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聽完答案,卓禹安臉一僵,一臉不可思議:“耍流氓是不是。”

就在舒聽瀾覺得自己調.戲成功時,對方又冇臉冇皮地道

“不過我就喜歡女流氓,你繼續。”

他說著,雙手扶著她的腰,換了個位置,他在下麵躺著,背部緊靠著草地,舒聽瀾被他扶著腰固定在他身上。

他感慨:“真的很濕。”

你說他是不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他纔是真正的老流氓。舒聽瀾惱羞成怒揮拳打他,然後雙手撐著草地想起來不被他控製。

他揶揄

“你想哪了?我說的是草地,小女孩怎麼滿腦子都是不健康思想。”

我信了你的鬼了,她就差呸他一臉了。

見她真生氣了,加上草地上確實水汽重,他抱了一小會兒就起來了。但是嘴還是賤

“還是床上舒服點。”

“你閉嘴。”她罵。

“你先惹我的。”他也不甘示弱。

兩人一路回家,一路互不相讓扯著這些冇什麼營養的話題。年輕夫妻間的打趣連拌嘴都算不上,到了家,門一關,還不是難捨難分,不知今夕是何夕。

舒聽瀾第二日起來,就開始埋怨被他害慘了,盛夏的衣服本就單薄加上清涼為主,脖子,v領的部位,根本冇眼看。

這也真不能怪卓禹安,他已儘力控製力道了,但是她的皮膚白,嫩的跟在牛奶裡泡過的一樣,就輕輕一吻,就紅了。

舒聽瀾一個抱枕砸過去

“你那叫輕輕?你那叫啃!”

平時再剋製的男人,失控時也是控製不住力度的。

她為穿什麼衣服苦惱時,人家倒也真心實意幫忙,從衣帽間裡找了一件短袖白色真絲襯衫,外加一條絲巾遞給她,搭配一下,倒也不錯,乾練又能遮擋。

“再不走,要遲到了。”他催她。

舒聽瀾這才消氣出門。

今天要去聽鯨金融公司彙報項目進展,到了他們公司樓下的停車庫時,翻下駕駛座前邊的鏡子,補了一下口紅,又認真把絲巾再整理一下,看不出任何端倪了,才下車,踩著高跟鞋乘電梯上樓。

她的彙報對象是那位項目負責人肖總,肖總的助理與她已十分熟稔,見到她不禁誇到:

“舒律師最近有什麼喜事嗎?看著好開心的樣子。”助理想起最早見她時,她臉上雖也笑,但那是禮儀來往的修養,那時整個人都是灰撲撲的,對,彆看她精心打扮,妝容精緻,但給人感覺就是灰撲撲的。而現在你再看她,隻能用流光溢彩來形容。

“嗯,托你的福,項目進展順利。”她對助理還是一如既往的客氣。

助理這時纔想起這位舒律師與卓遠科技鬨的事,想來那時候大概是因為催眠而精神不濟吧。

本想問她現在身體如何了,但人已走到肖總的辦公室門口,隻好作罷。

“你請進,肖總等著了。”

肖總是摸不清這舒律師跟陸闊陸大少爺什麼關係,隻知關係匪淺,自然不敢怠慢。明明是甲方,偏偏做出乙方的低姿態,見她來,又是讓座又是端茶。

客氣道

“舒律師冇必要親自跑一趟,你工作細緻認真,每份報告都很詳儘,我們法務看過之後都讚不絕口。他們要有不懂的,電話或者郵件溝通即可。”

肖總一半是奉承,一半是真心話。

聽鯨金融負責這次收購的對接法務確實是誇她的,原話是

“原以為陸少硬塞進來的律師與他一樣也是不著調的,冇想到這舒律師,倒是真心辦事的人。陸少總算辦了一件正經事。”

人陸少哪裡是不著調的人,那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心裡門清。要真是不著調的,大概是那位小公主,陸垚垚。這嘩嘩啦娛樂公司的收購纔開始,每天就迫不及待的來趕進度。肖總手裡的項目很多,有時候真是不耐煩應付這小公主,但無奈啊,陸家人丁單薄,就這麼一個公主,怠慢不得。

心裡正想著,卻見小公主施施然闖進他辦公室了,對著舒律師又是一陣瞎指揮。

“喂,我說你們律師辦事效率也太低了,這都多久了?還冇查完呢?”

“你說你們查什麼呀,我們聽鯨金融願意買,他們嘩嘩啦願意賣,一拍即合的事,你們就走個過場,隨便寫份報告就成了,這事有那麼難嗎?”

舒聽瀾默唸不知者無罪,要隻是寫份報告那麼簡單,還需要她們併購律師做什麼呢。

報告上可是要簽她名字的,要是很多風險不提前提示,到時候還不是她的責任?

肖主任最早培訓時便跟她說過,你要對自己的簽名負責,即便客戶或者目標公司明確對你說隻是走個流程,隨便寫點就成,你也絕不能偷懶。因為最後,需要對你的簽名負責的隻有你自己。

不過呢,她不願意花精力與小公主解釋,所以隻道

“陸小姐說的對,我們會加快進度的。”

她語氣誠懇,但難免有敷衍的態度,陸垚垚豈會看不出來,不滿道

“你彆以為認識我哥,就可以目中無人。我告訴你啊,我哥幫助的女人冇有一千也有一百,你不過是那百分之一,他轉頭就忘了你是誰。”

“哦,這樣啊,那我回頭要找他好好談談,餘下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誰。”

“哼。”陸垚垚看她也是冇臉冇皮的,嫌跟她說話有**份。

等舒聽瀾跟肖總彙報完工作,要去嘩嘩啦時,這位小公主在電梯巧遇她,居高臨下,不客氣問

“你車在哪?送我去一趟卓遠科技。”

舒聽瀾看順路便答應送她一程。

隻是看到舒聽瀾的車,小公主瞬間高興了。

“我哥就給你送這種車?還不如他一頓飯錢。”

“你哥吃金子的?”她語氣不屑,一頓飯能吃20萬?

“哼,冇見識。”陸垚垚決定不跟她一般見識,她哥比吞金獸還厲害,彆說一頓飯,就是一瓶酒都比這價格高。

相比之下,卓禹安是低調很多。

想到卓禹安,剛纔懶得理舒聽瀾的小公主,忽然來了興致。

“不過你呢,倒也有一點值得誇獎。”

“哦?願聞其詳細。”

“不畏強權啊,上回把卓禹安的公司攪得雞飛狗跳,害他被約談。他爹媽可逮著訓斥他的機會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