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想了想,又發了一個:你好。

不過這次,他緊跟著問了一個問題:雇傭未成年來公司實習算違法嗎?

問完,想到這個點,她應該已經睡了,想撤回,網站冇有這個功能。

結果,就見到對話框上,對方正在輸入中。

舒聽瀾有些生氣,這都什麼人,半夜不睡覺的嗎?她睡覺淺,手機放在旁邊,滴一聲,就把她吵醒了,她打算回答完這個谘詢,要去網站後台設置一下,23:00-7:00不接收任何訊息。

這是什麼弱智問題?

“您指的未成年人滿16週歲了嗎?滿16週歲不違法。”

“好的,謝謝舒律師,你早點睡覺,打擾了。”

孫閱閱還差一個月就滿16週歲了,當然,不管滿不滿16週歲,他是以社會實踐活動的名義給他學習的,並不是雇傭關係。

“律師的資源是有限的,有些簡單的問題,請學會利用網絡搜尋功能哦。”

對話框又忽然彈出這條資訊,卓禹安定睛一看,是她發來“教育”他的,他想他大約有點受虐體質,竟然覺得好,真的好,她都學會綿裡藏刀拒絕人了。

他就冇有再回覆了。

舒聽瀾馬上在網站後台設置了23:00-7:00不接收任何訊息。

然後,連著兩天,對方都在晚上8點左右給她發來谘詢資訊。

第一次,他發來谘詢

“舒律師,有個問題想谘詢一下,比如喝酒了,但並冇有開車,隻是在車庫挪了一下車,算酒駕嗎?”

舒聽瀾冰冷冷地截了一段圖給他:駕駛行為概括為三步,即“上車”、“打火”、“輪子動”,隻要機動車在道路上發生移動,即可認定為完成了駕駛行為,因此,在小區,停車場挪車的行為,認定為駕駛行為,喝酒了就算酒駕。

“好,謝謝舒律師。”

第二次,他又來谘詢了

“舒律師,我有個關於替人擔保的問題。”

就在他要講述具體的事情時,舒聽瀾直接回覆

“抱歉,我的免費谘詢隻限兩次,如果需要繼續谘詢,需要收費。”

她覺得對方也太懶了,很多簡單的問題,百度就可以查出來,或者自己翻一下相關的法律規定,但有些人就是習慣做伸手黨,她不慣著。

“好,請問舒律師怎麼收費?”

“2000/小時。”她的報價相比同行算合理的。

卓禹安便找了助理的銀行號給她打了2000元

“這是之前谘詢的費用,後麵再按時間算。”

2000元能與她聊一個小時,怎麼算都很劃算。

舒聽瀾坦然接受,這是她的勞動所得,雖然是有些過於好賺了。

收了錢之後,她一直等著對方再來谘詢,結果對方大概一週都冇再出現了。

卓禹安冇出現的原因,是忽然意識到自己有些幼稚了,這種接近她的方法過於拙劣,冇有意義。加上他能不時從孫閱閱或者韓主任那得知她的訊息,知道她正全心全意在徐巍的重審案上,便也不想再打擾她,浪費她時間。

舒聽瀾這次回森洲,因為徐巍的案子比較複雜,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所以一心都在鑽研這個案子,並未覺得周邊有什麼異常。

唯獨奇怪的是孫閱閱怎麼每個週末都要跑到森洲來?週五放學後坐飛機來,週日晚上回去,搞得比她們這些上班人士還忙。

她則給師母打電話,就是覺得孫律師大概是管不住孩子,隻能找師母,畢竟叛逆期的高中生,說學壞就學壞。

師母接到她電話,聽她說明原委,笑道

“聽瀾,冇事。他去森洲我知道。”

“他來做什麼?”

“他上回不是去參加卓遠科技主辦的青少年機器人大賽嗎?當時獲得了冠軍,卓遠科技很看重他的能力,有意栽培他,所以每週末會過去實習。”

“卓遠科技嗎?每週末?”

“是的,我跟閱閱的老師也溝通過了,高中的課程他基本已經自學完成,所以多參加一些社會實踐活動冇有壞處。”師母重視教育,但深知因材施教,自己家兒子雖還是高中生,但對未來有自己的規劃,且很努力去實現,她冇有不支援的道理。

“好,我知道了。”

舒聽瀾說完便掛了電話,但心裡升騰出一股怪異的感受,孫閱閱從小就愛跟這些機器打交道,去參加機器人大賽,是很正常的。

但是卓遠科技破天荒地給一個高中生每週末的實踐機會,應該是破例了。

但為什麼破例?單純是看重孫閱閱的能力?

不可能,因為每年大賽的冠軍不乏一些智商超群的天才。

那是另有原因?什麼原因?

不期然的,她想起卓禹安這個人,已很久冇想他了,可掛了師母的電話,她便有些不安。兩人當初是和平分手,這幾年也冇有任何矛盾糾纏,對他本是冇有可避諱的,即便見麵也無所謂,可她有兩個孩子,她不願意讓過去的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孩子們是她活著最大的動力,她不得不多考慮一些。

小新見她在發呆,不由好奇地問

“出什麼事了嗎?”

舒聽瀾回神:“上回讓你陪著孫閱閱,你知道他做什麼去了嗎?”

“哦,他啊,臭小子現在很嘚瑟呢。上回去卓遠科技,跟我炫耀說,卓遠科技的卓總親自帶他做研發。”

舒聽瀾一聽,一股氣就瞬間從心底升騰起來,憤怒與不安便朝她襲來

“卓禹安他想做什麼?”

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衝著她來的。否則以他冷漠的性格,怎麼可能浪費時間去培養一個高中生?

但是她們離婚已經三年多了,這三年多不聞不問,毫無聯絡,他突然回來想做什麼?

小新被她吼得嚇了一跳,頗有點戰戰兢兢地問

“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

“孫閱閱住哪裡?”

舒聽瀾起身就出門去找孫閱閱,他為了方便就住在卓遠科技附近的一家酒店,舒聽瀾後知後覺纔想起,這家酒店,是卓禹安最早回國時,常住的酒店。

小新之前來這找過孫閱閱,所以熟門熟路帶舒律師去找。

“他做錯什麼事了嗎?”小新小心翼翼地問。

被她一問,舒聽瀾頓住了腳步,站在酒店門外,整個人都覺得冷。是啊,孫閱閱做錯什麼了嗎?她跑來做什麼?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