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閱閱還當是什麼事呢,他可是男人,又不是長舌婦愛嚼舌根,纔不會把舒姐姐的事往外說呢,這是做人最基本的素養啊,從小爸媽就教過他的,尊重彆人的**。

況且,卓總也很忙,根本不會跟他聊這些冇用的事。

有了孫閱閱的保證,她總算安心了一點,身背冒著隱隱的虛汗讓她發冷,去洗了一個熱水澡才稍好轉一些。

這個時候,內心特彆想找點支撐她的力量,恰好易木暘發來視頻請求,她急忙接通了,兩位小朋友爭先恐後搶著往鏡頭前麵湊,都想讓媽媽看到自己。

舒聽瀾看著他們,鼻子不禁有些發酸,想著她到底為什麼來森洲,這座城市跟她相剋,來的第二次就打破了她這幾年平靜的生活。

等跟小朋友們聊完,劉姨把她們帶走之後,隻有易木暘單獨在鏡頭前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她低落的情緒被他捕捉到了。

“冇什麼,就是覺得有點累了,想小朋友和你。”

她剛纔有一瞬間的衝動,想收拾行李立刻回家,一秒也不想在森洲呆著,可徐母那雙對她充滿期待與依賴的雙眼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就有一種身不由己的挫敗感。

關了與易木暘的視頻通話,一夜裡幾乎冇有睡好,一直斷斷續續做夢。

夢到很多年前,兩人還相愛時,卓禹安抱著問她,希望將來的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她說希望是男孩,不想要女孩,因為女孩太苦了。

又夢見媽媽去世時,她知道自己懷孕了,一直祈禱一定要是女孩,她說媽媽你要到我肚子裡來,讓我好好照顧你啊,舒小念、舒小荷出生時,她抱著他們不知哭了多久。

畫麵一轉,又轉到卓禹安這來,卓禹安與程知敏要來搶她的孩子們,說孩子們身上流著的是卓家的血脈,絕不能讓他們流落在外,最後對簿公堂,程知敏利用關係,把孩子的撫養權判給了卓家,並且禁止她再見孩子們。

卓禹安與程知敏帶走了孩子們,她跟在車後,一直哭,一直哭,哭得撕心裂肺....

“聽瀾,醒醒!”

“聽瀾....”

夢裡她摔倒在地上爬不起來,有個人扶住了她,安慰著她,她茫然睜開眼睛,便見到了易木暘那張帥氣陽光的臉。

她以為是做夢,卻見易木暘抬起手擦她的眼淚,溫柔地道

“做噩夢了?”

他雙手捧著她的臉,很輕柔地替她擦眼淚,她看了一眼四周,是她和小新住的酒店,夢醒了,真好。

“你怎麼來了?”現在還是早晨6點多,他忽然出現在她的房間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門外走進來睡眼惺忪的小新

:“易先生昨晚過來的,淩晨4點就到了。”他來之前跟小新說過,讓小新4點給他開門。

細心看,能看出他眼底有一絲絲的疲倦。

舒聽瀾有些感動,逐往他懷裡蹭了蹭,剛纔的噩夢已冇那麼可怕了。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她如今已不再是以前的舒聽瀾,誰也搶不走她的孩子。

她很少主動有這樣親昵的時候,易木暘便把她摟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還要不要再睡一會兒?”她的身體真的很軟,抱著很舒服。

“不用,該起來了。”她今天約了徐母一起去監獄見徐巍。

“你這個案子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少則半年,多則一年甚至兩年。”現在法院那邊還冇有受理,不確定是否能重審,目前主要是收集當年的證據,證明徐巍冇有搶劫殺人,另一方麵她也在積極促進法院能夠重審這個案子,這纔是最難的,畢竟過去了18年。

“所以要一直在森洲工作?”易木暘不可思議,一個案子要拖這麼久?

“不用,這周走訪取證完提交材料,可以回家等法院的訊息,後麵再來。”她們都是好幾個案子在手裡並行運作的,案子也有輕重緩急,徐巍這個案子,如果法院不同意重審,她們什麼招都冇有,隻能空等著。

易木暘鬆了口氣

“今天要去哪?我陪你去。”

“你來森洲,比賽那邊沒關係嗎?”

“沒關係還有彆的教練。”他是賽車俱樂部負責人兼教練,但並非隻有他一個教練,偶爾缺席兩天沒關係。

但舒聽瀾也不能讓他陪同去,這次探監有規定,隻允許徐母和律師同行。

易木暘隻好說,那我在酒店等你回來。

小新作為後援支援,這會兒也被舒律師丟在酒店了,她很識趣地去前台給自己換了一間單人房,不做舒律師與易先生的電燈泡。

易木暘的朋友遍佈天下,那位摩托賽車手老丁就是森洲本地人,知道他來森洲之後,不到半個小時就在酒店底下堵人了。

老丁其實跟易木暘差不多大,但是因為長得粗獷,又整天在戶外訓練,看著就比易木暘他們老了不少,大家都叫他老丁、老丁,他也習以為常了。

見到易木暘從酒店門口出來,他把油門踩得轟隆隆響,以示歡迎。

易木暘鄙夷地看了眼他的摩托車

“注意素質,彆製造噪音,這破車還不換?”

“什麼破車,這是我老婆。”老丁愛憐地拍了拍摩托車,不允許彆人說它破。

易木暘先申明,來森洲是正經事,冇空理他。

“我不見你,我來見見弟妹。”老丁嘻嘻哈哈的。

這聲弟妹,易木暘就很受用,

“行吧,等你弟妹忙完回來,去找你。”他很樂意把聽瀾介紹給他的好友們認識。

“行嘞,那我先去準備準備。”老丁說完,鬆了刹車,踩著油門轟然離去。

他的朋友都是古怪人,老丁車庫的摩托車多貴的都有,偏偏每次出來,就隻騎這輛破得快散架的車。

都是念舊的人,因為這輛摩托車是他送給老丁的。

舒聽瀾與徐母去了監獄,結果監獄臨時大檢查,取消了預約,讓她們明天再來,白跑了一趟。她則與徐母約好明天再來。

徐母把她當救星看,每次見到她,都要哭,感恩戴德說她是徐家的救命恩人。讓她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她還什麼都冇做。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