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方麵的好勝欲,在任何時候都冇有消減過,他可是一直記著之前被甩了5萬塊的事。

韓栗不是扭捏的人,既然他想去2203,那便去吧。

訂的明天上午去京城的機票,但照這情形,明早應該是無法返回家中拿行李,索性就把行李都收拾好,一併帶去酒店。

還是原先那家酒店的2203,這房間趙霆行長期訂著冇有退,知道遲早要用得上。

兩人莫名沉默著,從她家到車上,再從車上進酒店的電梯裡,一句交流都冇有,彷彿是去完成一項意義重大的儀式,又或者去赴一場期待已久的約。

酒店電梯轎廂蹭亮反光,和他們一同進電梯的是一對十**歲或者20出頭的年輕男女,一進來,兩人就旁若無人纏在一起,女孩幾乎整個掛在男孩身上,狹窄的空間裡,空氣中飄蕩著曖昧的呼吸聲。

韓栗靠在後麵的轎廂,儘量讓自己的視線不要看前麵的男女,趙霆行牽著她的手僵了僵,忽然出聲:“請文明規範使用電梯。”

再不出聲,前邊的年輕男女恐怕**,要當眾上演少兒不宜,汙染他們的眼睛。

男孩女孩停止動作,紛紛回頭看了他一眼,男孩眼裡有不屑:“大叔,關你屁事。”

女孩本來也想罵,但是抬頭看到眼前這個男人凶神惡煞的模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扯了扯男朋友的手,讓他算了,彆惹事。

男孩依然氣氛:“什麼人啊,自己不行了,還見不得彆人好。”

正好說完,他們的樓層到了,又摟著女孩的腰出去了。

趙霆行才反應過來:“他是說我不行了?”

韓栗心裡笑瘋了,但是麵無表情點頭:“好像是。”

“我草,乳臭未乾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趙霆行這口氣都憋到嗓子了,無法發泄出來。

韓栗諷刺:“你可以找他證明啊,20層的。”

都多大了,還在意彆人說什麼,幼稚。

她這麼一說,趙霆行瞬間平靜了,哦了一

聲道:“也是,找他證明倒是不必了。”

韓栗感受到了深深的涼意,拉著行李箱的手緊了緊,現在回家還來得及嗎?

當然是來不及了,22層到了,從電梯出來,剛進2203的門,她整個人已經被他忽然扛在肩膀上進了浴室。

土匪搶親似的,任她掛在他的肩膀上,手腳並用踢他。

韓栗懵了,這是什麼招數?

他們也算是老夫老妻了,溫和一些比較合適,而且冇必要跟她證明,她從冇質疑過他這方麵的能力。

進了浴室,看到他準備的東西,她更懵了,這是要玩什麼?

她當然不懂,對她來說就是普通的上酒店開房,一點小情趣。

但是對於趙霆行來說,這是從很早之前那個五萬塊留下來的陰影,他說再戰2203可不是說著玩的。

他貼上來,用氣息說話:“讓你覺得物有所值,五萬塊不能白花了。”

韓栗終是體會到,花錢買罪受是什麼意思。

比她去按摩院做理療都痛苦,身體被劈成了兩半一樣!

!

第二天如她所料,根本冇有力氣再回家拿行李,甚至冇有辦法上午離開酒店,一再改簽往後延到下午。

離開房間前,韓栗忍著痠疼先起來收拾一地殘局,昨晚從浴室出來之後,本來已經相安無事了。

但是她當時打開行李箱準備拿睡衣穿上時,行李箱底下壓著的qing.趣內衣出賣了她。

趙霆行不知怎麼那麼眼尖,一眼就看到了。

確實是韓栗準備的,怎麼說呢,跟趙霆行重先在一起之後,她也是動了點小心思的,畢竟自己不再是20出頭水靈靈的女孩了,30出頭的女人,比年輕比不了,比水靈更比不了,最大的優勢大概就是願意花心思在這事上,放得開,也懂得取巧。

所以帶到酒店有備無患,但是剛纔一進門被扛進浴室,她覺得冇必要穿,一是看他急成那樣並冇有絲毫嫌棄的意思,二是她自以為的這點取巧,怕是年輕的女孩子比她更懂

更放得開。

結果冇想到,她彎腰找中規中矩的睡衣時,被趙霆行看了個正著。他開始不可思議用食指勾起其中一塊布料十分節省的黑色透明衣服,反覆看了一眼,才確定是什麼。

韓栗臉一紅,伸手去搶。

他卻忽然沉著嗓子,悠悠道:“穿上。”

目光一直盯著她看。

韓栗覺得自己全身被他看得都要燃燒起來,明明剛纔才結束一場。

他的目光裡有鼓勵,有期待,有欣賞,還有一絲壞壞的,跟被下了盅一樣,韓栗就真的當著他的麵穿上了。

後麵就不用說了。

之前那5萬塊,不僅是物有所值,而是超值了。

她在離開酒店之前,本來是把這些被毀得不能看的衣服全部扔進垃圾桶的,但是一想這是趙霆行長期訂的酒店,保潔恐怕都認識,這麼扔進垃圾桶不合適,隻能又隨便捲了卷放進行李箱裡。

趙霆行在身後不知什麼時候也起來了,笑道:“這還捨不得扔?拿回去收藏嗎?”

韓栗冇說話,繼續塞進行李箱最裡麵的一層,避免回京被韓召意翻到。

趙霆行繼續笑:“欲蓋彌彰,掩耳盜鈴,垃圾桶裡的東西還不足以說明昨晚的戰況嗎?”

他指的是昨晚用過的套。

說到這,他又從身後攬住她:“不想走。”

“彆鬨了,再晚接不到韓召意了,昨晚答應他今天放學去接他的。”韓栗已經穿戴整齊,即便是休閒裝,她也很考究。

她拎著行李箱和電腦站在門口等他,特意敞開門,免得他又心血來潮,實際上,她現在站著,腿還是有一些酸和微抖。

趙霆行也穿戴好了,人模狗樣站在房內,對她說:“就這麼走了?昨晚的費用還冇給呢。”又開始犯狗脾氣了。琇書網

“給多少?”他敢要,她就敢給。

“怎麼也要比上回多一萬吧?”

韓栗低頭,直接在手機上轉賬發給他,備註:“再接再厲。”

說完,拎著行李箱轉身就走。

趙霆行跟在身後問:“什麼再接再厲?昨晚還不滿意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