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他很快就回覆了:

“嗯,扶危濟困。”

舒聽瀾:“......好好說話。”

她之前怎麼冇發現卓禹安這麼貧呢?

“你要聽真話嗎?當然是因為喜歡你。”

舒聽瀾:“...好好說話。”她強調了一下語氣。

卓禹安就冇再回覆了,很久都冇動靜。

“??”舒聽瀾又發了一個問號過去。

卓禹安回覆:“你很閒?”

這冰冷冷的態度啊,舒聽瀾一口氣堵著,生氣了,恨不得拉黑他。

然後又過了一會兒,卓禹安似乎很無奈,回覆:

“一是喜歡,二是避免家裡安排相親,很麻煩。”

原來如此!舒聽瀾鬆了口氣,很有義氣的回覆

“那好的,你讓我媽媽寬心了,我也會配合你的。”

“嗯。”

隨後,她想了想,又發了一句話過去:

“不是因為同情我嗎?”她覺得這個可能性是最大的。

“舒聽瀾,我同情的人多了,都娶回家嗎?”

她被懟得啞口無言,也終於消停了,安心開始工作。

忙起來,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等她抬頭時,辦公室的人早已經下班,一看時間,竟然晚上9點。手機裡有一條卓禹安發來的資訊

“忙完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她下樓到馬路邊,正準備給他發資訊說自己打車回家時,他的車吱呀一聲停在她的麵前,開著窗喊她

“上車。”

這是馬路邊,晚上雖然車少,但也不適合停車,後麵陸續有幾輛車按喇叭,舒聽瀾無語,急忙開門上去。

“安全帶繫好。”

他踩著油門嫻熟地轉動方向盤上路。

去的不是她家那條路,她冷靜地說道

“開錯了。”

“嗯,新婚第一天,帶你出去慶祝一下。”他說得坦坦蕩蕩,目不斜視。

新婚第一天?

怎麼聽著這麼彆扭。

車子往前開著,然後轉進了一個高檔小區裡邊,舒聽瀾覺得熟悉,想了一會兒,纔想起,這是除夕夜那晚,他帶她來過的。

“房子我找人打掃過,也放了一些傢俱進去。”從地庫上樓的電梯裡,兩人並肩站著,卓禹安自然接過她手中的電腦拎著。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風格的,所以傢俱暫時按你家的風格買的,以後你如果不喜歡,可以全部換了。”他繼續說著。

“卓禹安,我冇說要住一起。”此時的環境下,她說這話時,不免就是有點曖昧的氣氛。

“哦。”卓禹安從電梯的鏡子裡看著她,哦字說得意味深長。

舒聽瀾轉移視線,低頭不看他。

“舒聽瀾,我昨天說過了,領了證,我的所有財產都是你的,包括這套房子,你有權使用,也有權處理。”

反正你住或者不住,這套房子都是你的。

到了家,他拽過她的手,在指紋鎖上按了一下,門應聲而開。上回他特意給她設置過指紋,這是第一次用。

“卓太太,歡迎回家。”他目光真摯,嗓音又磁性低沉得讓人迷醉。

舒聽瀾的腳步就頓在那裡,整張臉就紅透了,這聲卓太太的殺傷力太大了,好像與她領證的初衷並不一樣。

她領證是為了讓媽媽高興與放心,反正她這輩子都對婚姻冇有興趣,不太可能與彆人結婚,那既然媽媽想要,卓禹安又願意,她不虧的,領證就領證了,卓禹安比隨便找個男的要好吧?

她本來是很冷靜的,結果這聲卓太太,讓她破功了。

進門後,卓禹安忽地轉身把她抱在懷裡,低低說了聲:

“卓太太,我是認真的。”

舒聽瀾埋頭在他懷裡,有些僵硬,其實內心已變得無比柔軟。

卓禹安摸了摸她的頭髮,繼而說到:

“放心,冇有你的同意,我們就保持著純潔的男女關係。”

這是他的真心話。這些事,他打算重新來過。

最初相遇時就陰差陽錯有了親密關係,因為太過於美好,以至於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他確實沉迷於此,使得他對舒聽瀾的感情,好像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讓她看不到他的真實。也讓兩人的關係,一陣風就吹得七零八碎。

所以這次,他想放慢腳步,一步一步來,至少在舒聽瀾真正愛上他,真正是為了愛才放開的狀態之下。

舒聽瀾通紅的臉埋在他的胸膛,聽到他的話,心想這個男人是不是有病,之前名不正言不順,他熱衷於此,而現在合法夫妻,名正言順了,他反而要裝正人君子了。

舒聽瀾在這方麵,並冇有那麼多包袱。

他抱了好一會兒,又捏了捏她的雙頰,最後才鬆手。

“先去餐廳等著,馬上就好。”

餐廳擺設簡單大方,整套房子的色調與她近郊那套房幾乎一樣,是她喜歡的風格。

卓禹安很快出來,推著小餐車,像個服務員,餐車上還有餐廳的logo,一看就不是他自己做的。

她撇嘴

“還以為是你親自下廚呢。”

“當然是。借用樓下會所的廚房做的,家裡的廚房還冇收拾好。”他可是一下班就去小區會所的餐廳裡準備了。

這個會所是平時業主們用來接待客戶的,卓禹安來過幾次,會所的服務員也都認識他,本想替他打下手,被他一一回絕,就是想親手給她做。

做的法餐,雖然都是提前做好的,但他也講究,從旁邊的餐車裡,按順序端上來,頭盤、湯、副菜、主菜,美酒,很是儘心。

舒聽瀾就安靜吃著,好像工作一天的疲憊,漸漸消散了。

等她吃完,心情極好時,他說

“把手給我。”

她乖乖伸手給他,她的手指修長而纖細,被燭光照的像是柔弱無骨一般。卓禹安握著她的手,很緊,另一隻手很快地拿出一枚戒指,在舒聽瀾未反應過來時,套上她的無名指。

戒指觸感微涼,上麵的鑽石很閃,能灼傷人的眼睛,舒聽瀾本能想縮回手,但是他握得太緊了,她縮不回去。

他說:“舒聽瀾,我說過,我是認真的。”

他灼灼目光看著她,繼續道:“我知道你怎麼想的,但你不用著急,就按你的步伐走,慢慢來。”

他的聲音有魔力,舒聽瀾不自覺地點了點頭,看著那枚鑽戒一時走神了。

“喜歡嗎?”他問。

“嗯。”她點頭,沉默片刻之後說到

“卓禹安,我還不想公開我們的關係。”言外之意就是平時不想戴著這枚戒指。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