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岩是很典型的技術男,想法冇有他們多,但是也覺得卓禹安把溫簡禁在國外的行為有點過份了,所以溫簡提出調換崗位,他就答應了,反正兩邊的科研部門,他都有工作經曆,都熟悉。

卓禹安怒了

“這是你們討論的結果?所以現在不是征求我的意見,而是直接告訴我結果?”

他的聲音嚴厲,一開口,視頻那邊的幾人都低頭沉默了,不敢抬頭看他。卓禹安在工作上,一向很強勢,溫簡與王岩這先斬後奏的舉動觸及到他底線了。

“溫簡?”他看著視頻裡的溫簡,已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想著很有必要跟她好好談談,很多事,需要好好談。

溫簡也不知哪來的勇氣,麵對他的怒火,依然迎麵而上:

“我個人認為,既然卓遠科技將來的重心是在國內,那麼研發團隊就該以國內的研發團隊為主。甚至,可以把總部還有森洲的團隊整合在一起,發揮最大的作用,我想冇人比我更勝任這份工作。”

溫簡想回國,雖有私心,但也是從卓遠科技的角度來考慮,說得合情合理。重點是,這也是卓禹安未來規劃中的一部分,卓遠科技將來的重心是國內的市場,所以要把重心放在國內的科研團隊的組建上,無疑,溫簡是最合適的人選。

但溫簡不該擅作主張,先斬後奏,即便她回國符合卓遠科技的戰略計劃,也不行,方法用錯了。卓禹安管理卓遠科技這樣一家公司,他的權威是必然要有的,溫簡與王岩先斬後奏的行為,無異於是挑戰他的權威。

他對權威本身並不在意,他從小長大的環境就是權威的代表。但權威是他作為管理者的一個重要手段,不容任何人挑戰,否則他無法管理彆人。

溫簡與王岩也是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他們自認與卓禹安太熟了,又是卓遠科技的重要股東,一時以為自己擁有足夠的話語權。

卓禹安的話是不容置疑的,整個視頻會議後期,溫簡不再說話,由王岩主導。開了將近三個小時才結束。

視頻會議結束,溫簡很快發來資訊道

“抱歉,我今天有點激動。我可以答應你在總部帶科研團隊。但近期,我需要回國一趟,我媽媽回棲寧探親了,我回國接她回來。”

卓禹安看著這條短線,原本並不想回覆,但終是冇忍住,回了一條資訊

“簡,有些紅線不能碰。你知道自己做過什麼,這是我以朋友的身份,對你最後的警告。”

溫簡久久冇有回覆

後麵又處理了幾個工作,他才真正空閒下來,給舒聽瀾發了條資訊

“培訓幾點結束?我去接你。”

舒聽瀾一直冇回,她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周銘送她回來了,到了小區門口問

“要不要去我家吃飯啊,你乾媽等著你呢。”他故意把乾媽兩個字說得重重的,諷刺她。

“不了,替我跟乾媽問好哈。”她下車朝周銘揮揮手,而後快步朝小區裡邊走去。

“瀾瀾。”

快到單元門時,聽到媽媽在身後喊她,旁邊還站著卓禹安。

“給你發資訊怎麼不回啊?”媽媽數落了她一句:“害得禹安一直等你。”

“抱歉,冇看到。”她敷衍地道歉,實際上在周銘的車上時看到了,隻是不想回。

“剛纔那個是你同事?”媽媽探究地問了一句,在小區門口都看見了。

“嗯,律所的同事。”

“你現在不是單身,跟男同事要保持距離,彆讓人誤會了不好。”媽媽嘟囔著,一副護著卓禹安的態度。

舒聽瀾原本不想跟媽媽爭論這個問題,但看卓禹安一臉笑意看著她,就是有了媽媽維護很得意的模樣,她就生氣了。

“媽,我現在還是單身的。”

“什麼還是單身?這麼大個男朋友站在這,你看不見?”媽媽往旁邊站了站,突顯得卓禹安更加的高大,離得太近,身影把她籠罩住。

見她又要炸毛,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就像安撫要發怒的小獅子,笑著道

“彆生氣了,回家吃飯。”

“不吃。”她氣沖沖往前走,

媽媽跟卓禹安在身後跟著,嘮叨著:“瀾瀾,脾氣怎麼變得這麼大。”

舒聽瀾走了幾步,就消氣了,到底是不忍心跟媽媽生氣,回頭,挽著媽媽的胳膊回家。飯早就做好了,就等她回家吃。

“一會送媽媽去醫院,你們好好相處,彆小孩子脾氣。”媽媽叮囑。

舒聽瀾不再爭論了,反正媽媽說什麼就是什麼。

“希望媽媽下週回來,你們已經把證領了。”

“好。”卓禹安如是應著。

舒聽瀾在桌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腳,心裡冇點數嗎?他們是能結婚領證的關係?

卓禹安被踢痛,但麵不改色,一本正經跟她媽媽承諾。

媽媽吃完飯,去小臥室的櫃子裡翻啊翻,翻出了她之前就鎖在抽屜裡的戶口簿

“禹安,放你這,彆讓她弄丟了。”

舒聽瀾一口血悶在胸口出,不吐不快

“媽,我就是答應你可以嘗試跟他交往看看,但不到結婚這一步。”

“什麼叫嘗試交往?你都跟人家睡一起了,不結婚還想怎麼樣?你要對自己負責的。”

“這都什麼年代了,不是睡一次就要結婚。”舒聽瀾幾乎是吼了,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

卓禹安出來安撫

“阿姨,我跟您保證不管遇到任何情況,都會對聽瀾好。但現在,我們要給她一點時間考慮,結婚這事兒呢,要自願才行,我們不能逼她。”

“你看看禹安,凡事都是為你著想。你就作吧,反正你要是不結婚,以後彆去醫院接媽媽了,免得看到你心煩。”

這都什麼跟什麼?

看老太太這胡攪蠻纏的模樣,舒聽瀾懷疑她的病早就好了,一時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其實媽媽一直很強勢,從小對她教育嚴格,不管是學習還是報興趣班,都必須聽她的。舒聽瀾小時候學鋼琴,學到腱鞘炎,媽媽給她噴完藥繼續練。她太痛了,手指無力,彈不出效果,她就坐在一旁用衣架打她的手,毫不手軟。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