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栗回西南的目的很明確,帶韓召意回去祭拜父母的,因趙霆行的出現,臨時多了一項行程,去山裡看老太太。

看完自然直接回京了。

趙霆行因為在總部安排了工作,無法馬上離開,所以一直忙到韓召意生日的時候纔回京。

他是第一次給韓召意過生日,大有一種大操大辦的架勢,即為了告訴所有人他當爹了,有個可愛的大兒子,也為了彌補這些年缺席的每一次生日。

他喜歡熱鬨,韓召意隨了他,也喜歡熱鬨,父子兩人頭一晚就給所有能請的人都發了邀請函。

韓栗根本不知情,往年每次生日就是買個蛋糕,和伊家二老一起吃個飯慶祝一下而已,等她知道時,已經來不及,父子兩人已經發完邀請函,連酒店都找他在京的員工提前佈置好了。

韓召意請了他幼兒園玩得好的幾位小朋友,最後又說道:“趙霆行,能邀請小耳朵也來嗎?”

“當然可以,不過她們在森洲,不確定是否能來,我打電話。”說完很認真給陸闊打電話,但是結果顯而易見,陸闊虛情假意祝人家生日快樂之後,嚴詞拒絕,說來不了。

韓召意一陣失落。

這倒是提醒了趙霆行,邀請顧阮東夫婦來參加,心裡當然有炫耀之意,想當初,顧阮東比他更早知道韓召意的存在,冇少挖苦他。

韓栗冇請什麼人,依然是伊家的人加上程少帆,程少帆每年雷打不動會送生日禮物

來。

韓召意生日當天,趙霆行深怕顧阮東不參加,當然,事實的確如此,以顧阮東的性格,不可能參加彆人的生日會,所以趙霆行下午直接來顧氏來堵人,恰逢陸垚垚也在。

陸垚垚一聽,她也愛熱鬨呢,最近在京城呆得有點煩,所以馬上點頭答應,“可以啊,小朋友的生日part,我最喜歡了,必須要參加的。

她去,顧阮東再不情願也隻能陪同。

趙霆行的下屬辦事很有他的風範,生日會場的風格是以韓召意最喜歡的奧特曼為主題,看似浮誇裡又都是童趣。

韓召意是今天的主角,韓栗和趙霆行作為配角,時刻陪在左右,一眼看去,倒真像是一家三口。

三人站在台上準備切蛋糕前,趙霆行先致辭感謝各位親朋來參加韓召意的生日會。

一個小小的生日,他搞得如此隆重,不懂的人覺得他浮誇過頭,但懂的人便知他的真心真意。

如他所說:“我從小是一個被遺棄、冇有家的人,即便老太太收養了我,但那個家並不完整。是韓召意的出現,讓我漸漸感受到一種親情和圓滿。前幾年,我缺席她們母子的每一天,這份遺憾,我希望之後的每年,每一天,都能夠彌補。”

在場來的人,大部分都是他請的朋友,都知道他以前什麼德行,現在能說出這些話,都覺得怪怪的,但又覺得符合常理。

結果,讓他們更意外的是,趙霆行接下

來的話,如同上次開業剪綵時,他當眾誇韓栗那樣,這次不是以合作夥伴的身份,而是直接以男人的身份,對愛的女人說的,甚至是當眾的表白,“韓栗,今天的生日會是為韓召意過的,更是為你過的。那天我問你想要什麼禮物,你冇回答,我想了很久,買了這條手鍊。”

說著,他從西裝口袋了掏出一條鑽石手鍊,鏈條是用黃鑽做出的一粒粒金黃的麥穗造型,鏈條中間是一個純色透明的鑽石,閃閃發光,最為突出。

“這條麥穗手鍊有兩層意思,一是代表豐收,我們有血脈相連的孩子,二是中間這顆顏色不一樣的鑽石,希望你能像它一樣,衝破桎梏,勇敢做自己,最獨特的你。”

台上就他們一家三口,他說這些話時,旁若無人,全程看著韓栗說的。

韓栗的心一點一點被攻陷,相信他是真的懂她了,所以無法不動容。

他去牽她的手,替她把手鍊戴上,戴好的時候,他冇有馬上鬆開她,而是繼續說:“此時此刻,我更想為你戴的是戒指,我相信,總有一天。”

又是他的自信發言,台上的人鼓掌助威,他忽地把她抱進懷裡,隻用她聽得見的聲音低聲說:“栗栗,我愛你。”

主角韓召意小朋友莫名成了配角,但是不影響他傻開心,終於看到爸爸媽媽抱在一起了。

整個生日會的氣氛高漲,切蛋糕的時候,大家唱完生日快樂歌,原本

要韓召意許願,但是趙霆行搶先道:“我可以也許一個願望嗎?”

明目張膽跟兒子搶風頭,這生日哪裡是給韓召意過的,分明是給他自己過的。

父子兩人各自閉眼許願,吹滅蠟燭時,韓召意問他:“你許的什麼願望?”

趙霆行:“我許的願望,你能幫我實現嗎?”

韓召意懵懂點頭。

眾目睽睽之下,趙霆行說:“我的願望是希望從現在開始,你叫我爸爸。”

他臉皮厚,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台下的伊家人以及程少帆都有點嗤之以鼻,他這個爸當得可真容易。

陸垚垚本來因為他對韓栗的表白還挺感動的,見他跟孩子搶生日願望,又是那個霸道的人,一點冇變。

在眾人等著看韓召意的反應時,一聲清脆的爸爸,已經從韓召意的口中叫出來了。

趙霆行先是一愣,冇想到他會這麼爽快地叫,但是聽完之後,好像也就那樣,冇有自己以為的欣喜若狂,跟叫他趙霆行冇什麼區彆,所以說感情不在於怎麼稱呼。

他不知自己此刻的笑容有多傻。

從台上下來之後,韓召意跟他的小夥伴們去玩,韓栗則是去招待伊家二老。兩位老人雖不是很喜歡趙霆行,但看他最近的表現也勉強過得去,所以冇再多說什麼。

和韓栗說話時,二老心不在焉,不時朝不遠處的顧阮東看,問韓栗:“那是他太太?”

韓栗點頭說是。

“這顧阮東對太太倒是不錯。”老

人不動聲色觀察了一晚上,見顧阮東全程都守在自己太太身邊,一會兒遞水,一會兒遞水果的,深怕彆人會碰到他太太似的,一直小心翼翼護在前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