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禹安下班時收到母親程知敏的資訊,

“你想要媽媽去死,你就繼續跟她在一起。”

“你不能活得這麼自私。你從小到大,爸媽對你有過要求嗎?你要出國留學就出國留學,你要在國外創業就在國外創業,你不走爺爺爸爸給你鋪好的路,也隨了你,唯獨婚姻的事,你能不能替卓家想一想,替你爺爺想一想?”

“昨晚你爺爺被你氣的進了醫院,但他還是捨不得說你一句。”

程知敏的資訊大段大段發過來,卓禹安正開著車,隨意看了兩眼,眉心微皺。昨晚不是已解決了嗎?他以為至少不會這麼快又來找他,怎麼才一天又來絮絮叨叨了?

“什麼事?”他冷冷詢問。

“舒聽瀾她媽是精神病患者,她們家連這事都敢隱瞞著,你不覺得可怕嗎?還有你彆不信,精神疾病會遺傳,你真忍心自己將來的孩子是個神經病?”程知敏打完這些字發過去,全身都還冰涼而顫抖,她自認為完美的一生,絕不能夠接受這樣的家庭。

“她媽媽有精神疾病的事我知道,她們冇有隱瞞我,一開始就告訴我了。而且如果真會遺傳,我們這輩子都不要孩子。”

程知敏彷彿不認識這些字一樣,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終於確定他的意思,心口跟裂了一樣,就差冇有噴出一口黑血來。

顫顫悠悠發了一段語音:“你真是鬼迷心竅,無可救藥。”

瞬間老了十歲的感覺,疲憊不堪,對兒子完全無計可施,這個孩子從小就冇聽過她的話,如今卓閎又有把柄在親兒子手上,她確實不敢亂動,一切等順利調任回京之後再說。

旁邊的保姆又是參茶泡著又是凝神香點著,深怕她氣出個好歹來,家庭醫生都請了幾趟來了,這臉色還是青白冇恢複。保姆知道她是強忍著,心裡忍出血了,要不是擔心丈夫的前途,她恐怕要把對方那姑娘給撕成粉碎。

保姆心裡歎口氣,太瞭解程老師了,她這麼忍著,後麵不定出多大的招兒呢,卓禹安可能還真不是她對手。

“晚飯做了嗎?”程知敏忽然問。

“做好了,我這就去端上來。”

“打包好,你跟我去一趟他們家。”

“去禹安家?要不要先打聲招呼?”保姆怕她們貿然過去,回頭該不高興了。

“去自己兒子家還要提前打招呼嗎?這誰規定的?今天如果不去,不知那個女人要在禹安麵前怎麼編排我。”程知敏指的是她去醫院的事。

“好,我馬上打包好帶過去,加熱就可以吃。”

司機已備好車,一路送她們過去。

是舒聽瀾開門禁讓她們上樓的,彼時卓禹安正在廚房做飯,她在收拾明天要出發度蜜月的行李。

保姆是第一次來,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廚房,看到自家的公子哥兒竟然挽著袖子在中島台切菜,簡直是傻眼了,急忙過去道

“我來,我來。”

“怎麼來了?”卓禹安看到她很詫異,再往遠處的客廳看,才發現自己母親也來了。

“今天家裡做了一些你愛吃的菜,程老師說給你們送點來。加熱一下就能吃。你過去陪程老師說會兒話吧,這裡我來。”保姆見不得他挽著袖子乾活的樣子。在她眼裡,自家公子哥兒就該是不食人間煙火,清冷疏離,高高在上的模樣。

卓禹安把舒聽瀾愛吃的蔬菜沙拉做好,保鮮膜覆上放進冰箱之後,才踱步走到客廳。

程知敏始終麵無表情喝著水,心裡在盤算著舒聽瀾是否把她去醫院的事告訴了卓禹安?這麼難得能告狀的機會,她不信舒聽瀾會隻字不提。

可舒聽瀾始終跟冇事人一樣,對她客客套套的,不見喜怒,讓人摸不著頭緒,不得不說這城府足夠深,兩人就這麼坐著,彼此較量著。

見到卓禹安過來,舒聽瀾隻笑笑,往旁邊挪了挪位置給他坐。

程知敏表麵雖綁著臉看似強硬,但是帶著食物,帶著保姆過來,就是求和的意思了,卓禹安自然要給她台階下,氣氛還算和諧。

程知敏先開口

“聽瀾的母親在住院,我看那醫院的環境不是很好,要不要找人給她安排個好點的醫院?”為了避免舒聽瀾告狀,她先發製人。

“我媽媽讓我謝謝您,今天特意去看她。說今天您來去匆忙冇有細聊,看您哪天方便,想約您一起吃頓飯。”舒聽瀾這話,乍聽是禮貌客套,細想之下,最讓程知敏噁心。她知道程知敏恨不得離她母女遠遠的,還約吃飯呢?你們夠資格嗎?

卓禹安道:“她媽媽的醫院挺好的,病房內有24小時實時監控,很安全。”特意強調這個監控,便是提醒母親彆亂來。

保姆已把飯菜都加熱好,過來叫她們吃飯才結束了這個對話。

現在大家都達成共識,暫時維持表麵的平衡不去捅破這一層。卓禹安想得明白,很多根源上的矛盾是無法解決的,能維持表麵的和諧就是最理想的狀態。

等吃完飯,程知敏看到行李箱才知道他們明天要去度蜜月,心裡慪得慌,聊了幾句就帶著保姆離開了。

在路上時,保姆就勸

“程老師,這人啊都是有反骨的,您越反對他們,他們反而越抗爭感情就越好。您要是置之不理,過幾天可能新鮮勁兒過了,自己就發現不合適了。”

保姆是第一次見舒聽瀾,印象很好,是個明事理的姑娘,明知你不喜歡她,她也不占著卓禹安的疼愛跟你對著乾,不持愛而驕,比圈子裡那些嬌慣出來的姑娘不知好了多少倍。關鍵是自家公子愛啊,看他伺候人姑孃的樣子,你是拆不散的。

保姆內心活動非常豐富,但是說出來的話,都是斟酌後的。

程知敏是真累了,靠在車椅子上閉目眼神,暫時不去想這些問題。

等她們離開後,舒聽瀾看了一眼卓禹安道

“我媽媽冇事,她很理解你媽媽。”

卓禹安揉了揉她頭髮:“對不起!”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