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屬院裡,鄭科答應宋京野會好好照顧那小姑娘,說到做到,

把她當小妹妹照顧“無微不至”!

陳檸回有點受寵若驚,甚至戰戰兢兢。她一早起來準備去公交車站等車進市區,一輛綠色皮卡車停在她的麵前,前車窗探出一個腦袋:“小檸回,上車。”

陳檸回對彆人有防備心,看到車,心就提起來了,站在路邊冇有動,手裡抓著那部手機尋求安慰。

車裡的人:“宋隊長回京過年了,讓我們照顧好你。我們是炊事班的,進城買菜,快上來吧,外邊怪冷的。”

陳檸回這才放心坐進皮卡的後座上。

那兩人很健談,他們進城是為了采購年夜飯的食材,兩人一上車就開始在討論年夜飯的菜單,陳檸回插不上話,就安安靜靜地聽著。

“小檸回,你喜歡吃什麼?到時候給你單獨做一份。”

陳檸回急忙擺手:“謝謝叔叔,我可能吃不上,大年三十那天我們餐館已經排好班了。”

副駕上坐的是副班長回頭看她一眼,笑了起來。因為常年訓練,他們的皮膚都偏黑,牙齒顯得特彆白,笑起來陽光、純粹。

駕駛座上的班長也笑:“你叫宋隊長叔叔就好了,我們冇比你大幾歲。”

一聽到宋叔叔幾個字,陳檸回就臉紅,隻能把臉埋在圍巾裡,不敢再說話。

“你打工的餐館在哪裡?”班長問。

陳檸回報了地點,不一會兒就把她送到了。

“小檸回,加油。”

冇人會覺得她高中生要打工是個問題,大家都是窮苦出生,比她更早出來打工的比比皆是,所以她坦然,他們也坦然。

晚上很晚下班,趕往公交站的時候,寒風吹得她臉像被刀子刮過,她裹緊衣服疾步往前走,身後忽然傳來叫她的聲音,“小檸回。”

是鄭科,陳檸回認得他,上回拿手機的時候是他在開那輛卡車。

今天他開著宋京野那輛吉普特意來接她的,手裡拿著一件厚厚的軍大衣遞給她:“快穿上。”

陳檸回接過軍大衣,再也感覺不到冷,心裡被暖爐燙過一樣,如果說她18歲之前的人生坎坷是為了今天能遇到他們的話,她會感謝命運給她的所有坎坷。

“你宋叔叔回京過年了,你這幾天有事可以隨時跟我說。”鄭科一邊開車一邊說。

鄭科也是京城人,但是明年他就要調回去了,所以這是他在西北這邊的最後一個春節,說起來還有點感傷。

“這鬼地方太苦了,當初來的時候每天都想走,但真要走了,又多是不捨。也隻有宋京野那個變態才能數年如一日的堅守在這兒。”鄭科自言自語。

陳檸回小心翼翼地問:“京野叔叔以後也會調回京城嗎?”

這個簡單的問題對於她來說,有探究人家“**”的惶恐,也有她對未來的期許。

“那是當然的,他來這隻是一個過渡。”鄭科在小姑娘麵前冇藏著掖著,也是把她當成妹妹來看,所以語重心長:“小檸回,你要好好讀書,隻有好好讀書才能去外麵更寬闊的天地看看。”

說完驚覺自己爹味十足,所以閉嘴了。

而陳檸回卻胸間激盪,去外麵更廣闊天地看看?

在這之前,她隻知道自己要考更好的大學,但具體要去哪裡並無方向,直到此刻,那個目標是那麼的清晰明瞭。

之後幾天,她住家屬院裡,每天不管輪到誰去市區,都會順便把她帶到餐館,晚上再接回來,大家都對她很照顧,讓她有一種來自大家庭的溫暖。

大年初五之後,餐館給她結算了工資,因為她們高三的學生初八提前開學。

拿到工資,她算了一下自己一個學期的消費,隻要省著一點花,還能餘下差不多200塊錢,所以她去市場千挑萬選,各種比價討價之後,買了十副保暖的手套送給那幾位對她特彆照顧的人。

當時正是文娛時間,她有些不好意思拿著手套進到文娛室。

鄭科是第一個收到的,誇獎道:“還是我們小檸回體貼

這手套真實用。”

其他幾個士兵也高高興興收著,都馬上戴在上手給她看。陳檸回第一次送禮物,見他們是真的喜好,她輕鬆了一點。手裡還拿著一副手套,是要等宋京野回來送給他的,他的這副當然有彆於彆人的,手套除了是棉的,裡麵還有薄薄一層的絨,特彆保暖。

隻是不知他要初幾能回來,她想親手送給他,如果初八之前冇回來,她隻能委托鄭科送給他了。

正想著,文娛室的門被打開,一陣冷冽的風吹進來,同時進來的還有一身寒意的宋京野。

看到他,陳檸回整顆心跳得鮮明,默默站到一邊。

“都乾嘛呢?”宋京野看了眼今天異常活躍的文娛室,部隊裡,即便是在文娛室,也有明確的規定,不喧嘩,不吵鬨,尤其他管得嚴。

鄭科揚了揚手中的手套:“小檸回送我們的。”

宋京野看了眼,每個人手中的手套,臉色變差。

旁邊的陳檸回急忙想把送他的手套也拿出來,纔拿到一半,就看到宋京野冷冽的目光看過來,聲音又冷又嚴肅:“你送的?”

“是。”她回答,也感受到他的冷意了。

“你很有錢?”他簡單的四個字,像一把柴刀,一下砍到陳檸回的心裡,手中的那個手套又默默收回了口袋裡,有無地自容,有羞愧。她還靠他的資助上著學,卻在這裡買東西送人,有點不自量力了。

整個文娛室鴉雀無聲,本來大家都怕他,現在看他發火了,更害怕,都把手套急忙收起來。

隻有鄭科敢說話:“這是小檸回寒假在餐館打工掙的錢,她也是一片好心。”

本來陳檸回還能忍住眼裡的眼淚,被鄭科這麼一維護,眼淚就掉出來,偏偏她又不敢讓人看見,想使勁憋回去,越憋就越多,隻能不停吸鼻子。

一時間文娛室裡隻有她吸鼻子的聲音。

宋京野臉色不好,底下的人想給她遞紙又不敢。在這裡,除了鄭科,誰平日訓練冇被他罵哭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