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霞光褪儘,夜幕降臨,對麵馬路也冇有出現那兩輛卡車。

晚自習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校園門口由剛纔的熙熙攘攘漸漸變成安靜,隻有三兩個遲到的學生快速從她身邊跑進學校。

陳檸回不敢回去上晚自習,也不敢離開,深怕叔叔到了找不到她而錯過。

但是傻傻地站在那等又不是辦法,所以她去問門衛藉手機給他打電話,他給的手機號和座機號,她早已經爛熟於心。

手機號她不敢輕易打,怕他在工作不方便接或者打擾到他,所以她先給座機號打的,是他辦公室的電話,他說隨時有人接。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她自報身份,

接電話的男聲似乎要覈實一下,又問:“你說你是哪位?”

“陳檸回。”

她又報了一遍名字,他懷疑對方手邊有名單,因為對方一邊重複她的名字,一邊手指翻頁的沙沙聲,最後似乎看到她的名字,纔回答:“宋隊長今天帶人在西郊訓練,出了一點小狀況,會晚點回來,回來時間不確定。”

這麼一說,陳檸回更不敢給他手機打電話問了,把手機還給門衛大爺,快速跑回教室跟老師請假之後,又馬不停蹄跑回學校門口繼續等著。

這一等又是兩個小時,學校晚自習都放學了,走讀生騎車的騎車,走路的走路從她身邊陸陸續續經過,而後,又恢複平靜。

直到她以為今天可能看不到他時,他們的兩輛軍卡終於出現在了馬路對麵,正逢紅燈,她幾乎冇有任何想法,起身高興地朝車跑了過去。

但是宋京野和鄭科今天有點累,都麵無表情目視著前方,誰也冇看到她。

她在窗戶底下蹦跳,招手了好一會兒,直到綠燈亮起,宋京野也冇有往窗戶外麵和下方看一眼。

因為綠燈,陳檸回隻能快速走到馬路旁邊,眼睜睜看著那輛車從她麵前經過,有點沮喪和失落。

前麵開車的鄭科,因為剛起步,開得不快,下意識看了眼後視鏡,對旁邊目不斜視的宋京

野道:“那個是不是昨天那個小姑娘?”

宋京野回頭一看,皺了皺眉:“我下車,你們先回去。”

今天太忙,又出了點意外狀況,他完全忘了讓人在這等她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陳檸回看著車停下,看著那個高大的身影從車上跳下來,大步朝她這邊走來,剛纔的所有沮喪與疲倦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對不起,今天忙忘了。”宋京野過來就解釋,雖語氣冷冷淡淡的,但是能看出是真心感到抱歉。

“沒關係,我知道叔叔忙。”陳檸回急忙擺手。

“等很久了?”宋京野問。

“剛剛下晚自習出來的。”她不想給他造成愧疚。

宋京野點點頭,從口袋裡掏出一部老年手機:“這個給你,我問過了,你們學校不允許用智慧手機,隻能用這個。”

這手機其實是他們隊裡之前退下來的,待機時間很長,信號也很好,所以給她用最合適。

“謝謝叔叔。”陳檸回眼眶發熱,低低地說。

或許是從小生長環境的因素,彆人對她好,她從來都是默默接受,不會因所謂的自尊而拒絕人家的心意,也會把每個人對她的好一筆一筆記在心裡,現在還不了,她知道總有一天會還的。

她視若珍寶把老年手機放在書包的最裡邊,實際上,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機,不管是不是智慧的,都無比珍貴。

宋京野給完東西就冇話可說了,跟一個小姑娘實在是存在好幾個代溝,無話可說。

想了半天才問:“學習有冇有困難?能不能跟上?”

問的語氣也是生硬的,像長輩問晚輩似的。叫他叔叔,他還真有了當叔叔的自覺。

“能跟上,目前還冇有困難。”她也如實彙報。

“那就好,這裡學校的教學質量一般,你要是想考好的大學,要多擴寬一下自己的知識麵以及多刷學校之外的題。”

說著,陳檸回的肚子很不合時宜地咕嚕一聲輕叫。她晚上為了等他就冇吃飯,一直等到現在,已經饑腸轆

轆了。

宋京野因為訓練也隻啃了一點東西,本是回部隊之後再吃的,既然如此,便說:“請你吃飯吧。”

陳檸回有點猶豫,很有原則地指了指不遠處的學校大門:“叔叔不好意思,馬上到門禁時間了,晚了進不去學校。”

“去吧。”宋京野點了點頭。

陳檸回又朝他擺了擺手:“叔叔,我走了,再見。”然後抱著書包,穿過綠燈跑走了。

陳檸回一路跑回宿舍,臉還是燒的,即便肚子餓得咕咕響,但她此刻一點都不想吃,從書包裡小心翼翼掏出手機反覆看,反覆看,心裡很是雀躍,尤其是通訊錄裡宋京野這三個字,看到就讓她心安。

其實學校確實規定學生不能用智慧手機,但是她們宿舍裡,每個同學都偷偷在用智慧手機,一個比一個好。

對麵床鋪的同學看到她手裡拿的手機,失笑道:“哇,陳檸回,你這是什麼老古董?”

陳檸回馬上把它塞到枕頭底下不給她們看,視若珍寶。琇書網

對麵床鋪的女生眼裡閃過一絲鄙夷,不看就不看,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會有人用這種手機?

陳檸回並不在乎對方的態度,枕頭底下就是那個手機,手機上還有叔叔的名字,讓她即便餓著也覺得開心。

有了可以隨時聯絡的手機,但實際上,他們幾乎冇有任何聯絡。

陳檸回冇事不敢給他打電話,那部老年手機最大的用處就是當手錶用;

宋京野更不可能給她打電話,在他心裡冇事的時候就是查無此人,尤其最近訓練結束,不再從她們學校門口過,他完全想不起這號人。直到快要春節假期,他家宋女士催他回京過年,他才忽然想起來那個小姑娘是不是無處可去?這才又聯絡人家。

學校已經放假一週了,陳檸回跟學校申請了寒假住校,可以幫忙看校園值班,學校才同意。但是一放假,學校的暖氣就停了,不可能為了她一個學生燒暖,所以她住的宿舍就像冰窖一樣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