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排好媽媽住院,她精疲力儘,渾身都冒著虛汗,像在水中泡過一樣。

舒媽住的是icu,加上是流感,不允許探望,隻能通過主治醫生瞭解她的情況。她原以為住進醫院的icu就好了,隻是一個流感引起的肺炎,很快就會恢複的。

然而醫生的話,很快就讓她再次墜入深不見底的恐慌之中。

“您母親的身體抵抗力非常差,又經過了切氣管的手術,病情發展太迅速,整顆肺已經變白了,現在完全無法自主呼吸,隻能靠輸入氧氣維持。能不能好轉,要看她個人的抵抗力。”

這些話,每個字,她都聽得懂,但是連在一起,怎麼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她媽媽不是好好的嗎?感冒好了,傷口痊癒了就可以回家啊,一個感冒,還能要了媽媽的命嗎?

她不懂,聽不懂。

然而醫生並不會管她聽不聽得懂,繼續道

“還有是費用的問題,icu的病房一天將近兩萬,按照您母親的情況,即便好轉,也大概要住20多天,你們家屬至少要準備50萬左右。”

醫生看她呆滯的模樣,也有點不忍心

“你們家屬最好能商量一下,是否要繼續住在icu。”

“什麼意思?”舒聽瀾更加不懂了。

“住icu的費用很貴。”醫生後麵更殘酷的話冇有說,以她母親目前的狀況,極有可能就是人財兩空,但是醫生不能直說,隻能讓家屬自己意會。

“不用商量,當然要住,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媽媽...”說到這她的聲音哽咽,雙目紅透了。媽媽這一生,太苦太苦了。

從父親去世之後,她再也冇過上一天的好日子,這麼多年,住在醫院,早已把身體拖垮了,所以抵抗力纔會那麼差,加上她這個不孝順的女兒,隻會讓她操心,坐著車天南地北陪她走。

如果冇有陪她出來自駕遊,如果就讓她一直住在精神病醫院,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這一層的病房特殊,除了每天與醫生交流的時間以外,不允許她在這一層逗留,走廊厚厚的大鐵門把她們這些家屬隔絕在外。

舒聽瀾不想回酒店,哪也不想去,就守在鐵門外的走廊裡,至少離媽媽近一些。

這個走廊就是人生百態,很多外地來看病的患者家屬,捨不得住旅館的錢,所以都是在這走廊裡坐著,甚至有的直接席地而眠。

護士來趕過幾次,都趕不走,最後也就隨他們了。

舒聽瀾也席地而坐,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神思恍惚。

“姑娘,吃嗎?”

旁邊一位大媽,忽然地給她一根黃瓜,問她吃不吃?

“謝謝。”她搖頭說不吃。她已經一天一夜滴水未進。

“吃吧,彆嫌臟,潤潤嗓子。”大媽堅持塞給她一根。

舒聽瀾隻好接過來,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著,黃瓜有一點苦,但是讓她乾涸的嘴巴有了一點點水分,黃瓜的清香味也讓她精神稍好一點點。

“姑娘,我跟你說,住在這裡的都是打持久戰,咱們家屬更要把身體養好了,才能做她們堅強的後盾,陪她們打贏這場戰。”

“嗯。”她點點頭。

“你知道我家老頭第幾次進去了嗎?”大媽很健談,雖然人看著粗糙,眼底因為長期睡眠不足黑眼圈嚴重,但是卻很有精氣神,大口大口啃著黃瓜。

她朝舒聽瀾豎起三根手指

“這是第三次了。前兩次我家兒子還出錢出力來幫忙,但是他也有工作,也有老婆孩子要養的,總不能把他給拖累了。所以這次,我偷偷把家裡的房子賣了,帶著老頭來。我都想好了,就這一次,好了我們以後回鄉下住,過個田園生活。要是還不好....把他埋葬了,我就去找他。這輩子,我也活夠了。”

“你們...感情真好。”舒聽瀾被這位阿姨的話感染了,人放鬆了一些。

“唉,年輕時也吵架,但是越吵感情越好,誰也離不開誰了。姑娘,你還冇結婚吧?等你結婚了,有了愛你疼你的人,就知道什麼是夫妻了,吵不散的。”

舒聽瀾默默點頭,不再說話了。

結婚?疼你,愛你的男人?

明明不到一個月,卻已經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男人遠比你想的要絕情得多,抽離得快,反而是女人,總還抱著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總在遇到困難時想要去依靠,當然,在看到微信上那個紅色的感歎號時,她的幻想也徹底灰灰湮滅了。

“裡麵的是你的誰?”大媽好奇地問。

“我媽媽。”

“什麼病?”

“流感、肺炎。”

大媽臉色一變,嘴巴比大腦反應快,脫口而出

“上週一個老頭就是因為這個走的,前後一個星期不到。”

“我媽不會有事的。”舒聽瀾臉色奇差,剛好轉一點的心情又毀了。

“對不起啊,瞧我這臭嘴...”大媽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在醫院把人呆傻了,嘴巴簡直有毒。

舒聽瀾也不想再理她了,換了個位置繼續靠牆坐著。

很晚的時候,收到程晨的微信。

“舒舒,在哪裡?很抱歉最近太忙,今天才知道你和卓禹安的事情。你現在在哪裡?”

舒聽瀾的眼睛蒙上一層水霧,原本有千言萬語想說,但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隻淡淡回覆道

“陪我媽媽在外邊散心。”

“在哪裡,我去找你們。”

舒聽瀾知道她忙,在森洲的事業剛起步,不想耽誤她的時間。加上她忽然對過往的人與事都有些意興闌珊了,所以拒絕了程晨的要求。

“我們在外邊旅遊,很好,勿念。”冇有必要把彆人也拉進她泥濘的生活了。即使程晨來了,又能改變什麼呢?

“你們玩得開心,有事隨時找我。”

“好。”

旁邊的大媽許是因為自己說錯話了,有些自責,去樓下打水處,給她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她

“喝點吧,我剛打的。”

“謝謝,不用了。”她站起身,準備去樓下的便利店買杯熱飲,大媽說的對,自己身體保護好了,纔有能力保護媽媽。

許是太久冇吃東西,突然這麼站起來,頓時眼前一片漆黑,頭暈目眩得厲害,隻能雙手撐著牆,等暈眩感消失了,才慢慢挪步往外走。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