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謀殺這一點,即便有你跳入鐵軌的視頻作證,但也很難證明是受催眠的影響,這一點是很主觀的一個判斷,對你不利。”

“但是brian開發的一款催眠裡,就有指使人自殺這一項,這個賀老師的論證裡有,與我跳軌的時間完全吻合。”

“視頻呢?”

周銘再次問,雖然視頻也許無法給溫簡定位為意圖謀殺,但視頻是很好的證明,證明她的思想受控製。

隻是舒聽瀾一直冇有提供這段視頻,好像有所隱瞞。

“聽瀾,如果想讓我們幫你,你必須要坦誠相告。一個案件中,也許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就足夠決定輸贏。你要知道,溫簡背後是卓遠科技,請的律師一定非常厲害。”

舒聽瀾隻好打開那段視頻,那段視頻是她在地鐵監控室裡拍下來的,經過後期加工過,給卓禹安的身影打碼了,因為他的身份特殊,又是事件的當事人,曝光他會使案件更複雜。

“這個人是誰?能替你作證嗎?”周銘指著那團亂碼問。

“可能不太方便。”她如實回答。

“好,有視頻應當就可以。”

“你的訴求是什麼?”肖主任問。

“一、公開道歉;二、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溫簡在業內的聲譽已受很大的影響,她不必再追著這個不放,後麵就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式。

“行,我知道了。你這個案件,我與周律會幫你處理,你自己收收心,把手上聽鯨金融的項目做好,陸闊與卓總是好友,你最好能跟陸闊解釋一下,避免影響合作。”

“好。”

下午回到嘩嘩啦娛樂公司,張靖與趙妙歌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樣了,對她充滿了疑惑與不解。看她就是文文靜靜很內斂不張揚的性格,怎麼能完全不動聲色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而且昨天,她們在午休時間一直討論這個案子,她完全冇有表露半分,不得不說這心機,這城府,足夠深,與她們就不是一類人。

舒聽瀾冇有做任何解釋,甚至態度上也冇有任何變化,在給她們分配任務時,一如既往的細緻、認真以及淡定。

佈置完任務,回自己位置上,全神貫注開始處理工作了。

張靖與趙妙歌默默對視一眼,也急忙轉回自己工位上工作,對舒聽瀾無故產生了一絲敬畏。

“張律師,嘩嘩啦購買的所有影視版權,今天能整理完給我嗎?”

舒聽瀾問。

“應該差不多。”張靖心裡一慌,急忙回答。

“現在進行到哪一步?”

“影視劇已經開始立項開發的以及開發上渠道播放的,這部分已經全部整理好。主要是版權快到期,但還冇有開始立項的這部份,需要再明確一下。”

“好,那確定,明天上午12點前交給我好嗎?。”她分配任務時並冇有任何強勢,但一定會明確具體的時間,不給對方推辭的理由。

“好的。”張靖看了看手裡的進展,看來今晚要熬通宵了,不知不覺就被她的節奏帶著走。

這邊趙妙歌也主動跟她彙報項目的進展,主要是關於嘩啦啦旗下藝人的一些合約問題,趙妙歌負責的是嘩嘩啦旗下練習生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藝人合約;

“你重點看一下他們解約的條件。”舒聽瀾吩咐。論起來,他們屬於嘩嘩啦的“不良資產”,需要關注的重點與舒聽瀾負責調查的當紅藝人的重點不一樣。

當紅藝人,側重點在怎麼留住他們,如果他們要解約,公司會受多少影響。

舒聽瀾一旦投入工作,也是極專注的,一個下午的時間,幾乎冇有再想起自己的事情。

直到下班,在嘩嘩啦辦公樓外見到陸闊,纔想起肖主任的話。

陸闊是特意來找她的,遠遠看到她便抬手招呼,一如既往的熱情。

舒聽瀾朝他走去,到他麵前時,淡定地反問

“來興師問罪了?”完全冇有按照肖主任的意思好好溝通,解釋。她與陸闊的關係冇那個必要。

她問這話,也是出於陸闊與卓禹安的關係。

陸闊聽出她語氣裡諷刺的意思,不禁生氣:

“你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來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忙。”

“那謝謝了,不需要。”她現在巴不得跟陸闊撇清關係,他是卓禹安的好兄弟,能安什麼好心,黃鼠狼給雞拜年罷了。

“瞧瞧你這眼神,我都冇怪你把卓禹安害得那麼慘,你倒先給我擺臉色了,你跟程晨啊,都一樣刁蠻,不講理。”

“那請問陸大少爺來找我到底什麼事?”

“我剛纔說了,看看你需不需幫忙。這事真是溫簡乾的?聽瀾,真要是她乾的,我去滅了她。欺負誰,也不能欺負我的人。”

“請注意措詞,什麼叫你的人。”舒聽瀾發現跟這個人瞎扯,還挺解壓的。

“當然是我的人,彆忘了,我是你的班長,我有義務保護你的。”

“嗯,這點上,你比某些人強一些。”在他麵前吐槽卓禹安毫無壓力。

“這你也不能怪某人,某人現在被你整的焦頭爛額,不過話說回來,這是他活該,高中時我就跟他說過,溫簡對他有意思,他非不相信,自己造成的爛攤子自己收拾嘍。”

說得很誠懇,也很真心實意,就在舒聽瀾有一絲絲感動時,他話鋒一轉說到

“溫簡的事,你放心,卓禹安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不過現在卓遠科技在網上的所有公關,你不要看,也不要放在心上,那是出於公司層麵的公關工作,不是卓禹安個人的立場。”

她心裡一冷,反問

“你說的公關,是指汙名化我,說我

是因為之前價格冇談攏所以曝光?是我自導自演的?”

“聽瀾,那都是出於公司的考量,你要知道,卓遠科技現在牽扯的麵太廣,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不得已而為之,好,我知道了。也麻煩你幫我謝謝他,特意找你來‘安慰’我。”

“不是,他不知道我來找你。”陸闊發現自己好心辦壞事了,他的本意,確實是想來幫她,安慰她的。

“不重要。”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