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法院出來,肖主任特意放了她一天假,

“好好回家休息一天,以後安心工作,不準再給我添亂。”

周銘也不客氣,重重敲了一下她腦門,大言不慚道

“幫你去去晦氣。”

舒聽瀾被敲得額頭髮痛,瞪他一眼,心裡恨,說出口的卻也是真心實意

“謝謝肖主任,謝謝周老師,給你們添麻煩了。”

兩位領導都懶得再看她一眼,開車走了。舒聽瀾也走向另一邊的車庫開車回家。

不過不是她的車,今天來法院是卓禹安送她來了,他一直在車內等她。

因為他的身份特殊,不便出席旁聽。舒聽瀾也不想他到場添亂,讓他回去,他偏要在車內等她。

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在車裡呆著,可謂是耐心十足了。見到她來,也不問官司的結果怎樣,就是自己換到副駕駛座上,對她說

“你開車,我腳麻了。”

舒聽瀾一臉問號,但也冇拒絕,把包扔到後座,去駕駛座上開車了。

這回他倒是很本分,對她的車技,一句都冇挑剔。

“不怕我把你的豪車給碰了?”她主動開口說話。

“不怕,陳哥帶出來的司機冇問題,我對他有信心。”他正低頭看平板裡助理髮來的檔案,頭也不抬地回答。

這人說話就是很氣人,誇一句她會死嗎?

不是因為腳麻,是因為很忙。卓遠科技剛經曆了大地震,後續還有很多收尾的工作要做,他一個上午不見人影,助理還有幾位高管瘋了,一刻不停地在跟他彙報工作。

“送你去公司?”舒聽瀾想他既然這麼忙,何必非要在法院門口等著她呢,難道有他等著,案子就能更順利嗎?

“不用,我們回家,馬上處理完了。”

“真把我當司機了。”她抱怨歸抱怨,很自覺開車到他家,主要是因為他家在市區離得近。

車剛一入地庫,剛纔一直很嚴肅地在線上溝通、分派任務的人,正好就忙完了,抬頭一看是自己家的車庫,便笑了,笑容裡有釋然,有放鬆,更有一份濃得放開的寵溺,解了安全帶,探過身來抱了抱舒聽瀾,低聲誇道:

“真乖。”

大概是她大多時候總是跟他反著乾,這偶爾主動回他家,他便覺得滿足,覺得她好乖,怎麼會有這麼乖的女孩子,完全忘了她氣他時的模樣。

舒聽瀾也解了安全帶推開他先下車朝電梯間走去。他走在一旁,一手隨意地拿著剛纔辦公用的平板,一邊牽著舒聽瀾的手,十指相扣。

就是這麼巧,遇到同樣從法院回來的溫簡母女,早他們一步,在電梯間裡等電梯。

卓禹安臉上的溫柔蜜意漸漸斂了起來,隻淡淡朝溫蘭點了點頭,並不看溫簡一眼。舒聽瀾則是目不斜視看著電梯的字數往下跳,手被卓禹安緊緊握著,內心很安定。

溫蘭已恢複平時的樣子,等進了電梯,看著卓禹安溫柔道

“禹安,阿姨想跟你單獨談談可以嗎?”

她很篤定,以卓禹安的品行修養,不會拒絕她這位長輩。也是不把舒聽瀾放在眼裡,要避開她單獨談。

但,要讓她失望了,卓禹安很客氣,但亦十分堅定地拒絕

“有什麼事嗎?可以現在說。”在她們麵前很尊重舒聽瀾,有事

當著她的麵說。

溫蘭看了看他們十指相扣的手,以及卓禹安明顯護著舒聽瀾的姿態,眼神一閃而過的陰寒,聲音依然是溫柔的:

“嗯,也可以。禹安,想必小簡與聽瀾的關係你也聽說了。阿姨隻有一個疑惑,你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在小簡回國之前,還是回國之後?她媽媽同意你們在一起嗎?”

提到她媽媽,舒聽瀾不由看她一眼,什麼意思?她還有臉提她媽媽?

卓禹安緊握了一下她的手,看著溫蘭,等她的下文。

溫蘭繼續道

“禹安,阿姨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怕你被騙了。我怕她們是因為小簡的關係,故意接近你、搶走你、利用你來報複小簡,並不是真心對你。”

溫蘭對他的關切之情溢於言表,也是真心真意。

舒聽瀾氣極了,當著她的麵明目張膽地挑撥離間嗎?也太不把她放眼裡了吧。

手還被卓禹安牽著,但人已經像個暴怒的小獅子,直言道

“你也知道自己做了虧心事,所以怕我報複嗎?我就是報複又怎樣?充其量是以牙還牙。”

糟糕,一不小心說了真心話,她心虛看了一眼旁邊的卓禹安,見他也看著她,眼神裡似乎有鼓勵她繼續往下說的意思??冇有生氣??

溫蘭一笑:

“禹安,你看,她終於說出真心話了。”

卓禹安亦是一笑道:

“阿姨,你是在質疑我的智商,看不清真假嗎?”

一句話便堵得溫蘭啞口無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在馬上要出電梯時,溫蘭最後問了一句

“你父母同意嗎?”

說完便與溫簡施施然出電梯回家了。

電梯裡隻剩下卓禹安與舒聽瀾。

舒聽瀾先發製人:“你冇跟你父母說過我們的事嗎?什麼時候約見麵呢?”

卓禹安看她一眼,把她逼到電梯角落,聲音涼涼地反問:“跟我在一起是為了報複溫簡?嗯?”

表情、聲音都帶著危險咄咄逼人看著她。

“冇..冇有,我..故意氣她的。”她心虛地回答。

因為答應與卓禹安在一起,這確實是其中一個因素,隻是並不能成為決定性的因素,她又不傻,當然不會為了報複而把自己的人生搭進去。

電梯門一開,她哧溜就從他身邊穿過去,跑出電梯回家。

卓禹安也走出電梯,長手一伸,就把她拽回來,終究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把人摟在懷裡,真心實意道

“很慶幸,我有被利用的價值。”

能替她減輕或者緩解她父親帶給她母女的傷害,他心甘情願被利用。

舒聽瀾心裡一暖,主動伸手勾住他的脖頸,墊著腳尖吻了他一下,

“謝謝你啊。”

他眸光炙熱,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托著她的後腦勺,低頭吻下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