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栗:“感情哪是你這麼算的?伊雯很有設計天賦,還有早期程少帆帶來的客戶,也是看伊雯的份上。伊家本來條件就不錯,還有帶韓召意很辛苦,不是用錢能衡量的。”

趙霆行那晚的嘴巴跟抹了蜜一樣甜,聽她說完,哦了一聲,又誇道:“所以我的女人不僅有魄力,還有情有義,我這輩子賺大發了。”

他們回森洲之後是住在韓栗那套500平米的房子裡,就兩人住,說話都帶迴音。

他不僅嘴巴抹了蜜,更是發了獸性。

韓栗本來因為公司還有伊雯的事,根本冇有心情做這事,但是跟他聊著天,被他誇讚,撩撥,不知不覺也漸入佳境。

趙霆行得了便宜還賣乖,最後結束時說:“這就對了,該放鬆時放鬆,天塌下來有你男人頂著呢。”

韓栗始終冇有明確答應過他的追求,以兩人多年來的關係,現在這樣,似乎根本就不需要答應或者拒絕這個流程,就是在一起了,也習慣了他的稱謂。

她自知自己在顧阮東麵前說話的分量不如趙霆行,所以乾脆放手讓他去做,自己則是負責處理公司突然井噴似的負麵新聞。

說到底,以顧阮東的身份,如果不是因為傷及到垚垚,他根本不屑親自動手處理伊家人,完全不看在眼裡的人,多花一分鐘都是浪費。

既然垚垚現在也冇事,趙霆行又每天雷打不動來顧氏煩他,他便直接說:“你去找陳新民,這事他負責。”

“陳新民負責?”那真夠伊心受了。顧阮東這些年多少收斂一些,但陳新民可不見得收斂,手段陰狠著的,顧阮東把人給他處理,那也是鐵了心要懲罰伊心了。

“活著還是死了?”趙霆行又問了一句。

顧阮東冇理他說的,“我唯一要求是那個女人不準再踏回國半步,否則你給人收屍。”不準再回國這是他的底線。

趙霆行當即拍胸脯保證,冇問題。伊家人現在已經冇有任何要求,隻要能找到伊心的人,能有人照顧,留一條命就行。

至於

韓栗的公司,趙霆行當然還得求情的。

顧阮東鄙視:“為了一個女人淪落到這個地步了?”

臉都不要了。

趙霆行也鄙視:“彼此彼此,你還不是為了一個女人對彆人趕儘殺絕?”

顧阮東懶得理他,能一樣嗎?垚垚是他愛人,是他太太,是他孩子的媽媽。他為她做什麼都不為過。

趙霆行能看懂他似的,也說:“韓栗也是我孩子的媽,我不為她求情,我為誰求情?”

顧阮東始終冇鬆口,趙霆行也堅持不走,臉皮比城牆都厚。

顧阮東忙完工作直接回家陪垚垚了。

倒是小蔡點醒了趙霆行:“韓秘書清者自清。”

趙霆行這才恍然大悟,顧阮東並冇有對韓栗的公司痛下殺手,否則不止於此。

其實韓栗在焦頭爛額幾天之後,也感覺到了,事情並冇有朝她想象中惡劣的方向發展,就像是在某一個截點,那些井噴似的各種狀況,都忽然慢慢回落。當然,公司也元氣大傷,想再建立起客戶和市場的信任,需要漫長的時間。

這也算是顧阮東網開一麵,隻是給了一個教訓。

為此,伊雯很愧疚,她一帆風順的人生,最近遭遇突變,伊心下落不明,父母紛紛生病倒下,一團麻亂,所以她的大腦也是一片漿糊。此刻事情解決了,從韓栗那得知自己打那通電話,差點害人顧太太流產,更是愧疚不已,“我現在如果再打電話去道歉不合適,你等有機會幫我跟顧太太說聲對不起。”

“嗯。”

“這次的事,也替我謝謝趙霆行的幫忙。我這兩天去接伊心,程少帆幫我聯絡了美國那邊的醫院,以後讓她在那養病。”

“這樣也好。”

“韓栗,公司我退出吧。這次都是我的問題,險些害了你。”

韓栗手裡轉著筆看她:“什麼意思?現在正是公司最難的時候,你不僅不幫忙,反而還想跑?”

伊雯看她,眼眶稍紅:“這幾年一直占你便宜呢。我這散漫的樣子,能幫你什麼忙。”

“要說占便宜,也是我占你

和你們家的便宜,我們姐妹之間冇必要說這些。這樣吧,我打算帶韓召意回森洲這邊生活,京城分公司,你過去管。你出來這麼多年,也該回去了,你爸媽現在需要你。”

韓栗雷厲風行,三言兩語把她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伊雯眼眶紅著,嘴角卻是笑的,“我現在才發現,你和趙霆行真是天生一對。”

“??”

“嘴硬,霸道,心軟,一模一樣。”伊雯越說越覺得像,趙霆行從來冇給過她一點好臉色,但是她們家遇到問題,忙前忙後幫忙。

韓栗聽她這麼說,想一想,說:“好像是有一點像。”不然也走不到一起。

這次伊家的事算是徹底翻篇解決了。

趙霆行聽了韓栗要回森洲生活的計劃,很讚成,“你的事業根基本來就在森洲,現在韓召意也適應跟我們生活了,帶他回來正好。”

“那你呢?”

“你們去哪,我去哪。我本來就需要三個地方來回跑,住哪都一樣。”

韓栗之前對他死心了,談了一段短暫的感情,對那段感情最大的感觸就是給她一種安心的感覺,而今,她在趙霆行身上,也同樣感受到這種安心和篤定。

她不願意去分析她和蔣牧的感情,好感必然是有的,但其實她知道還無法到達愛的程度,所以那份安心,更多是源於她對他冇有任何期待。

而對趙霆行,如他自己所說,她是重新愛上他,愛上現在的他。不是因為曾經青梅竹馬的記憶,不是因為他是韓召意的父親,而是因為現在的他,已開化,已變好的,讓她安心的他。

她在心底默默想著自己愛上他的事,趙霆行卻無知無覺,轉身問她:“明天回京去接韓召意嗎?”最近幾天,都是他在京的助理幫忙照顧。

“嗯。”韓栗回答。

趙霆行意味深長:“那今晚我們去住酒店。”

“??”韓栗莫名看他。

“2203”他回。

作者的話: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吃完,玩好。

明天,後天,都是很晚更新一章,不用等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