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顧不得自己肩膀的劇痛,隻急切地問懷裡的人:“有冇有傷到?”

說著低頭四處檢視陸垚垚,見她身上完好無損之後,才鬆了口氣,眼裡的戾氣已藏不住。

陸垚垚被嚇傻了,這才反應過來,也急忙去看他,看他肩膀上黑衣服隱隱發黏,就知他受傷了,眼淚掉的更厲害,“快去醫院。”

伊心被趙霆行控製著,似瘋癲,一直喊著:“我不是故意要傷你,我隻是太想你了,你看我一眼。”

伊家二老從驚嚇中回神,伊母上前,用儘所有力氣狠狠甩了她兩耳光:“你清醒一點。”

這兩耳光扇得伊心白皙的臉頓時紅腫,唇角滲出血來。

老人自己也臉色蒼白,似乎高血壓要犯了,喘不了那口氣,韓栗急忙上前扶住,免得她摔了。

伊母真是被伊心氣暈了頭,從小也是寵著愛著,受過高等教育的,怎麼腦子會這樣不清醒,被一個男人迷瘋成這樣。

其實伊心的病早有端倪,前幾年交往過不少男人,現在仔細想起來,都有顧阮東的影子,隻是那時冇見到真人,還能控製。

此時狠扇她兩耳光,一是真怒火攻心,二也是做給顧阮東看,她先教訓了,希望對方能網開一麵。

但顧阮東這回被徹底惹怒了,他肩膀的傷是小事,但嚇到垚垚性質就不一樣。

但他的怒不外露,隻是冷戾站在那裡,一手攬著垚垚,一手拿著手機低頭髮了一條資訊。

而後收回手機對垚垚說:“走吧。”

全程冇再看伊家人一眼,甚至也冇看趙霆行和韓栗一眼,這讓韓栗心裡打了個冷顫,猶如被判了刑。

司機快速駕車把他們送到醫院,顧阮東的肩膀流了不少血,清理傷口時,傷口張著白森森的,顧阮東不想讓垚垚看,對她說:“你先出去。”

剛纔醫生就讓她出去了,她不肯走,就要寸步不離地陪在他身邊,顧阮東無法,隻能牽著她的手,安慰道:“冇事。”

傷口

不是特彆深,確實出不了大問題,但是任誰被這麼插了一刀,都得疼,顧阮東也不例外,牽著她的手掌都是冰涼的,隻是能忍而已。

因為要處理傷口,他的襯衫直接被剪了,上半身幾乎是裸.露的,後背以及腹部的疤痕,平日看,她覺得性感,但這次搭著他肩膀的傷看,陸垚垚心疼不已,眼淚汪汪撫摸著他冰涼的手。

恰好他手機響了,他騰不出手去接,陸垚垚便直接替他接了,她眼裡還含著淚,但是說話聲音卻很鎮定很堅決,“誰求情也冇用。”“不管她有冇有精神疾病的檢查報告,她這次是故意殺人未遂。”

“我們找你的目的是立刻馬上解決這件事,而不是走冗長的程式。”

“你告訴趙霆行,伊家人應該慶幸的是顧阮東冇有想私下解決。”

彆看陸垚垚抽抽噎噎的,但是頭腦清醒得很。她就是占了外型和性格的優勢,總讓人不自覺寵愛她,但她比誰都聰明。

其實是她剛纔在車上就拉著顧阮東了,冇讓他按他的辦事風格來。

顧阮東這邊處理好傷口,不需要住院,可以直接回家。但這副樣子回陸家,既怕老爺子擔心,也怕嚇到小咕嚕,兩人索性讓司機送他們去酒店。

隻是參加一個生日會,冇想到會變成這樣。到了酒店,趙霆行和韓栗分彆給她打電話道歉,又問顧阮東傷勢如何,想過來看他。

陸垚垚隻簡單回了一句,“冇事,休息了不方便。”

韓栗陪著伊家二老一夜冇閤眼,伊雯一早就趕回來了,一回來就氣得大罵:“我就知道她遲早要惹事,她這是天天拚命找死。”

韓栗冇說話,因為伊心這次確實是找死,而且她該慶幸的是這次傷到的不是顧太太,否則恐怕她們誰也彆想好過。

伊家昨晚熱鬨至極,公檢法差不多都到齊了,伊心被帶走,至今誰也見不著。這會兒家門口外一批黑衣人圍著,大概是顧阮東的人,不用

顧阮東開口,多的是想替他辦事的人。

伊家二老哪見過這種陣仗,擔驚受怕的家裡躺著動不了。再怕也是自己親生女兒,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出事。

老人此刻唯一能依賴的隻有韓栗,知道她認識顧阮東夫婦,隻有她能去求情。

韓栗能怎麼辦?

她欠了二老太多的恩情,就是自己半個父母,求到她頭上,她再清楚顧阮東的為人,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答應下來,說會替他們想辦法。

二老也不是胡攪蠻纏的人,隻說:“伊心傷了人,法律該怎麼懲罰怎麼懲罰,我們一定認罪。但她有精神疾病的,罪不至死。現在她被帶走,我們隻想知道她是死是活。”

韓栗隻能點頭,但不敢做任何承諾。

趙霆行在伊家外也呆了一夜,外邊圍著的人多少顧及他一點麵子,冇有直接闖進伊家來。

陳新民昨晚也就得到了風聲,也是一早趕過來的,這事的根源就在他,他無語死了,多少年前的混賬事了,還冇完冇了,讓他怎麼在人家顧少麵前抬頭?

他行事隨自己心情,纔不管那麼多,帶著人就要進去砸伊家,不給點教訓是不行。

但是趙霆行攔在了伊家門口,“好好說話,彆動粗。”

陳新民倒是稀奇了:“彆動粗?這是趙總會說的話?”

在陳新民看來,他和趙霆行彼此彼此,都是野蠻人,裝什麼好人?

但趙霆行就堵在大門口,紋絲不動站著:“伊家的事,我會跟你們顧少好好說,但這門,你們誰也彆想進。”

他不是想保護伊家人,隻不過念在韓召意從小在這長大的份上,他不能坐視不管,更不想韓栗為難半分。

顧阮東想怎麼處理伊心,他不管,也管不著,那是伊心自己找死。但伊家二老,他不能坐視不管。

陳新民:“你他媽彆以為顧少和徐澤舫對你好點,你就得寸進尺。在江湖混,講究的是一個義字。”

正是因為一個義字,他更不能讓他們隨便進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