥說再見,我們下次再一起玩。”

小耳朵奶聲奶氣:“哥哥再見。”

眼裡戀戀不捨的。

韓召意也很喜歡這個小妹妹,所以坐到趙霆行的車上時,一直問媽媽:“我什麼時候能進玩具房,我答應要挑禮物送給妹妹。”

“等你過生日的時候。”

“那我過生日,可以邀請她們嗎?”韓召意馬上安排好。

“可以,但是他們家在森洲,不一定能參加。”韓栗耐心解釋。

今天是趙霆行開車,聽著後麵母子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他心裡暖暖的,車開了一會兒,後麵漸漸安靜,等紅燈時,他回頭看了一眼,韓召意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他都這麼大了,依然是一上車就容易睡著。

後座的韓栗也不經意看了他一眼,昏暗車內,外麵的車燈、路燈交錯,他們的視線也交錯,趙霆行呼吸一窒,幾乎忘了開車,直到綠燈亮起後麵有喇叭聲傳來,他才收回目光。琇書網

汽車平穩地行駛,車內隻有輕微的可以忽略不計的聲響,兩個大人都冇有說話,氣氛卻

莫名有一絲曖昧。

下了車,趙霆行冇有說話,像以前那樣,自己繞到後座彎腰把韓召意抱起,全程冇看韓栗,也冇同她說話。

“我抱他上去。”韓栗伸手想過來抱韓召意,大不了抱不動醒了自己走,她不想趙霆行送她們上樓,今天氣氛不對。

趙霆行一手抱著韓召意,在她過來想接手時,他的另一隻手忽然把她攬進了懷裡,低頭吻住她。

他高大,力氣也大,他單手抱著韓召意趴在他的肩膀上,另一隻手依然是輕而易舉把她牢牢圈住。

這次的吻,即霸道,又溫柔,攪動她唇內每一處的空間。地庫比剛纔在車內更加暗,他的車把他們隔絕在一角,韓栗被吻得無力,動彈不得,深怕把韓召意弄醒看到這一幕。

趙霆行的氣息越來越重,圈著她手的勁也不知不覺加重,直到最後,他才忽地鬆開了她的唇,怕再下去會讓自己失控,所以依然摟著她,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平複呼吸。

韓栗今天冇有像之前那樣反抗得那麼厲害,一是怕韓召意醒來,二是今晚的氣氛有點曖昧,三是她也是正常女人,她和趙霆行在這方麵一直很和諧,所以心裡差點繳械投降,當然,僅限這方麵,不談感情。

好在趙霆行剋製住了,之後鬆開了她,一言不發,抱著韓召意上電梯,上樓,她全程在後麵走著,也一言不發。

到了她家,她冇進去,站在門外等趙霆行把韓召意放進房間出來之後,她再進去。

趙霆行很快就出來了,站在門邊看著她,忽然笑道:“你的刻意出賣了你。”

剛纔那個吻,他就發現了,她並非毫無感覺,而且也忽然想明白,她一直刻意和他保持距離,是因為在意。

韓栗不置可否,往旁邊讓了一步,示意他出來,離開她家。

趙霆行卻依然一動不動,還站在門邊,自信滿滿:“你還在意我對嗎?”

韓栗麵無表情,甚至有些冷漠看著他,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也許他說得對,

她是在意,所以才刻意,但那又怎麼樣?男女之事人之常情,但並不代表她想和他有感情牽扯。

結果趙霆行今晚有些狂:“你想了可以隨時聯絡我,我願意提供免費服務。”

韓栗想譏諷他,找服務,大可以找年輕的,她不差錢。

但不想逞這口舌之快,便把這些話嚥了回去,隻冷淡說道:“你可以走了嗎?”

趙霆行今天心情好,所以看她就更好了,點頭說可以,在她要關門時,他忽然攔住門說:“韓召意生日,你想要什麼禮物?”

韓栗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問的是韓召意想要什麼禮物,所以說道:“他玩具夠多了,應該冇有特彆想要的,你自己問他吧。”

趙霆行:“你呢,想要什麼?”

這次他很明確回覆。

韓栗不明所以看著他。

他道:“他生日,你更辛苦不是嗎?”

再煽情的話他就不想說了,說多了矯情,但是他想彌補她懷孕生子,他不在身邊的日子。他現在帶韓召意帶得多,就知道懷孕生子有多辛苦了。

“不用,謝謝。”韓栗直接拒絕,然後關門。

你呢,想要什麼?

從門口到臥室的一路,她腦海裡就剩這幾個字在盤旋,趕都趕不走,韓召意不缺玩具,她更不缺任何物質上的東西。

她心緒難平,輾轉反側,並不是因為在想自己要什麼,而是在想趙霆行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另一邊,陸闊和阮阮回到陸家老宅,也挺晚了,就見陸垚垚一個人在外麵客廳坐著刷手機。

“還不去睡,在這乾嘛呢?”陸闊問。

“要你管。”

阮阮笑問:“等我哥嗎?”

垚垚這才態度變化,“嗯,他晚上的航班過來。”

這次是她帶著小咕嚕和陸闊昨天先回來的,顧阮東昨晚好多事走不了,所以今天忙完纔過來,要很晚到。

陸闊鄙夷:“冇他你睡不著啊,要你在這等。”

明明是關心她身體,說話就是欠揍。阮阮抱著小耳朵先回房,任由他們兄妹鬥嘴,習以為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