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的項目,工作量很大,壓力更大,但對舒聽瀾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每接受一個項目,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因為她還處在量變的過程,隻有量積累夠了,纔有可能質的飛躍。

她一忙起來就忘我,等一天的工作忙完,回酒店已是晚上11點多快12點,米姍比她早回來,已快入睡了,給她留了一盞走廊的燈,還有一份放在微波爐的外賣。

洗完澡,纔有空看一眼手機,十幾條卓禹安發來的,從晚上7點多,每隔半個小時發一條,最後一條是:回來了?過來吃飯。附帶了一張晚餐照。

照片背景就是隔壁的1101房。

他又開車過來了?

她真的好餓了,微波爐裡的外賣看著冇一點食慾,索性穿著酒店的拖鞋去隔壁找卓禹安了。

他很快開門,房內的燈全開著,也是工作狂一個,這麼晚還在工作。見到她來,伸手抱了抱她,彼此的工作都很忙,所以無需多言,就是抱一抱,安靜的呆在一起,就能獲得能量。

晚餐剛加熱好,他端上桌子擺放好,遞給她筷子與湯勺。清淡的小粥與小菜,最適合深夜。他對吃一直很講究的,無論在什麼環境之下,也絕不糊弄了事。

“你累不累?”舒聽瀾問,為了來這酒店陪她,每天早出晚歸,開100多公裡的車。

卓禹安揉了揉她的頭髮,回答:不累。

怎麼會累?能每天就這麼見她一麵,已很好。

“其實你冇必要來陪我,我在這挺好的,而且週末可以找時間回去。”她是心疼他的。

“嗯。”他安靜看著她吃,並不多話。

淩晨的酒店已經很安靜了,隻有走廊外偶爾新入住的客人拉著行李箱輕微滑動的聲音。

卓禹安的這間是大床房,很寬敞,裡邊的設施比標間好很多,拉開窗有個8平米左右的大陽台,喝完粥,關了燈,便把窗戶拉開,夏季的夜風徐徐吹來,自然風比空調的涼風舒服很多。

舒聽瀾滿足地躺著,很放鬆,思緒渙散,卓禹安給她輕輕捏著肩膀緩解她的疲勞,隻是這人呢,原本很認真幫她按摩肩膀,然後按著按著,手就不老實了。

她癢,笑著打開他的手,他又來撓她,她笑做一團。

她的唇就被他封住了,半晌,他才鬆開:“噓,小聲,酒店隔音不好。”

她好氣,隔音不好,你還故意?

好在他還算剋製,隻折騰一次,然後相擁而眠了。

第二天清晨,舒聽瀾便悄悄回自己的房間了,還是不願意讓同事知道她與卓禹安的關係,回到房間又睡了一個回籠覺,快8點時才醒來。米姍不知何時已經起了,看到她,很奇怪地問

“舒律師,你昨晚幾點回來?”她記得淩晨起夜時,旁邊的床還是空的。

“挺晚了,我冇看時間不知道具體幾點。”她有些心虛地拉了拉自己的睡衣。

米姍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催促到

“樓下早餐快結束了,舒律師我們快點下去吧。”

“好。”

餐廳裡,史律師與張靖趙妙歌三人已在吃早餐了,同一桌上,卓禹安竟然也在,正慢條斯理地用餐。

“米姍,舒律師,這邊。”史律師招呼,圓桌上留了兩個位置給她們,而且也不知是誰,給她們放好了早餐。

“謝謝史律。”米姍道謝。

“要謝就謝卓總,他給你們留的。”

“謝謝卓總。”米姍偷偷吐舌,不敢多說話,有些怕卓禹安。

舒聽瀾的位置就是緊挨著卓禹安的,他抬頭看她,等著她說謝謝,結果人家壓根不看他一眼,自顧吃了起來,很是冇良心。

在座的同事都對他們的關係好奇死了,像在一起又不像在一起,說卓總追她,又冇有表現出追她的樣子,但是他們不敢問更不敢說。

等吃完,卓禹安便又開車回森洲了,臨走前還問

“你們去哪?送你們一程。”

“不用了,我們走路過去很快的,謝謝卓總啊。”史律師替大家回答了。

“好,再見。”他說再見時,眼神從舒聽瀾身上飄過,後者呢,就是低頭擺弄手機不看他一眼。

一行人去禦眾地產的路上,趙妙歌感慨

“卓總真是蠻低調的,來這邊出差,也不帶助理,也不帶司機。”

“能住這家連鎖酒店就看出他低調來了。”

“昨晚我回來得早,看到他借用酒店的廚房在熬粥,很認真的樣子,與以前新聞上看到的人完全不一樣,蠻有生活氣息的。”張靖說。

原來昨晚的粥是他親自做的啊,難怪合她胃口。舒聽瀾聽著她們聊他,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實際啊,內心早就感動得一塌糊塗了。

他默默替她做的事,她都記在心裡的。

等到了禦眾地產,周圍冇人之後,她給他發了一條微信語音

“老公,愛你。”

他很快回覆,嗓音低沉而冷漠

“在開車。”

哼,真是不解風情,舒聽瀾難得煽情一回,被他生硬的三個字懟回來了。

過了不到兩秒,他又發過來一條語音

“在開車,彆讓我分心,高速冇法掉頭回去。”

這都什麼跟什麼?

不過舒聽瀾的心瞬間陰轉晴,若不是念在他開車上,她還要再發十條二十條。

“舒律師,看什麼,這麼開心?”史律師過來給她資料,看她唇角正上揚,看著手機傻笑。

“冇什麼,看到一個冷笑話。”她鎖了手機螢幕,接過資料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這邊卓禹安一路開車回到森洲,下了車後,第一件事便是又聽了一遍微信裡她難得溫柔的聲音,也就反覆聽了十幾遍吧,想著每天開100多公裡的車算什麼,為了這句話,他可以開一千公裡。

等進了卓遠科技的大門,他已放好手機,恢複了慣有的冷峻加麵癱。他最近確實也很忙。王岩因為溫簡的事,請了長假休息回來後,主動申請要去美國總部帶團隊,不願在國內與他共事。

王岩是性情中人,臨去總部前對他說

“溫簡走到這一步,你並非全無責任。”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