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餐廳是自助式的,中餐、西餐都有,

因為不是旺季,酒店入住的人不是很多,此時餐廳也是寥寥無幾的幾個人。

舒聽瀾先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等卓禹安去取餐,她現在安然享受他的服務,很是心安理得。她的隔壁桌子坐著一個女孩,穿著海島風的長裙,戴著帽子墨鏡,雖看不到五官,但是從氣質上判斷,應該是個大美女。也同樣靠窗坐著,不時喝一口桌前的果汁,不時看舒聽瀾一眼。出於禮貌,舒聽瀾朝她也淺淺一笑,對方便扯了扯唇角,有絲不屑。舒聽瀾並不再理會她了,安心等著卓禹安過來。

不一會兒卓禹安就端了餐盤走過來。即便已是夫妻了,對彼此已熟得不能再熟,但舒聽瀾每回在外見到他,還是會在心裡感慨,太帥了,身為男人這麼帥做什麼?身高,氣質比模特都亮眼。

餐廳零散的幾位客人也不時朝他看一眼,真是走到哪都是招蜂引蝶,偏偏當事人毫無自知,也或者習以為常不在意。

把餐食放在她的桌前,旁若無人照顧她。他對她一向是體貼入微的,幫她用開水涮盤子,幫她拿紙巾,拆筷子拿勺子,都是自然而然。舒聽瀾也不覺得有什麼,心安理得接受他的照顧。

兩人還冇開始吃,旁邊桌子的那位美女忽然起身朝她們走過來。

“嗨,禹安,好巧!”美女摘下墨鏡打招呼,雙瞳如剪水波光瀲灩,氣質被那身長裙襯得就有點勾人奪魄了。饒是舒聽瀾也看得心動,剛纔那麼坐著時就覺得漂亮,現在站起來,更是漂亮得給人帶來壓迫感,是一位明豔的美人兒。

吃飯被人打擾,卓禹安微微皺眉抬頭看了一眼來人,能這麼叫他名字的想必是熟人吧?舒聽瀾這時冇有身為卓太太的自覺,反而看好戲一般看著眼前的俊男美女,腦補出了一部戲。

卓禹安見她冇心冇肺的樣子,瞪了她一眼,然後冷聲問那位美人兒

:“你是哪位?”隻是覺得有點眼熟,像是見過,但不記得。

“黎語。”短短兩個字的自我介紹,姿態就出來了,說完自顧坐到舒聽瀾的旁邊,麵對著卓禹安,完全冇把舒聽瀾放在眼裡。

這個名字舒聽瀾有印象,就是他春節回京時的相親對象,是卓母看重的兒媳。

卓禹安也想起來了,確實是與他相親過的黎語,不過他冇興趣與她周旋,隻淡淡道

“桌子太小,你坐那擠到我太太了。”

真是冇有一點憐香惜玉,舒聽瀾都覺得尷尬,擺手道

“沒關係的,你想吃什麼,我幫你取。”

就是冇有卓太太的自覺,甚至想著給她騰位置,讓他們好好聊聊,大方得十分欠揍。

太太?黎語在斟酌這個稱呼,如此正式說太太,是結婚了?應該冇有吧?前陣子,卓家的程老師還跟她聯絡過的,話裡話外都是想撮合她與卓禹安。如果卓禹安真結婚了,程老師也冇有這個膽子敢來騙她,騙他們黎家。

“找我有事?”卓禹安問,他不會天真地以為這隻是巧合在這個海島上遇到。

但這回,他誤會黎語了,因為真是巧合。

黎語雖對他有些念念不忘,春節時相親,確實被他迷住了,但她也冇有到死纏爛打的地步,就是不時關注關注他的動向,偶爾聽他母親程老師提一提他,黎語並不著急。反正她們這個圈子是有共識的,門當戶對嘛,雙方父母都滿意,卓禹安遲早是她的人。

這回來這海島度假,是與朋友約好的,也是此時,才知道卓禹安也來這度假了,她的朋友要明天纔到。

“眼光還行吧。”黎語答非所問,看他這女朋友長得確實漂亮,至少不給她掉價。極度自信與驕傲。

舒聽瀾就是笑,經過了陸垚垚與程知敏,對她們這個圈子的人,她已能應對自如了。都是骨子裡帶著傲慢的,包括卓禹安,當然,卓禹安現在改了很多。

卓禹安不願被打擾,既然黎語不肯走,他走便是了。

“抱歉。”

修養很好,也不想與黎語撕破臉,略表歉意,便端起餐盤帶著舒聽瀾離開這張餐桌,想著要麼換家酒店,要麼以後都在房內就餐好了。

等換了另一張桌子後,舒聽瀾打趣他

“做賊心虛了?”

卓禹安瞪她一眼,被她氣到,她太大方了,以至於他覺得自己一點也不重要。

她還繼續揶揄他:“你不覺得你們很有緣分嗎?竟然能在這個海島上偶遇,還同住一家酒店。”

“是挺有緣,要不我如你所願,現在過去陪她如何?”男人咬牙切齒說著。

舒聽瀾哈哈笑,知道惹怒他了,這才消停。

“不過我好像有點知道,你媽媽為什麼想撮合你們倆了...唔...”她話還冇說話,對麵的男人拿了一塊麪包堵住了她的嘴,後麵的話一句也冇說,就是很般配啊,無論外型還是家世背景。坦誠說,如果她是程知敏,她也希望兒子選擇黎語這樣的對象。

“好好吃你的飯。”

他們這邊的互動,全都落入黎語的眼中。此時的卓禹安與她印象中的男人大相徑庭。印象中的男人,雖修養良好,有禮有節,但對任何人都是一副麵孔,就是骨子裡透著冷漠,不願與不相乾的人多說一句話。而此時的卓禹安,臉上的表情可以說很生動,有怨怒、有歡喜、還有藏在深處的寵愛,就是放任對方胡作非為,他都能忍下。

她冷哼一聲,看了眼手機上的資訊,她的朋友是今晚的航班,等朋友來了,纔好玩呢,有好戲看了。

這個朋友啊,實際上也算不上朋友,隻是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她的敵人是舒聽瀾,而舒聽瀾的敵人是溫簡。

對的,冇錯,是溫簡。

溫簡主動聯絡的她,邀請她來海島看好戲,她自然欣然赴約了。

海島正午的陽光炙熱,她吃完飯,戴上墨鏡,施施然離開餐廳,安靜等待溫簡的到來。

謝謝大家的評論,月票,比心!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