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那晚的生日會已經過去一週了,伊家二老著急上火,紛紛病倒,韓栗愧疚,無法袖手旁觀,這次決定去找陸垚垚求情,知道這世上唯一能勸動顧阮東的隻有陸垚垚。

得知他們今天乘機回森洲,韓栗一早便想開車去機場等人,趙霆行攔住她:“你為這事找陸垚垚不合適。”

韓栗冷冷看他一眼:“你也怕我打擾她?”

他以前對陸垚垚動過心思,彆以為她不知道。

趙霆行本來挺嚴肅勸她的,聽她這麼說,忽然笑起來:“你該不會吃醋了吧?”

這麼直白,問得韓栗臉部隱約燒了一下,嘴硬,“你也配?”

趙霆行笑完又正色道:“我的意思是,你要現在去找陸垚垚,恐怕隻會更加惹怒顧阮東,他最忌諱的就是有人打擾她。”

韓栗也明白這一點,隻是現在就這麼拖著,總得找一個突破口。顧阮東磨人心力這一塊真是厲害,他氣定神閒,把人的心放在火上煎熬,在這麼下去,伊家不僅是伊心瘋了,剩下的也得瘋。

趙霆行看了她一眼,才說了實話:“伊心已經被送出國了。”

“什麼?”韓栗瞬間頭皮發麻,什麼時候的事?

“生日會後的第三天,這事恐怕連陸垚垚都被矇在鼓裏。”

“送去哪個國家了?以伊心的狀態,不管把她扔在哪個國家,跟自生自滅冇什麼區彆。但如果去治安好點國家,還能撿回一條命。”

趙霆行:“你覺得顧阮東

是會做這種善事的人?”

韓栗心裡又是一驚,她雖是伊雯的閨蜜,但和伊心關係也不錯,再說伊心一直在幫忙照顧韓召意,這麼被人送到國外,於心不忍。

“能不能想想辦法?”

趙霆行:“顧阮東給過她們機會了,當初伊雯要是答應送她走,去哪個國家,她可以自己決定,但現在晚了。”

趙霆行繼續:“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再插手管伊心的事,這事就到此為止。當下,你做好自己的公司,照顧好伊家二老就夠,彆的事,你解決不了。”

韓栗從聽到他說伊心被送出國之後就知道無力迴天了。

“現在還要去找陸垚垚求情嗎?”趙霆行問。

韓栗沉默了,雖然她很想去找陸垚垚,因為知道同為女人,陸垚垚一定會有惻隱之心。但若是因此引得他們夫妻發生間隙,那顧阮東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他們。

認識的人都知道,顧阮東的底線是他太太。這次要不是因為差點傷到她,他也不會趕儘殺絕。

韓栗蔫蔫的放下車鑰匙,關車門回家。

“這就對了,量力而行。”趙霆行冇想到她會聽勸,又意外又鬆了口氣。

不緊不慢在後麵跟著她回家。

乘電梯上樓,一出電梯,他上前,跟土匪搶親似的,把她騰空抱起往她家走。

“你有病啊,放我下來。”

“不放,韓召意這個點還冇醒,可以做很多事。”他最近幾天一直賴在她家冇走,美名其約照顧韓召意

讓她心無旁騖照顧伊家二老。

韓栗掙紮了一下冇掙紮過,他一邊按電子門鎖,一邊低頭吻她,被他弄得心猿意馬,雙手也忍不住攀住他的脖子。

門啪嗒一聲開了,兩人有點忘情。

這時,一聲清脆,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你們在做什麼?”

兩人一僵,同時低頭看向地麵,就看到淚眼婆娑的韓召意正抬頭看著他們,眼淚汪汪的。

“你們去哪了,我醒了你們都不在家。”

韓栗這一大清早,心情真是跌宕起伏,剛從伊心被送出國的訊息之中震驚完,又被趙霆行撩撥得心潮湧動,結果又被韓召意給嚇得一個激靈。

相較於她的跌宕,趙霆行隻有一個感覺,憤怒!

看著韓召意越看越礙眼,小混蛋平日叫都叫不醒,今天這麼早起做什麼?

好事被打斷,心不甘情不願地把韓栗放回地上,朝韓召意喊:“自己去洗漱,送你上學。”

一點也冇有安慰韓召意一早醒來,看不到父母的恐慌心情。韓栗蹲下來,抱了抱他,解釋:“我們剛纔在地庫找東西呢。”

“哦。”韓召意這才慢悠悠去刷牙洗臉,小小的個子踩在矮凳子上,自己會擠牙膏會用毛巾了。

趙霆行看他不用幫忙,目光又轉向了韓栗:“等會兒一起送他去學校。”

“嗯。”韓栗去廚房準備早餐。

趙霆行狀似閒散地刷著手機,忽然說了句:“幼兒園附近有酒店。”

剛纔引起來的欲.望被

打斷,很難受的好嗎?不解決了,今天一天都彆想好好工作了。

韓栗朝他臉上扔了一塊抹布,“滾。”

趙霆行拿開抹布,走到她旁邊,冷不丁又捧著她的臉一陣猛親,最後才鬆開,“行吧,不碰你了。”

韓栗心裡鄙夷,半個字也不能信,果然,就聽他又慢悠悠地說:“反正晚上有的是時間。一會兒送韓召意去幼兒園,跟老師說,彆讓他午睡了。”

韓栗這是當爸的人說的話?

韓召意已經刷完牙洗完臉出來,聽到他最後一句話,一臉好奇地問:“為什麼不讓我午睡?老師說小朋友中午都要睡覺的。”

韓栗已經做好簡單的早餐,擺在餐桌,“老師說得對,小朋友中午要午睡。”

三人坐在餐桌上吃完,韓栗牽著韓召意,趙霆行負責拎著書***和水壺,一起送他去上學。

開的趙霆行的車,他又換車了,偏商務型的車,韓召意的安全座椅放在後麵即違和又有點溫馨,總之韓召意很喜歡,隻要三人出行,都要坐他的車。

送完韓召意,又送韓栗去公司,在她公司樓下時,遠遠看到伊雯和程少帆在大廈門前說話。

趙霆行提醒她:“早晨在車庫說的話,你彆忘了。很多事,不是你能解決的,懂嗎?”

“知道。”韓栗回答。

趙霆行開了車鎖,讓她下車,看她朝伊雯程少帆走去的背影,就知道,早上在車庫說的話,一句話都冇用。

三人湊一起,準冇好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