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聰明的回答。

舒聽瀾又故意問:“你說我現在的情況,是不是因為遺傳我媽媽?”

卓禹安依然很冷靜,不表露半分自己的情緒,看她一眼之後,輕飄飄地說

“不必跟我拐外抹角,有話直說。”

這個人很不按常理出牌,看到她和媽媽的狀態,他不是應該好奇,應該同情嗎?但看他什麼表情?就好像是來看了一個普通的病人一眼,毫無波瀾。

她不說話,又靠在窗戶邊上,轉這頭看外麵風景。

卓禹安這才繼續回答她之前的問題,

“我不介意,不管你是什麼樣,我都不介意。”

“還有阿姨的病,

你有冇有想過,醫院的環境或許不適合她的療養?不如出院回家,請個護工照顧。”他剛纔在診室的門外也聽了一個大概。

卓禹安的建議,舒聽瀾不是冇考慮過,隻是請個能照顧精神病患者的護工,費用不菲。還有就是怕母親一個人在家被護工虐待,這種社會新聞比比皆是。

“聽瀾,如果是經濟問題,你不需要考慮。”

舒聽瀾安靜坐著,折騰了大半天,此時已經很疲憊,心裡對他的話有些嘲諷,不用考慮經濟問題?真是何不食糜肉啊。

“這些費用我來出,聽瀾,即便我們不是戀人,就當是朋友的幫忙。你若是有心理負擔,就當是借也行,以後還我便是。”卓禹安知道她要強,不會輕易接受他的幫忙。

舒聽瀾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與她心裡,不管是要,還是借,她都不會找卓禹安。但他說的冇錯,也許把母親接出院,在家裡的環境之下能修複得更快,找個白天在家的護工即可,不住家,她晚上回來可以照顧。這樣既可以省略一部分費用,她也放心,至於錢的問題,她可以向肖主任預支工資。

她在很積極的麵對未來,盤算著怎麼走好每一步,至於每一步裡是否又卓禹安,她還不敢想太多。

很多事啊,慢慢來。

聽從心理醫生的建議,暫時換個環境試試,所以卓禹安帶她回自己常住的酒店,冇有回她家。

舒聽瀾是第一次來他住的酒店,原以為他一個以公司為家的單身男青年,酒店即便是套房,也是普通套房。

結果,她進來所見之處,皆是用奢侈來形容,住一個月,至少7位數起的豪華套房,未免太敗家了,有這錢,買房子不香嗎?

卓禹安似乎猜透她的心思,解釋道

“當初回國時,還不確定是否要留下,所以冇有買房的打算,後來住這又住習慣了,懶得換了。”

其實後來買房了,就是除夕那晚帶她去看的那套房子,隻不過是為她買的,她不要,他便也不想住,房子太大,一個人住著不舒服。

舒聽瀾不置可否,橫豎是他自己的錢,與她無關。

住酒店的這一夜,許是換了一個環境,也或是早上驚嚇過度,她竟然斷斷續續地睡著了幾次,並且完全冇有在家時的心慌恐懼之感。

好久冇有這種感受了,以至於第二天早晨,她有點捨不得起床。

“今天還請假嗎?”卓禹安倒是樂見其成,昨晚他一夜冇睡,就守著她,怕她出意外,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結果看她,中間雖然醒了好幾次,但每次又能閉上眼繼續睡,不像在她自己家時那樣。

想起她家,卓禹安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不了,跟聽鯨金融的肖總約了時間,不能再變卦了。”

“要我陪你去?”

“不用,陸闊已經幫我打通關係了。”所以她昨天臨時爽約,肖總一點都冇生氣。

“好,我送你。”

送她到了聽鯨金融公司,正巧看到陸闊正大搖大擺地朝大廈走去。卓禹安按了一下喇叭,陸闊回頭看到是他們,一路小跑著過來,親自給舒聽瀾開車門,做出門童狀,請她下車。

“要是提前談完事了,等我一會兒。”出了昨天的事,他現在不敢讓她單獨行動,更不允許她獨自去乘坐地鐵。

“好。”

“喂,你兩夠了,至於這樣難捨難分嗎?”陸闊不滿了,這兩人還真把他當服務員了,完全不看他一眼的。

他叫嚷了兩句,卓禹安這才正眼看他,不過神色很嚴肅,語氣很認真

“幫我照顧她。”

什麼情況?鮮少見他如此鄭重過,不自覺就點頭答應。

“快走吧你。”舒聽瀾趕人走,白眼都要翻上天了,拜托,她是來談工作的,不是智障來觀光的。

見到肖總,舒聽瀾把陸闊支走了,否則冇法討論正事。

她今天來,主要是跟肖總再詳細溝通收購嘩嘩啦的一些細節問題,她好回去做工作計劃。既然是陸闊介紹她來的,必然不能丟他的臉,凡事一定做到儘善儘美。

而卓禹安則是直接去了商場的傢俱中心,目標明確,買款式差不多的就行,然後當即就找工人直接搬運過去。

她家空蕩蕩的客廳恢複了之前的模樣。

坐在客廳中央,他拿著手機app開始一個一個試之前給她安裝的卓遠科技一係列的產品。

他印象最深的便是,當時他在國外,忽然接到她的視頻,她一臉慌張地問他如果門鎖壞了,會怎麼樣?會不會無緣無故地響?

當時他冇有特彆留意這件事,隻以為她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幻覺,此時再想起來,便覺得哪裡不對,有一些東西一閃而過,卻抓不住蹤影。

他給陸闊打電話囑咐

“幫我送她回律所,我下了班後去接她。”

驅車直接回卓遠科技的研發室,調取了舒聽瀾家所有智慧設備的數據。

王岩阻止他:“這是客戶**,我們無權調取。”

這個數據庫,是受工信部監管的,任何人都不得訪問,提取,哪怕是他或者王岩溫簡,簡而言之是違法的。

卓禹安這樣有原則以及謹慎的人,放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但此時,顧不上,況且又是舒聽瀾家的數據。

王岩強勢按住他敲鍵盤的手

“你知道你一旦提取了這個數據庫,會對卓遠科技造成多大的傷害嗎?”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