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全身因為被雨水打過,還是黏糊糊的。兒童病房本來是不允許這麼多人陪護的,有小新,還有小新的父母,以及舒聽瀾與易木暘,是走了耿老師的關係,加上安排了獨立病房,所以才允許他們都在。

舒聽瀾看到兩個寶貝都已經睡著了,呼吸平穩,這才真正地放心,人也像是被脫了一層皮一樣虛脫無力。

對小新的父母又是愧疚又是感恩,她到了,便勸他們回家休息。小新的父母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雖然很多抱怨,但也知她的不容易,這會兒見到她全身濕漉漉趕回來,到底是於心不忍,隻說到

“我們冇事,這裡有陪護的床。倒是舒律師你,先去洗個熱水澡,換套衣服再過來吧。寶寶們都睡著了,冇事的。”

小新也勸:“舒律師,你快去換衣服吧。不然你感冒了,明天小朋友們好了,你又傳染給他們。”

舒聽瀾雖然一刻都不捨得離開孩子們,但是小新說得對,她不能再感冒了,所以在易木暘的陪同下,先回家洗澡換衣服。

他們一走,小新的父母輕輕感慨了一句

“你們舒律師確實挺不容易的,唉,你能幫就多幫著點吧。”

小新點頭,她很喜歡舒律師的,雖然律所很小,看似冇什麼大前途,但是舒律師很專業,很儘責,一直是手把手的帶她,若不是因為孩子的關係,舒律師絕不是目前的發展。

“你們舒律師是老公去世了?”小新媽媽好奇得很。

“好像是,冇有具體說過。”

“你啊,還是太年輕。如果真是老公去世了,也有公公婆婆,有彆的親戚吧?這麼可愛的雙胞胎,公公婆婆會不搶著要?她恐怕是未婚先育,或者被男人騙了。”小新媽媽感慨完,又加了一句

“你可不能跟她學這個。她多苦,你看出來了吧?”

小新從來冇想過這個問題,孫律師與師母也從不問舒律師關於孩子的事情,大家就默認她是先生去世了。

小新覺得父母的分析很有道理,她就拿起手機,第一次上網去查舒律師的資料。網上舒聽瀾這三個字,同名同姓的很多,她就挨條翻啊翻,拿出當律師的火眼金睛與毅力,找證據一樣耐心地翻著網頁,終於翻到一條是跟法律有關的鏈接。

點開一看,是紅圈所宏正律所的官網,官網上有條三年前的公告,熱烈慶祝併購組舒聽瀾律師圓滿完成禦眾康養城項目。

是同名同姓嗎?

小新覺得應該不是舒律師吧?因為宏正律所是有名的紅圈所,加上還是併購組,業務就不一樣。

她在宏正律所的官網裡翻到了律師簡介一欄,按照姓氏的首字母,很快就搜出了舒聽瀾這三個字。

簡介很詳細,有照片,有畢業院校,有過往的接觸過的案例。

舒聽瀾,畢業於森洲大學法學院

項目經驗有,棲寧食匠食品公司、卓遠科技、聽鯨金融、禦眾地產

這些項目都太高大上了,尤其是卓遠科技與聽鯨金融,那都是業內數一數二的公司。

所以應該不是同一個人吧?

尤其那張工作照,那舒律師穿著非常時尚漂亮的職業裝,妝容精緻,長髮微卷,笑意盈盈看著鏡頭,與她認識的舒律師相去甚遠。

她認識的舒律師不善打扮,穿著樸素,不化妝,更不苟言笑,認識這麼久,就冇見舒律師笑過。

所以絕不是同一個人,況且如果做過卓遠科技的項目怎麼可能這低調?

易木暘是第一次到舒聽瀾家來,應該是兩居室的格局,但是被她隔成了三居室,所以客廳顯得有點侷促。為了照顧小朋友們的安全,所以地上鋪著厚厚的墊子,客廳除了玩具與沙發,冇有任何多餘的傢俱。放眼過去,全是小朋友們的東西。

她去洗澡了,衛生間就在進門的地方,細小的聲傳來,他如坐鍼氈,心跳得不能自己,索性出門去樓下的車裡等著了。

舒聽瀾很快就洗完,然後簡單收拾了行李包下樓。

易木暘是開著窗的,一眼就看到小跑著過來的她。頭髮吹得半乾,穿著一條純棉的灰色長裙,很簡單,但是卻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極好,那腰也太細了,跟一掐就會斷了一般。

舒聽瀾平日上班都是穿著中規中矩的職業裝,家裡的休閒服很少,剛纔就是隨手拿了一條長裙穿上,並未想太多。

易木暘清了清嗓子,帶著她開車去醫院。

短短二十多分鐘的車程,對他來說無異於受刑,他是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跑車太小了,逼仄的空間裡,全是她身上清香的味道,是很淡的洗髮水沐浴露的香味,以及勾得他心跳失速的荷爾蒙味。

他加快了油門往醫院走,這個點,路上的車很少,他的跑車跑得飛快。

“不著急的,注意安全。”舒聽瀾抓著安全帶有些緊張。

易木暘聽話地稍稍鬆了點油門,然後把車窗開了一條小縫,讓車內的香味沖淡一點,否則他覺得自己馬上要做出格的事情了。

等到了醫院,易木暘對她說

“你先上去,我一會再去。”他要在底下鬆口氣,調整一下心態,不能讓自己內心的小野獸再往上冒了。

“好。”舒聽瀾抓著行李包就走了。

小新見舒律師進來,急忙把自己的躺椅讓給她,她的爸媽已經在陪護床上睡著了。

“不用了,我看一會兒孩子們。”舒聽瀾小聲地說,走到床邊,不時一左一右地看孩子。

小新這才發現舒律師穿的是一條長裙,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舒律師穿裙子,很簡單的一條裙子,愣是把她襯托得判若兩人。

不知為何,她就想到了剛纔宏正律所官網上的簡介,不由脫口而出問

“舒律師,你以前在森洲的宏正律所做併購律師嗎?”

舒聽瀾一僵,如實回答

“是的。”本就冇什麼可隱瞞的,隻是冇有主動提起而已。

得到肯定的答覆,小新幾乎從陪護椅子上蹦起來

“真的嗎?那個舒律師真的是你,好厲害啊。”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