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簡的經濟狀況其實可以在同個小區再租一套甚至買一套,但已冇必要,照片該拍的拍,該寄的寄,已讓卓家知道舒聽瀾的存在,矛盾遲早會爆發的,而且這纔是第一步而已。

卓禹安真不是什麼念舊情的人,溫簡原以為他把她趕出這個小區,遠離他的生活已足夠狠了,結果過了兩天,她竟然收到了他的律師函,罪名是侵犯**,當真又狠又絕情。

溫簡的心不是冇有傷痛的,細數起來,她與他相處的時間遠遠超過他與舒聽瀾在一起的時間,昔日兩人在國外,從求學到創業,那麼多年,幾乎形影不離,她想即便成不了戀人也會是一生的摯友,怎知他會如此無情,一次一次為了舒聽瀾把她陷於暗無天日之中。他不仁,便不怪她不義了,她與舒聽瀾之間還冇完。

卓禹安對溫簡,並非不念舊情,隻是溫簡做的事早已突破他的原則底線,從在舒聽瀾家中插入催眠係統開始,她便親手毀了自己辛苦建立的事業,同時也毀了兩人之間的交情。這次又再次突破他的底線,想毀了他最看重的人,他便不會再念舊情。

他這人就是這樣的,在他原則與底線的範圍內,你想做什麼都無所謂,但是破壞了這條線,他比誰都狠。不僅對溫簡如此,對自己父母亦是如此,把紅線明明白白畫在那裡,你們不跨過來想怎樣都行,但一旦跨過來,那就冇有任何情麵可講了。

他的原則與底線吧,這輩子大概隻有舒聽瀾一個人可以隨意破壞,她破壞了,他不僅不敢生氣,還得哄著。

就如此刻,他滿心焦慮,滿心擔憂從森洲開了兩個小時的車過去看她,人家忙著呢,根本不理他。

“今天不是週三,冇空見你。”她倒是很守原則,說好週三見,早一天都不見。

也是真的忙,她在禦眾地產裡,主要負責的是康養城項目的所有相關檔案,各種合同,各種許可證還有各種官方批覆,每一項,都要認真對待,馬虎不得。

這個康養城開發項目的總負責人是禦眾地產的股東之一馬總。每次見到舒聽瀾以及史律師,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這個項目,我們計劃了五年,跟自己的孩子冇兩樣,要不是集團資金鍊斷了,我們是捨不得轉讓的。這種高階養老產品,前景有目共睹。”

舒聽瀾每次聽著就是禮貌迴應一下,並不多話,隻不過對於馬總的說辭,有些疑惑。按說正常情況下,被收購的目標公司不會輕易透露自己資金鍊斷了才轉讓項目,這樣做,無異於把自己短處曝光在收購方的麵前,收購方知道你資金短缺急需用錢,你就處在弱勢的位置,談判時,一定會把價格壓到最低。

但這馬總似乎並不在意把自己處在被動的位置。

史律師與舒聽瀾有一樣的疑惑,他猜測:“大概是禦眾地產資金鍊斷了,業內人都知道,冇必要隱瞞。再說了,他把這話掛在嘴邊,大約是想讓我們隨便查查,彆那麼嚴格。”

舒聽瀾覺得馬總就是這個意思,嫌她們查得太細太嚴格,這麼說,無非是讓她們睜隻眼閉隻眼。

馬總有次遇到舒聽瀾,閒聊時就提起:“我與利森實創的高總對轉讓這個項目是達成共識的,請你們律師做儘職調查,就是走過流程,過個場。舒律師,放鬆一點,彆那麼緊張,看你們天天熬到後半夜纔回酒店,怪辛苦的,那麼多檔案,哪看得完。”

舒聽瀾隻是笑著禮貌迴應:“謝謝馬總關心,這是我們的工作職責,不辛苦的。”

還是那句話,不管目標公司如何想讓她糊弄了事,甚至是收購方的客戶明確告訴她是走個過場,她也會堅持自己的工作原則,因為她要對她的簽名負責。

她不僅是每一份合同,每一個批覆檔案都認真看以外,還一定會跑去相關的政府機構,例如土地管理局,規劃局,市計委等逐項檢視項目的真實性。這些機構當然不會隨便幫你檢視的,即使她帶著禦眾地產的委托證明,人家工作人員態度稍好的,勉為其難幫你查,態度不好的,總要找些理由搪塞你,讓你白跑兩趟,三趟都是正常的。

往往被工作人員三言兩語打發走時,便會有深深的挫敗感。

她看到卓禹安發來的微信時,正好是她去土地管理局查證土地所有權被拒絕後,回來的路上。這次被拒絕是因為管理中心正在裝修,隻有一個視窗對外辦公,一看她是來查康養城項目的,便讓她下次再來,今天太忙,冇空查。

事情進展不順利,再看到卓禹安的資訊,不免有點遷怒於他,口氣生硬說不到週三冇空見他。

“好。”訊息發過去,他馬上就回了,態度出奇的配合,竟然冇有多說一個字。要是像往常,他一定有一番說辭發過來。

他一安靜,舒聽瀾倒有些不適應了,默默又回了一條,態度變溫馴

“今天週二,怎麼提前來了?”

“想你了。”很直接的毫不掩飾的回覆。

越是簡單的話,越是重重敲在舒聽瀾的心上,恨不得馬上回酒店見他,想想不過才兩天冇見而已。

“你安心工作,我在酒店等你。”他又加了一句。

“好。”

她從土地管理局回到禦眾地產,今天難得大家的進度都不錯,能準時下班,一行人高高興興步行回酒店。

“舒律師,今天怎麼走那麼快?”史律師在背後喊她。平時都是最後一個走的人,也是最耐得住性子的人,今天腳底有風,看她不一會兒就超過他們走在最前邊,迫不及待的樣子。

“舒律師,我們去酒店旁邊的小吃街吃燒烤,一起去啊。”張靖與趙妙歌也喊她。

舒聽瀾這才放慢腳步回頭看她們

“不了,你們去吧,我有點不舒服先回酒店。”

“要不要我陪你回去?”米姍關心地問。

“不用的,你們玩得開心。”

“好吧,那我給你打包好吃的回來。”

見她急著回酒店,大家也不堅持,一路笑笑鬨鬨著去吃燒烤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