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麵色慘白,自己“何德何能”讓程知敏如此處心積慮地要置她於死地?隻是因為跟她兒子談了一場戀愛,就要讓她拖著所有親友都一同墜入地獄?

肖主任被大老闆叫去一遍一遍的談話。大老闆不會管這個項目具體執行的律師是誰,他隻會認定這是肖君華失職,是她冇有能力帶好底下的律師。同樣,如果事情曝光出去,外界以及客戶、同行也隻會說是宏正律所的失職,是宏正律所併購組的無能導致瞭如此重大的失誤,害客戶損失了幾個億。喪失了外界以及客戶的信任,肖主任一旦背上這個名聲,以前辛苦建立的事業基石就毀了,以後很難在行業內立足。

舒聽瀾此時坐在肖主任的辦公室裡,隻聽肖主任的電話一刻都冇有停止過,不停有電話進來。

有關係好的同行打來詢問訊息的。

肖主任在業內的口碑有目共睹,現如今有這樣的傳聞,很多同行不免幸災樂禍,甚至巴不得這事是真的,讓肖主任,讓宏正律所一蹶不振。

也有幾位老客戶打電話過來質問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你怎麼能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呢?這讓我們以後很難相信你啊。

肖主任解釋,這件事還在調查之中,她對自己的專業能力有信心,更對自己的團隊成員有信心。

即便在這樣焦頭爛額的時候,肖主任依然是維護舒聽瀾的,甚至這件事從頭至尾,她都冇有罵過一句舒聽瀾。

後來她乾脆不接電話了,而周銘的手機也此起彼伏地響著,與肖主任的情況一模一樣。

舒聽瀾就那麼安靜地聽著,所有情緒交織在一起,自責,愧疚,痛苦。

她拿著手機往外走,撥通程知敏的電話,響了一聲被掛了。繼續撥打了五六個之後,程知敏冷漠的聲音傳來

“什麼事?”

“你到底想做什麼?”舒聽瀾問這話時,聲音是抖的,握著手機的手也抖得不成樣子。相比於她的憤怒與激動,那頭的程知敏依然冷漠

“我想做什麼?你知道的。舒聽瀾,我給過你機會,這是你為自己的無知付出的代價。哦對了,彆去找禹安訴苦,冇有用。我既然走這一步,就是做好了與他斷絕母子關係的準備。你這樣的家庭出身,是無法理解家族榮光對我們的重要性,為此,我們可以捨棄所有。”

程知敏說完,吧嗒一聲毫不留情地掛了電話。

家族榮光?真的那麼重要嗎?可以高於親情?可以隨意毀了彆人的人生?

是的,舒聽瀾無法理解,隻有心中那塊巨石越壓越重。

她重先回肖主任的辦公室,

承諾:“我會負責。”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勇敢站出來,承擔責任。

肖主任抬頭冷冷看她一眼

“你負責?你是能陪得起5000萬還是能賠得起我的名譽損失?”

“肖主任,相信我,我會解決。”

許是她的語氣太堅定,肖主任正色問她

“你想怎麼解決?你能怎麼解決。”

已走到這一步,她亦是冇有任何隱瞞道:“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針對我的,是卓禹安的母親早在介紹這個項目之初便設計好的圈套,等著我往裡鑽。”

“她設計好的?”

“是的,禦眾地產那邊的土地管理中心,她通過關係安排了保安,安排了假的工作人員給我假的資訊。”

“等等,如果你說的是實情,那麼於公上,我們不能讓她如此陷害,可以找證據證明是她指使彆人乾的;於私上,既然是卓總的母親,那麼應當由卓總出麵解決。”肖主任是獨身,並未有與婆家相處的經驗,當然是從理想化的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

舒聽瀾輕輕地搖頭

“她的權勢以及手段,不可能給我們留有證據。利森實創的高總是她給我介紹的,如果這個項目真的黃了,那麼利森實創要損失幾個億。既然高總肯拿出幾個億陪她玩,隻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高總有把柄在她手中,花錢買平安;第二種可能,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陰謀,是她與利森實創的高總以及禦眾地產的馬總自導自演的一齣戲,目的就是逼我就範。”她很冷靜地分析這個問題,身上已完全冇有從前的那份單純。

她繼續道:“我更傾向於後者,是她們自導自演的一齣戲。對外界而言,利森實創因我們的儘職調查失職損失了幾個億,實際上,這幾個億不過是從左口袋進右口袋而已。他們實際上並不會有任何損失,但是對我們律所的打擊卻是毀滅性的。”

不得不說,程知敏太瞭解她了,以事業,以同事,以朋友的前程來逼她,她無路可走。

“那卓總呢?你跟他說過此事嗎?”

舒聽瀾搖頭

“他母親既然走出這一步,勢必也是打著與他斷絕關係的主意。”

她想起剛纔那通電話裡程知敏說的話,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她相信,程知敏絕對能做到這一步,為了所謂的家族榮冠,不惜犧牲所有人。

臨近下班,卓禹安來接她,應該是聽說了這件事,見到她時,臉色不快

“你昨晚所謂的出差就是為了這件事?你打算瞞我到什麼時候?”他平日忙,並不會關注這些事情,若不是今天集團的張律師告訴他,他還矇在鼓裏。

“隻是不想讓你擔心。”她看著窗外悠悠地說著,內心彷徨而疼痛,在程知敏掛了她電話時,其實她心裡已經有答案了。

程知敏太聰明,也太瞭解她,抓住她的要害一刀斃命。她自己怎麼被傷害都無所謂的,但是她不能眼睜睜看著肖主任,看著周銘,看著程晨,看著宏正律所因她而毀滅。

卓禹安鐵青著臉,一句話都不再說,調轉了方向盤往卓家的方向而去。因剋製著憤怒,他整個臉部線條都是緊繃的,看著前方的眼神猶如陰鷙。舒聽瀾從未見他如此過,即便在棲寧對付張濤那一次,他也未曾如此過。

她伸手輕輕地撫摸他僵硬的臉頰

“我冇事,放鬆點。”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