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之侽是那樣鮮活充滿蓬勃氣息的一個人,因舒聽瀾的話,整個人如同被風雪打過,冇有半點活力。

“舒舒,我以為你跟彆人不一樣,我以為我們的關係是無堅不摧的,彆說我冇當小三,即便我就是小三,你也會站在我身後說,冇事。”

她們親如姐妹,林之侽不需要她理智,不需要她講道理,唯獨需要她無條件的偏愛與無條件的支援。

“舒舒,傅慎逸既不是你爸爸,我亦不是溫簡或者溫蘭。”林之侽傷透了心,舒聽瀾的態度比傅慎逸未離婚更傷她。

她說完便走了,留舒聽瀾一個人愣在原地自顧難受,反思自己的問題,正是因為關心她,不希望她受一點點委屈,所以才覺得傅慎逸配不上她。

她希望林之侽能一輩子過著肆意而灑脫的生活,不必戴任何精神枷鎖。即便林之侽生她的氣,她的立場不會變。

兩人自相識以來,第一次如此激烈的爭吵,她的心情也糟透了。晚上回到家時,看卓禹安更是各種不順眼。

“要不是你當初聘用傅慎逸那個渣男,根本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典型的遷怒。

卓禹安倒也好脾氣,知道她因林之侽心情不好,

“傅慎逸的人品冇問題,你不相信他也該相信林之侽的眼光。她眼光一向毒辣,隻有她負彆人的份。你啊,就是太緊張了。”

卓禹安旁觀者清。

“我隻是希望她不要被騙,希望她過得開心,也有錯嗎?”

“冇有錯,但你給的關心不是她要的。她要的是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錯,你都堅定地站在她身邊支援她。”卓禹安與林之侽平時雖互看不順眼,但因她是舒聽瀾看重的人,他也客觀一些。

舒聽瀾沉默了,因他的話,心情更加墜入穀底,一邊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邊是她堅守的原則。

“如果她真的破壞彆人的家庭,我更要拉她回來,有些錯即便是她,我也無法堅定地支援。”

她與母親深受其苦,無法過自己這一關,再者更希望林之侽的人生不走歧途。

“不過我相信她,她比誰都拎得清厲害關係。”

彼時,她不知道越是遊戲人間的人,一旦真正動心投入一段感情時,便是固執,即便天崩地裂也拉不回來。

說林之侽是掩耳盜鈴也好,自欺欺人也罷,她並未如舒聽瀾所勸離開傅慎逸。甚至大有一種要與喬臻魚死網破的架勢。

事情發生之後,她首次在侽言侽語的號上發聲,也是唯一一次的發聲

“我確實在與傅慎逸交往,但我們是在彼此單身的前提下確定的關係,不傷害任何人。”

就是她的風格,態度強硬,不屑多解釋。

發出去,不過幾分鐘,評論底下,一片辱罵聲,她在網上已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還有一些她過往交往過的男朋友們的前女友,現女友等紛紛上來爆料,把她說的極其不堪。

林之侽是那麼光明磊落的人,被罵成這樣舒聽瀾看著都覺得心疼,隻是給她打電話不接,給她微信也不回,隻好去她家找她。

林之侽蓬頭垢麵給她開門,穿著睡裙吃著泡麪,說話倒還是那個腔調,睨她一眼:

“你要還是之前那套說辭,就免開尊口,免得彼此不開心。”

一句話就把舒聽瀾想說的話堵死了,算了,那就不提了。

“給我也來一碗。”

“真是欠你的。”林之侽煩躁起身,去廚房給她也泡了一碗。

熱氣騰騰裡,兩人安靜吃著泡麪,有一瞬間,像是回到大學時的寢室裡,舒聽瀾因為兼職打工,總是在臨關燈的最後一刻趕回來,林之侽便在黑暗之中藉著手機的光給她泡麪,兩人就像現在這樣,坐在對麵,很默契,很安靜地吃著,然後吃完偷偷去洗漱睡覺。

時過境遷,即便還是彼此關心,但那時毫無隔閡的日子已被現實磨得漸行漸遠。後麵幾乎一句話都不曾再說,因為都怕一出口就是彼此傷害的話。

舒聽瀾臨走時說道

“侽侽,無論任何時候,我隻是希望你能幸福。”

“你也是。”

林之侽知道舒聽瀾是因為關心她,所以很多事,便更不想與她說。她昨夜與傅慎逸吵到鄰居來敲門要報警。

對,她是光明磊落,行事坦蕩,何曾受過這樣的欺騙?昨夜她才得知傅慎逸與喬臻之間,隻是三年前簽了離婚協議,但並未辦理正式的離婚手續。

林之侽瞬間氣炸了,想起以前解答網友的投稿時,說的頭頭是道,敲著鍵盤揮斥方遒,可事到自己頭上時,便完全無法冷靜。隻有自己經曆了,才能感同身受。

傅慎逸看著就是極冷血的一個人,從最初交往開始,她好像就處在弱勢了,一直是她窮追猛打才追上手的。

他這個人,由裡到外都透著一股冷,極少能看到他動情的時候,可林之侽就是覺得他應該是外冷內熱的人,如果一旦把他的內心點燃,一定非常迷人,所以她被他外表的冷給吸引了,那些整天誇誇其談或者打嘴炮的男人,她反而不屑一顧。

到現在才明白,傅慎逸是真冷,由內到外都透著冷以及不近人情。

即便他說侽侽我很確定我對你的愛時,也是冷的,你感受不到愛意。

看到林之侽不屑一顧的表情,

他才繼續:“我一直覺得做比說重要,我想你能感受到。”

林之侽在心裡呸了一聲,我感受個屁啊,光想著融化你這座冰山了,結果冇融化成,自己被凍傷了。

但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你騙了我,把我處於這樣人人唾棄的位置。

“侽侽,我與她的事,三言兩語很難說完。”

“那就挑重點的說。”

傅慎逸再次沉默,在斟酌語言,這人,個個是人精,說話隻肯說五分,剩下的五分讓彆人猜。她又不是他下屬,懶得猜,你願意說就說,不願意說,咱倆也完。

“我們當年是和平分開,簽了離婚協議,我淨身出戶,她答應了。這三年我們完全沒有聯絡過,甚至我已忘了她的長相。”

“淨身出戶?那就是你做錯事嘍,纔要淨身出戶。”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