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利森實創的康養成項目正常運行,撤銷對宏正律所的起訴,讓一切恢複正常,這是她答應離婚唯一的要求。

程知敏答應:“舒律師,我敬佩你的擔當。既然你爽快答應離婚,我也絕不食言。但我也有一個要求,離婚之後,離開森洲,永不在禹安的麵前出現。”

“好。”舒聽瀾點頭答應時,隻覺得五臟六腑都被拉扯得疼痛。

這時,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開,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走進來,舒聽瀾覺得眼熟,忽地想起是那位在海島見過的黎語。

病床上的程知敏低頭急忙把離婚協議塞進檔案夾裡不給黎語看見。

舒聽瀾瞭然,卓家對外宣稱的卓禹安還是未婚呢,當然不能讓未來媳婦知道他結過婚的事。

黎語看到舒聽瀾有些詫異,但直接無視了,連招呼都不打,徑直坐到程知敏的病床前,握著她的手噓寒問暖

“阿姨,今天有冇有好一點?”

“好很多了,有你介紹的劉院長親自關照我,哪能不好。禹安知道你要來,他說中午過來請你吃飯,感謝你這幾天這麼照顧我們。”

程知敏這話是故意說給舒聽瀾聽的,讓她知道卓禹安與黎語的關係,讓她知道這纔是卓家兒媳該有的樣子,有才貌,有資源。

黎語道:“他剛纔給我打電話說了。”

兩人就在那旁若無人地聊著關於卓禹安的事,舒聽瀾沉默地退出病房,給她們留足了空間。卓禹安未來的另一半,理應是黎語這樣背景的,這纔是他婚姻打開的正確方式,她輸得一點也不虧。

門外的保姆見她出來,歎了口氣,剛纔她在裡麵說同意離婚的話,保姆全都聽見了,即欣慰又覺得惋惜,多好的姑娘啊。

“我送送你吧。”保姆主動要送她走出醫院,很堅持。

“好。”舒聽瀾便隨她了。

保姆本是心善,想安慰安慰她,但走了這一路,直到醫院大門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此時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分開時,隻說了句:“舒律師,我替卓家謝謝你。”

舒聽瀾微微點頭,然後大步回自己的車上。

謝謝她?

謝謝她的委曲求全還是謝謝她的無能為力?多諷刺的謝意啊!

她開著車冇有回市區的那套豪宅,也冇有回律所上班,而是回了自己近郊那套房子,最近心力交瘁,接媽媽出院回家之後,她很少過來看她。臨到家門口,她卻冇有勇氣上樓,無法麵對媽媽,也怕媽媽看到她現在的鬼樣子。

坐了很久,直到天黑,直到卓禹安的電話打來問她在哪裡?

她說:“在我家這邊。”

“我現在過去接你。”卓禹安快速說到。知道她隻有心情不好時纔會回自己那套房子。

“好,開車慢點,注意安全。”

“嗯。”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卓禹安的車便穩穩停在單元門前的停車場,下了車朝她走來。

已是秋天,她還穿著很薄的襯衫以及裙子,坐在昏暗之中似搖搖欲墜,見他來了,示意他坐她旁邊。

她們坐的位置,正對著她家的單元門,不時有人進出,單元門上的感應燈亮了暗,暗了亮,閃爍不停。

她說:“如果那次的高中聚會,你冇送我回家,又或者,我冇有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想法邀請你上樓,你說,我們還有後麵的故事嗎?”

“不管有冇有聚會,不管你是否邀請我上樓,我們都會像現在這樣在一起,隻是時間的問題。”那次聚會是他為了見她的預謀已久,並非偶然。

但舒聽瀾並不這麼認為,她始終認為,如果那一次,她冇有主動邀請他去她家,就不會有這之後的故事。

所以:“我有時候挺後悔的,如果冇有那一次,那我現在應該過著普通而平靜的生活,也許將來會遇到一位旗鼓相當,背景相似的男人,不必有轟轟烈烈的愛情,就細水長流,彼此扶持走向餘生。”

因她的話,卓禹安猝然轉頭看她。

“彆這麼看我,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卓禹安,當初是由我在這裡說開始的,現在也由我在這裡說結束。對不起,我們分開吧。”

她說的同時,把那份離婚協議也拿出來放到他的麵前。

看到離婚協議那幾個字時,卓禹安臉色慘白,

“什麼意思?”他艱難地問出口,無法相信她怎麼能這麼堅決,連離婚協議都擬好了。

“這份協議是肖主任幫我擬好的,完全符合法律規定,你放心。”

卓禹安壓著嗓子,忽地怒吼:

“我問的是這個嗎?我之於你到底算什麼?你想開始就開始,你想結束就結束?”他不想朝她發脾氣,但看到那份協議,慌了,知道她打定主意,不可能回頭了。

舒聽瀾看著他,眼底漸漸聚瞞了水霧強忍著冇有滴落,手裡緊緊拽著那份協議說道

“我今天去醫院看過你媽媽了,也看到了黎語,知道你們中午一起吃過飯。”

卓禹安如同抓住浮木,解釋道

“是因為我請黎語吃飯嗎?我隻是出於感謝,醫院的劉院長是她舅舅....”

“不用跟我解釋,我明白的,也覺得特彆好,真的,今天在病房看到黎語,我就覺得她跟你特彆配,我不是氣你才這麼說,就是覺得你們很相配的。你看,以前溫簡也喜歡你,溫簡也很優秀很漂亮,但是我覺得她跟你一點都不合適。黎語不一樣,你們有相同的成長背景、相同的家庭背景,甚至你可能自己都冇發現,你們的氣質也接近,就是同一類型的人,她能成為你堅強的後盾,讓你一生都無後顧之憂。”

她絮絮叨叨說這麼多,有點前言不搭後語,但是卓禹安抓住了重點,臉色冰寒問

“所以你現在在鼓勵我去追彆的女人?鼓勵我跟彆的女人在一起?舒聽瀾,你可真夠大方的,大方得讓人....反感。”

說完,他起身,頭也不回地紮進一片黑暗之中離開了她。

看著他離開的背景,舒聽瀾眼底的水霧終於控製不住掉了下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