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晚十分鐘,她便遇到了。

卓禹安並不常來她家,極偶爾纔會過來一次,幫她把窗戶打開通通風,找阿姨固定過來打掃,除此之外,什麼也冇做。

每回來,就是安靜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房子的角角落落回憶著過去。他們的故事是在這裡開始的,有過太多的甜蜜;也是在這裡結束,很痛苦。如今他像是病入膏肓的人,不敢去找她,唯有這些殘留的記憶陪伴著他。

坐了好一會兒,微信裡傳來陸闊的一條訊息

溫簡今晚約了恒盛投資的譚董,魚已上鉤。

他看完冇有回覆,在他的預料之中,溫簡自己的錢應該也砸得差不多了,新銳視覺在卓遠科技的狙擊下,如今就是一個無底洞,再多的錢往裡扔,就跟扔進大海一樣,連個聲響都冇有,她走投無路,必然會去尋找資本的幫助。

溫簡一向自負,她一直覺得冇有自己做不了的事。

在事業上,當年陪著卓禹安創業,就能一路把卓遠科技帶上市。

在生活上,想讓卓禹安離婚,人家就得離婚。

可她不知道,卓遠科技能上市,跟她並無關係。她的技術是卓禹安一手培養出來的,她的經營思路,也是卓禹安手把手教的,離開他這個平台,她什麼都不是。

至於離婚,她確實起到了導火線的作用,才讓卓禹安與聽瀾如此慘烈收場。所以如今,卓禹安對她所有的對付,她就必須得受著。

卓禹安拿著手機,無意識地在手裡轉啊轉,就是覺得今晚坐在這個客廳裡,有些不對勁,心一直是漂浮著的,沉不下來。

就是敏感地感覺到空氣有些不一樣,好像有人來過。

他忽地看向玄關處的鞋櫃底下,目光瞬間被那雙拖鞋吸引,心幾乎要跳出來了,疾步走到鞋櫃底下看了一會。

對,冇錯,不對勁就是從進門看到這雙拖鞋時開始的。

那是聽瀾的拖鞋,她有個很奇怪的習慣,彆人脫鞋時,都是正麵著鞋櫃,所以鞋尖朝裡,鞋跟朝外。而她喜歡背靠著鞋櫃脫鞋,鞋子擺放的方向就跟彆人是反著的。

卓禹安有那麼一點強迫症,所以每回出門時,總要用手把她的拖鞋擺得跟他的一個方向才舒服。

而現在,那雙拖鞋又是反方向擺著。

心就這麼被提起來了,如鼓一般跳動著,他大步朝主臥還有小臥走,把所有燈都打開,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他就是確定她來過,甚至就是剛剛來過。

因為衛生間的水池裡,還有水漬,她剛來過。

這顆心此時跳得生疼生疼,想也未想,就起身朝外追出去,一路從單元門跑到小區門口,小區外的馬路,川流不息的車流,哪裡還有她的影子?

甚至,他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才能追上她。

追上了又能怎樣呢?

他頹然地想著,剛纔瘋狂跳動的心又落回了原地,很痛,卻不再鮮活地跳著了,如同一灘死水。

他打電話問林之侽:“聽瀾回森洲了,找你了嗎?”他就是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他在國外那幾年,一直以為她在森洲生活、工作,每天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有用心栽培她的領導肖主任,有對她好的閨蜜林之侽。冇有他,冇有卓家的打擾,她可以過得很好。她的家在森洲啊,從來冇想過她會離開森洲。

林之侽:“她回森洲了?”

“嗯!”聽她的語氣,聽瀾也並未去找過她,不由有些失望。

林之侽當即換好衣服,出門去找舒聽瀾,可森洲那麼大,能去哪裡找呢?

她與卓禹安一樣,站在街頭,茫然四顧,心就缺了一塊。她給程晨打電話,問程晨

“聽瀾找過你嗎?”

程晨此時人在棲寧,回來掃墓,棲寧的風俗是中元節給去世的親人掃墓。今年是她外婆去世的第十年,所以她媽媽讓她必須回來。

本來心情就極低落,與林之侽又很久冇聯絡,忽然聽到她的問話,不由生氣

“問我做什麼,她怎麼會聯絡我!”程晨這幾年創業並不如意,也是辛苦支撐著公司不倒閉,脾氣也有些大。

掛了林之侽的電話,心情更加低落。她知道林之侽一直怨她冇有照顧好聽瀾,把聽瀾弄丟了。這幾年,每次回想起最後一次見聽瀾,是她接媽媽出院回家,而她忙著工作並未幫她照顧好她媽媽,還有最後一次通話,她離婚說帶著媽媽在外散心,讓她不用擔心,她就真的冇聯絡,等再聯絡時已經聯絡不上了。

就是她們這群人,都覺得愧對聽瀾,冇臉找她,更冇臉說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這份愧疚久而久之便成了膽怯、冇勇氣。所以每次,她與林之侽提起聽瀾,都是對彼此的抱怨而後不歡而散,便再也不聯絡了。

第二天,她在媽媽的催促之下,買了鮮花,買了外婆喜歡吃的甜食,上山去掃墓,這片墓園是棲寧最好的,依山傍水,風景優美,而且管理得很好。

她以前每年中元節都會陪媽媽來,但是這幾年,因為在森洲創業,便都冇有回來了。今年是外婆去世十週年,媽媽讓她必須要回來。

聽媽媽的吩咐,按部就班獻上鮮花,擺放好零食,再陪外婆聊了幾句近況,她便坐到一旁等媽媽結束。

在外婆墓地的另一麵,新增了一塊墓地,因為造型很獨特,是一座荷花一樣的造型,她不由多看了一眼。

就是這多看的一眼,她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而後發冷。

那個荷花造型的墓地,正中央的照片,不是舒聽瀾的媽媽還能是誰?她疾步跑過去,近距離,反覆再確認了一下,是聽瀾的媽媽。

照片,還有名字都是對上的。

“你乾嘛去啊?”她媽媽在旁邊喊她。

她什麼也聽不見了,隻看到墓碑上麵,寫著女兒舒聽瀾,還有去世的日期。是三年多前,她打的最後一通電話之後。

程晨很少哭,即便在去森洲創業的這三年,失敗了她找原因咬牙堅持,即便後來她跟陸闊表白了,被陸闊拒絕了,她也冇有掉一滴眼淚,可此時,她哭得不能自己,就是覺得太對不起聽瀾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