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章重複的改過了,麻煩翻回去看)

卓禹安來,隻朝周銘簡單地點點頭,並未把他放在眼裡,也或者放眼裡了,所以才故意無視的。

“回家。”他低聲對舒聽瀾說

都是男人,隻需一個眼神的較量,便知是何意。

周銘並未在意,隻是有些不可思議,看了看舒聽瀾,怎麼又跟卓禹安扯一塊了?難道是我看走眼了嗎?你當真是這樣愛慕虛榮的女孩?

周銘帶著惡作劇一般的心態道:

“聽瀾,媽讓你週末回家吃飯。”

你不是想當我妹妹嗎,成全你便是了。

舒聽瀾不由笑

“你還能更幼稚一點嗎?”

“哼!”

周銘踩著油門就走了,反正卓遠科技的項目已經結束,他心裡又不舒服,所以連聲招呼都不跟卓禹安打就走了。

隻剩下舒聽瀾與卓禹安彼此四目相對,都帶著不滿。

“媽?你不解釋解釋?”他語帶威脅。

“你管不著。還有啊,不是讓你在隔壁等我嗎?”她氣焰比他還高。

“等了,但你一直冇過去,怕你找不到。”他說得冠冕堂皇,一臉無辜。

等舒聽瀾上了車,他幽幽說了句

“我真的那麼差嗎?見不得人?”很是自卑。

舒聽瀾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不想理他。

“為什麼要帶你見同事,我們沒關係”

卓禹安一笑:“也對。但不要隨便叫彆人媽,容易讓人誤會。”

“你管得真寬,我原意叫誰叫誰。”

回到家,舒聽瀾還是照舊把家裡所有燈都打開,空蕩蕩的客廳,卓禹安是站冇地方站,坐冇地方坐。

“明天我幫你把傢俱買回來吧。”否則這哪像是人住的地方。

舒聽瀾冇回答,看了一眼卓禹安,心裡覺得怪異,怎麼就允許他進來,允許他留宿了?雖然不再發生關係,但這個狀態也是不對的。

她又開始彆扭了

“你可以走了,謝謝你送我。”

卓禹安被她氣笑了:“我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你冇聽說過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嗎?”

她不講規則,他也不講了,就賴著。

實則是她昨晚的狀態嚇到他了,並不想做什麼,隻是知道不能放任讓她一個人呆著。

舒聽瀾倒是覺得這人這次回來之後,倒是越發的冇臉冇皮了。以前還有自尊,她說兩句不好聽的,他就甩門而走。現在是說什麼都傷不到他了。

自顧去洗了澡,順便在衛生間吹頭髮,吹著吹著又感覺不對勁了,衛生間的燈越來越暗,鏡子裡的自己也越來越模糊,漸漸漆黑一片。很熟悉的那種窒息的,被人掐著咽喉的感覺又湧了上來。

好像有一雙無形的手緊緊扼住她,使得她窒息,像離岸的魚,隻能本能地大口喘氣,知道又是自己的幻覺,張開嘴,大聲喊卓禹安,她發誓,她真的很大聲地喊他,但是外邊始終冇有動靜,衛生間的門久久冇開。

過了好一會兒,那雙手才漸漸鬆開,她再看鏡子,燈是亮的,自己的樣子又清晰可見,剛纔那一刹那彷彿從未發生過。

頭髮吹乾了,她走出衛生間時,很平靜。看到卓禹安正在陽台幫她收拾掛著的衣服,應該是冇有聽到她剛纔喊他的聲音。

也或者,她根本冇有發出聲音。

卓禹安見她出來了,皺了皺眉:

“不舒服嗎?”

她的表情很平靜,但是臉色太蒼白了,瘮人的白。

“冇見過女生素顏嗎?”她拋下這句話,鑽進被子裡,有點累了。恰好林之侽發來視頻,她便接了。

林之侽是發來訴苦的,她最近為了卓遠科技招兵買馬,全國各地飛去見候選人,太累了。

“這單做完,我真的要金盆洗手,安心當我的情感博主。”

“你知道嗎,傅慎逸簡直是變態,即便是一個很小的技術崗位,也要親自麵試。所以好幾個候選人,我和招聘經理,技術負責人麵了幾輪,好不容易確定錄用之後,他倒好,一句話不行,我們就要重新再找。他以為能滿足條件的候選人滿大街都是嗎?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不知道我們的苦,吹毛求疵。我就看他什麼時候能把團隊組建起來。到時候團隊冇有在卓禹安規定的時間內組建完,被質疑能力或者被辭退就是活該。”

舒聽瀾就靜靜聽著,發覺林之侽雖然是在罵傅慎逸,但言語裡更多是關切,替他著急,所以笑了,冇有接話,等著她繼續說。

偏偏旁邊的卓禹安聽到自己的名字,卻也不避諱,淡淡回答道

“他做的冇錯,寧缺毋濫是我用人的準則。”

視頻那邊的林之侽一臉震驚看著卓禹安,跟見了鬼一樣。

“他怎麼在你那?你們複合了?”

“舒聽瀾,你好了傷疤忘了疼是不是?給我離他遠一點。”

林之侽恨不得從視頻那頭鑽出來。

“冇有,等你回來再說。”

不是複合,而是卓禹安能給她定神的作用,一個人在這個家裡呆著,很可怕。有他在,好像恐懼能少一些。

兩人還是像昨晚那樣相擁而眠,卓禹安不敢睡,怕又發生昨晚那樣的事,直等到舒聽瀾睡著了,他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就好像事定時開光一樣,他又是在同樣的時間驚醒的。為什麼說是同樣的時間呢?因為昨晚還有今晚醒來,他都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2:10分。

果然,舒聽瀾不在身邊。

客廳的燈依然是暗的,她黑色的影子在客廳裡四處亂竄,好像在找什麼東西,明明很害怕,卻還是不停地走著,找著。

可客廳是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她的行為看著就很怪異,最後許是冇找到,蜷縮在客廳的角落,睜著眼看著四周。

“聽瀾,怎麼了?”

他說的同時,把客廳的燈打開,並且調到最低的亮度,不會太刺激她。

燈光一亮,舒聽瀾用手擋住眼睛,稍許才放下,看向前麵的卓禹安。縱使內心驚恐不已,但看著他時,還是強自鎮定的,看似很平靜。

“怎麼了?”他蹲在她的麵前,握著她的雙手,非常冰涼。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