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是想,萬一哪天,卓禹安有了很好的選擇,要結束這段關係,兩人現在不公開,到時候不至於太難看。

“好。”他答應,完全尊重她的想法。

“你告訴你爸媽了嗎?什麼時候需要我上場幫你?”舒聽瀾想起領結婚證的時候,他的戶口本是單獨的一本,冇有彆的家庭成員。

“還冇有,等找機會吧。需要你時,我會跟你說。”很多事,急不來,總要一步一步走。

“好...合作愉快呀。”她朝他端起酒杯,真誠看著他。

他淺笑,也端起酒杯與她的酒杯輕輕碰一下,說道

“多多關照。”

很好的,一切都是剛剛好。

深夜睡覺時,雖然躺在同一張床上,但卓禹安卻不像之前那樣摟著她了,反而中規中矩躺在另一側,中間能隔出兩個人的位置。

舒聽瀾旋轉著手中的鑽戒,心也隨著手指的動作轉啊轉,知道卓禹安並未睡著,她往他那邊挪了挪,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感覺他全身都緊繃。

“彆鬨。”他嗬斥她,連聲音都是緊繃的。

她覺得好笑,又戳了戳,又戳了戳。

他忽地轉身,拽住她的雙手,不讓她再動。

這下兩人的距離就很近了,麵對麵躺著。

舒聽瀾的雙手被他的雙手握著,一動都動不了,黑暗裡,她就瞪大眼睛看他,能看到輪廓的,她知道他在忍,就是故意逗他,看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好好睡覺。”他說。

但是握著她的雙手手心一直冒著汗。

“你很熱嗎?”她問。

“舒聽瀾,你彆怪我....”他咬牙切齒,忽地翻身上來。

何止是熱?是快要爆炸。

舒聽瀾後麵一直求饒,隻能說是自食惡果,活該!

第二天清晨,舒聽瀾一醒來,立即起床,一刻也不敢在床上耽擱,怕這人大早上發瘋。卓禹安聽到動靜醒來,迷迷糊糊看到舒聽瀾正抱著衣服輕手輕腳往外走,不由覺得好笑,也醒了大半。

“拿錯衣服了。”他就撐著腦袋笑著看她,大清早的,頭髮有些蓬鬆有些亂,卻魅惑十足。

舒聽瀾本已走到門口,被後麵的聲音一驚,停下腳步,看向自己懷裡抱著的衣服,果然....是他的。而她的衣服,昨晚被他扔到他的那一側了。

血液全往腦門上湧,臉紅得滴出血來了。

卓禹安卻絲毫不在意,下床,拿起旁邊她的衣服大步朝她走來,到了她的麵前,直接兜頭給她套上,動作嫻熟一氣嗬成。

“穿好再出去,彆著涼了。這麼怕我做什麼?是我該怕你吧,昨晚可是你主動的。”這人有時候說話也很欠揍,舒聽瀾恨死他了,換好衣服,洗了臉,連早餐都不吃,拎著包氣沖沖就出門。

她的臭脾氣,卓禹安能不知道嗎?早有防備,她出門進電梯,他就跟著進電梯,把人困在電梯的角落哄著

“陪我到樓下吃早餐。”

“不吃早餐,容易得膽結石。”說話還是很氣人。

“你才得膽結石。”舒聽瀾罵他一句。

叮咚..電梯下了一層,門開了。

卓禹安與舒聽瀾也不在意,卓禹安是背對著電梯門的,把舒聽瀾圍在電梯的角落逗著。而舒聽瀾正麵向著電梯門,所以看清楚這一層進來的兩人是溫蘭與溫簡。

溫簡不是在國外嗎?

她心裡冷了一下,但麵上卻冇有絲毫表現出來,抬頭看著卓禹安笑

“好像真有點餓了,去吃什麼?”

“樓下會所的小籠包不錯。”

“大早上吃這麼油膩?你是想害我長胖嗎?”

卓禹安捏了捏她的臉

“長胖點纔好。”

捏著捏著,就忍不住想親一口,行動快過大腦,低頭就輕輕啄了一下她的唇。

舒聽瀾???

他是真不知道電梯裡還有他的紅顏知己啊....

她推了他一把,往旁邊挪了挪。

這時,溫蘭纔開口喊了他一聲

“禹安。”

旁邊的溫簡,麵對著電梯,一言不發,站得筆直。但電梯門的反光鏡,能清清楚楚看到她努力剋製的表情,她昨天看到卓禹安的簡訊,就定了機票回來,此時麵容有點疲憊,還在倒時差。

“瀾瀾,你也在?”溫蘭到底年歲長一點,臉上藏著情緒,不會讓人輕易看出。

舒聽瀾現在學聰明瞭。

溫蘭叫她瀾瀾,她便也乖乖地迴應

“阿姨早上好。”

就是很勇敢邁出這一步,去麵對她們母女,不再逃避。

正視她們,直麵她們,好像也並不難。她的思想這陣子才轉過這個彎來,在她們之間的關係裡,她與媽媽是最無辜的,要躲著藏著的是她們,不是她與媽媽。

想明白這點之後,她便真的豁然開朗了許多。

溫蘭母女也是到一樓會所用早餐,四人一路同行。舒聽瀾是第一次來,原以為隻是一個小餐廳而已,果然是貧窮限製了想象。一進門,是裝修得非常奢華的多功能廳,可以供業主接待客人或者舉辦晚宴。往右邊走,是器材齊全帶泳池的健身房,往左邊走纔是餐廳。

餐廳也很大,分中餐區與西餐區,這會兒是早餐時間,是自助式的,免費給業主供應。

溫蘭:“不介意坐一起吧?”

卓禹安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舒聽瀾,詢問她的意見。

“可以啊。”她爽快回答。

溫蘭落座,舒聽瀾也落座。

“要吃什麼?我去取。”卓禹安問。

“你不是說這的小籠包好吃嗎,我吃小籠包。”

“這會兒不怕胖了?”

“不怕。”

卓禹安則轉身朝取餐區走了,溫簡也與他一同前往去取餐。餐桌這邊就變成了溫蘭與舒聽瀾兩人。

舒聽瀾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能如此平靜地麵對溫蘭,甚至有一絲的不屑一顧。

對,就是不屑一顧。

“瀾瀾

其實你爸爸以前也總這麼叫我蘭蘭,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時,我還問你爸爸,是不是取自我的名字。”

“阿姨想多了,同音字而已。我的瀾是觀海聽瀾憑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的瀾,是我媽媽起的。您是吊蘭的蘭吧?”

她說話也夠氣人,偏偏不用蘭花的蘭,就是要用吊蘭的蘭。她知道的,溫蘭一直自詡:人素如蘭,心素如簡。所以她的名字是溫蘭,女兒的名字是溫簡。

呃...舒聽瀾覺得,她們的臉還真大。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