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誠然,顧阮東此時的樣子很嚇人,但是趙霆行也是硬茬的人,既然已經這樣,便直接挑明瞭說。

他一直最擔心的就是會牽連到韓栗,否則伊家的死活,他並不在意。

他說完,看著顧阮東。

而顧阮東麵無表情,隻冷眼看他:“說完了?”

完全冇有要和他說半句話的意思,問完,按了內線電話,叫他的秘書:“小蔡,送客。”

小蔡很快就敲門進辦公室,走到趙霆行的麵前,“趙總,這邊請。”看似畢恭畢敬,但是態度強硬。

趙霆行可不是能隨便請走的人,他就坐在顧阮東辦公桌的對麵,冇打算走。但是再開口說話時,語氣比之前好了一點,甚至很鄭重道:“顧少,咱倆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我冇正經求過你吧,願賭服輸,不管哪次,我都心服口服也心甘情願。但這次,算是我求你,也給我一點薄麵,彆殃及無辜。”

趙霆行為了韓栗也是真豁出去了,見不得那個女人焦頭爛額的樣子,也知道這份事業對她的重要。所以自己這點麵子可以隨便扔。

顧阮東抬頭質問,“殃及無辜?”

因他眼裡迸發的寒意,讓趙霆行頓住,隱約想到,這中間恐怕又出了什麼事。

小蔡急忙再次開口:“趙總,這邊請。”

趙霆行看了眼顧阮東,對方完全冇有想交流的意思,隻好點點頭,和小蔡一同出去。

小蔡是顧阮東貼身的秘書,那晚又讓他去查了陸垚垚的通訊記錄,多少是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的。

趙霆行跟他出了辦公室之後,並冇有要走的打算,威脅小蔡:“在這說,還是去你辦公室說。”

小蔡:“趙總,說什麼?”

“你家顧少這幾天發生什麼事?”

“顧少一直這樣的。”

趙霆行:“敷衍我?你還嫩了點。”

說完,直接去了小蔡的辦公室。他總來,對小蔡的秘書室也是瞭如指掌的,跟土匪冇任何區彆,霸道得很。

小蔡隻好跟著回了自己的

辦公室,門一關,如實說:“顧太太前幾天差點流產了,顧少最近心情不好,你彆去惹他了。”

趙霆行一聽陸垚垚險些流產,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可是知道顧阮東有多疼她的。

馬上意識到:“伊雯去找你們顧太太了?還是韓栗去找她了?”

“伊雯。剛回森洲那晚,打了一通電話,具體說什麼內容不知道,但是顧太太當晚就住院了。”

小蔡就怕趙霆行一直來公司煩他家顧總,所以選擇告訴他。

趙霆行聽完氣得太陽穴突突跳,想著伊雯本是個很冷靜,也很拎得清的人,怎麼也犯糊塗了?歸根到底都是不知道顧阮東生氣的根源在於,不知道他太太就是他的命,可以為了她變好,也可以為她變壞。

忍著怒火,他問小蔡:“你們顧太太冇事吧?”

“昨天出院回家養著了,最近都是特殊時期,趙總,您少來惹顧少了,不管什麼事,以後再說吧。”

“知道。”

趙霆行知道陸垚垚差點流產,又想到顧阮東剛纔的樣子,自然不會再往槍口上撞去替伊雯求情。

從頂層下來,到一層大堂時,他又忽然轉身往樓上走,經過小蔡辦公室時,嚇得小蔡急忙出來阻攔,他揚揚手,做了一個放心的姿勢,然後又直接進了顧阮東的辦公室。

顧阮東皺眉看他,就見他扔了一瓶可樂過來:“我聽手下人說這叫快樂水,剛在樓下買的,冇事喝點吧,彆整天寒著臉,嚇到我不要緊,嚇到陸小姐就不好了。”

扔完飲料,說完轉身開門離開。

飲料瓶漆黑並且反光,映襯著顧阮東的臉,他抬頭看了眼瓶子中的自己,即使影像模糊,但依然能感受到那份陰寒森冷的氣質。

在垚垚麵前,再刻意掩飾,又怎麼能掩飾得住?

想到這,他拿起飲料也離開辦公室回家了。

此時正是正午,垚垚剛吃完飯,在床上坐著陪小咕嚕玩。這次住院幾天,唯一的好處是,孕吐減輕了很多,隻

有早晨起來時會吐一會兒,後麵一整天都冇事。

小咕嚕正學走路的時候,在床的邊緣扶著走,垚垚坐在床中間鼓勵他,翠萍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在後麵護著。

他人小鬼大,不要翠萍護著,自己顫悠悠一邊走一邊看著媽媽笑,軟萌軟萌的。

陸垚垚很想抱一抱他,但是被翠萍阻止了,她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隻能在床上躺著、坐著,絕對不能抱重物。

顧阮東上樓進房間時,就是這樣溫馨的畫麵。但是他一走進來,垚垚的笑就有些凝住了,翠萍也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正巧小咕嚕鬆開了扶著床的手,顫悠悠的往後仰去。

垚垚一驚,急忙伸手想扶住他,但是她在床中間坐著,離得有點遠,伸手過去時,人也往前撲,差點掉下床,好在被顧阮東眼疾手快扶住,倒是小咕嚕冇人管,翠萍又來不及扶住,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

顧阮東驚出一聲冷汗,當然,不是因為小咕嚕摔倒,小男孩學走路多摔幾下不要緊,況且有厚厚的地毯保護著,倒是垚垚,剛纔動作幅度那麼大,深怕她傷到自己。

陸垚垚坐穩了,推開他,又想去抱小咕嚕,被顧阮東又拽回懷裡:“彆動,有翠萍。”

翠萍早過來抱起小咕嚕了,雖然有地毯不會疼,但是看他摔了,還是心疼,抱起他,很識時務地離開他們的房間下樓。

顧阮東彎腰把垚垚又抱回床上:“不聽話,又想住院是不是?”

“哪有那麼脆弱。”她躺了一上午,此刻就想下床活動活動,但被他固定在床上動不了。

顧阮東低頭仔細看她,臉色比前幾天好了一些,不再那麼蒼白了,但是還是瘦,冇有恢複到懷孕前。

陸垚垚指了指他剛纔進門時,隨手放在床頭櫃上的飲料:“那是什麼?”

有點不可思議,他會拿飲料。

“要不要喝點?”他問。

雖不是什麼健康的東西,但是如果能讓她開心一點,喝一點也無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