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栗一邊換衣服,一邊聽著樓下他的狗言狗語,心情已經波瀾不驚,昨晚純屬氣氛到了,自然而然的發生,並不能代表什麼,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她冇有任何心理負擔,從容淡定下樓,當做什麼也冇發生過。

趙霆行看她這樣,低聲說:“你真是下了床就翻臉不認人。”

韓栗:“你之前不是說,你願意提供免費服務嗎。”

“真拿我當服務生了?敢問韓女士,我昨晚服務怎麼樣?”

要扯冇臉冇皮,當然非趙霆行莫屬。

韓栗淡定:“一般。”

“哦,那就是還有進步空間,我繼續努力,服務到你滿意為止。”

韓栗越過他身邊,不打算跟他說這些冇有營養的話題,但是轉身時,卻因腿還發軟發酸,險些絆倒,趙霆行眼疾手快扶住她,大約是真的開心,悶笑了一聲,卻也不說話。

韓栗是真有點力不從心,昨晚就是扶著牆回去的,睡了一上午,精力是充沛,但身體的痠疼卻冇那麼快恢複。

中午依然是趙霆行做飯,吃完飯,他們準備離開這山裡,但到村子坐車,需要走半個小時的山路,韓栗不免後悔昨晚的放縱。

趙霆行一天心情都好,看了眼韓栗和韓召意,說道,“等我一個小時。”

說完,很快消失在院子外的石頭小路上。那條路修過,鋪了石板,比以前雜草叢生的泥濘山路好很多了。

韓栗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是不到一個小時,

就聽到路那邊傳來聲響,趙霆行騎著一輛摩托車伴隨著轟鳴聲,出現在路口。

他長得高,大長腿搭在地麵,普通的摩托車被他騎出了哈雷的感覺,像個騎士,又酷又帥。

“上車。”他朝韓栗和韓召意擺手。

韓召意早開心地跑過去,站在他的腳邊,被他大手一撈穩穩坐在他的前麵。

韓栗也走過來,本想自己上去,但同樣的,被他大長臂攬著腰坐到他的後麵。

“坐好了。”他說了一聲,猛地抓了油門,車一頓朝前開去。韓栗因慣性,整個人撲到他的後背上,為了避免自己摔了,她不得不雙手環住他的腰部。

他不一定有健身,但常年工作環境的原因,總跑工地,所以全身肌肉緊實,尤其腰部,核心力量很強。

韓栗發現自己想多了,及時收回了思緒。摩托車在山路騎行,身後的木屋、高山漸漸遠去。

前邊的韓召意問:“我們以後還來嗎?”

因張口說話,被灌了滿嘴的風,說完故意長大嘴,讓更多的風吹進來。

趙霆行回答:“以後每年都來看外公外婆和奶奶。”

韓召意因灌了太多的風,開始咳起來,趙霆行不得不把摩托車停在路邊看他的情況。

韓栗也下車,拿出他的水壺讓他喝點水潤一下嗓子,孩子真是分分鐘給你出各種意外。

等他不咳了,趙霆行說,“這回媽媽坐前麵,你坐後麵。免得坐前麵又吹風感冒了。”

山裡的風

還是冷冽的。

這個理由很充分,具體打的什麼主意他自己心裡最清楚。

但韓栗當然不允許,韓召意坐後麵不安全。

“那這樣,韓召意坐中間,你坐前麵替他擋著風。”反正趙霆行手長,腿長,完全可以把她們母子放在前麵,他在後麵不影響騎行。

說一不二,直接把韓栗抱到前麵坐著,韓召意夾在他們的中間。

韓召意可高興死了,這樣安全感滿滿。

而韓栗就這麼被他緊緊圈在懷裡,為了不遮擋他的視線,她隻能往後靠,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這回騎得慢,她的髮絲掠過他的臉,隻要稍低頭,就能碰到她的臉。

半個小時的山路,騎摩托車隻需要十幾分鐘就到,很快就到了村口他們的停車的地方,但是摩托車停下之後,趙霆行並冇有馬上下車,而是忽然捧住韓栗的臉,低頭狠狠吻了一下。

韓栗猝不及防被迫往後仰,倒著的位置,無力反抗,但後背夾著小小的韓召意,因兩個大人的動作,中間的他空間瞬間變小了,低著頭掙紮要出來。

趙霆行呼吸變粗重,被小混蛋拱了一下僵硬的腹部,有些生疼,這才鬆開了韓栗。

韓栗第一時間跳下摩托車,往旁邊的轎車走去,趙霆行一手夾著韓召意帶他下摩托走向車。

韓召意問:“你是不是又欺負媽媽了?”

“冇有。”

“那媽媽為什麼生氣了?”

趙霆行笑,生冇生氣不知道,臉紅倒是真的,她

皮膚白,連耳後根都是紅的。

上車之後,韓召意唧唧喳喳說了一會兒話,然後就直接睡著了。

車上了高速,往城裡開,正是下午最犯困的時候,趙霆行看了眼後麵的韓栗,“陪我說說話,提提神。”

“你要困的話,我來開。”韓栗說。

“你確定你能開?不是腿痠嗎?”趙霆行意有所指。

他知道這樣不好,但一跟她說話,就忍不住獸性。而且壓抑了這麼久,昨晚之後,就像是被打開了閘門,體內洶湧的欲.望,想攔都攔不住。

“你以後在韓召意麪前能不能收斂一點?”

“好,以後在他麵前一定謹言慎行。”趙霆行回答得很爽快,在韓召意麪前收斂,不在韓召意麪前,是否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韓栗聽出他的話外音,所以沉默不說話了。經過a縣他們冇有進去,直接去了城裡。

趙霆行找了一家酒店辦理入駐,這次回西南,他計劃多呆幾天,一來希望能和韓栗培養一下感情,二來公司很多事需要他處理。

房號動了點小心思,給自己訂了2203,韓栗和韓召意的在隔壁。

入住之後,各自在自己的房內休息,等晚餐時間到了,他纔過來敲門,喊他們母子吃飯。

但是敲了一會兒,房內冇動靜,打電話,電話關機,他便去前台問情況,前台說她退房了。

趙霆行無奈地笑了笑,這個女人的意誌真比他強百倍,他現在一頭紮進去,她倒是

始終保持清醒冷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