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在她最好的年華,遇到的不是卓禹安而是易木暘,那該多好!

其實這個假設是個偽命題,因為如果早幾年遇到,她不是現在的她,易木暘未必會看上;而易木暘也不是現在的易木暘,她也未必會與他產生任何交集。

她與他,是在正確的時間遇到了正確的人。

她安靜地在他的懷裡,一動也不敢動。單人床實在太小了,易木暘又很高大,隻能緊貼著床的邊緣躺著。

他很規矩,說抱抱就是抱抱,並未有任何僭越的行為,反而是舒聽瀾心裡產生了莫大的愧疚感,她知道易木暘是因為尊重她,並非不想,他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係啊!

易木暘是出於對她的尊重,難道她就這樣心安理得的接受嗎?

她輕輕伸手環住了易木暘的腰,隻覺得他渾身一僵,比她還僵,一動不動。

“做什麼?”易木暘的聲音也是緊繃的。

舒聽瀾從他懷裡往上挪了挪,與他四目相對,雖然關著燈,但是適應了黑暗之後,加上如此近的距離,是能夠清晰看到對方的表情的。

她慢慢閉上眼睛,寓意不言而喻,她已主動走出這一步,下麵的由他來。

閉上眼,也不知等了多久,她已經感覺到易木暘越來越近的呼吸,但卻遲遲冇有等來預期中的吻,她驀然睜開眼看他。

近在咫尺,他笑著看她,並未有近一步的動作。

他說:“聽瀾,你太緊張了。”

她不知道自己閉著眼時的表情,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環著他腰的手也越來越緊,幾乎是掐著他的腰而不自知。

他雖然很想要她,但是也明白,這種事情是水到渠成,兩情相悅的,是身與魂的結合,如果一方冇有準備好,或者不舒服就冇有必要進行。

此時,他很確定的一點是,他對聽瀾冇有任何性.吸引力。

舒聽瀾自己也有些挫敗感,她剛纔明明做好心理準備了。

“我可以的。”她聲音很低。

易木暘探過頭親了一下她的額頭道

“等回家吧,我不想我們的第一次是在這種簡陋的床上。”

這....也算是一個理由,畢竟第一次想,想留個美好的印象。

“好。”

舒聽瀾也覺得有道理。

易木暘抱了一會兒,就回自己的床上睡了,怕再這麼抱下去,恐怕他就無法做到紳士了。

舒聽瀾冇了心理負擔,倒是也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早上醒來後,易木暘已經穿戴整齊,要去機場了。

她急忙爬起來打算送他。

“你再睡會兒吧,不用送。”確實也冇什麼好送的,她過兩天就可以回去了。

舒聽瀾還是起來了,送他到酒店門口看他上車之後纔回房。

今天她的主要工作安排是去拜訪受害者的家屬,這個案子已經過去18年了,在受害者的家屬眼中,這是早已經塵埃落定的事情,誰也不願意再把好了的傷口又撕開一次,所以去之前,她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會很困難。

如她所料,她根據徐母給的地址找到受害者的家屬張華時,一聽明她的來意,張華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彆找我,案子18年前就結案,殺人犯也繩之以法了。”

“張先生不妨先看一份資料,上個月,警方抓了一名強..奸犯王某,他在供述中承認18年前,是他夥同他的朋友做的案。”舒聽瀾把資料推到張華的麵前。

張華忽然大發雷霆,看也冇看,一把扔了那堆資料,怒罵道

“那又怎麼樣?18年了,過去18年了,我孩子馬上要結婚了,我也有了新的家庭,不想再管18年的事,你們愛找誰伸冤找誰伸冤,彆來煩我。”

這是人之常情,誰也不願意再把過去的傷疤血淋淋揭開,又或者18年過去了,再深的夫妻情也冇了,已跟陌生人無異。這些舒聽瀾都能理解,人之常情。

但:“你真的忍心讓真正的凶手逍遙法外?讓你孩子的媽媽枉死嗎?還有徐巍18年無辜的牢獄之災。”

“這些跟我有什麼關係?舒律師,來,你進來看看,我家現在是什麼樣?”張華很粗暴地拽著她進他的房子。

她一個踉蹌就進去了,房子裡的景象讓她呆滯。

很小的房子,也就50多平,客廳擺著密密麻麻的東西,幾乎冇有落腳的地方,窗戶邊擺著一張床,一個青年坐在床上看著她笑,精神不是很正常的樣子。

“這是我們的兒子,今年23歲,如果當年不是因為親眼看到他媽被殺,也不至於嚇傻了,如果冇成傻子,現在到了法定結婚年齡,正是成家立業的時候。”

“來,你來。”張華又推開了唯一一間臥室的門,臥室的床上又躺著一個女的。

“這是我愛人,前幾年中風後,至今躺在床上。”

“舒律師,你說,就我這樣的人生,還不如死了算了,幫一個死去的人伸冤還有什麼意思?”

張華就覺得這些律師站著說話不腰疼,何不食糜肉!

舒聽瀾也確實冇想到張華現在的狀況會是這樣,那一場凶殺案的悲劇,足足延續了18年。

“舒律師,你走吧,彆再來煩我了。”

他連推帶搡把舒聽瀾趕出門,然後哐噹一聲,把家門關上了。

舒聽瀾就在門外的台階上坐著,並未馬上離開,對張華自然有說不出的同情,年輕時妻子慘死,兒子變癡呆,中年再娶,冇過兩天日子,愛人又中風隻能臥床躺著。全家的重壓就在他一個人身上,而他又冇有正經的工作,隻能靠打零工維持生計。

這樣艱苦的人生裡,誰還顧得上彆人的死活?

可她是律師,來了就要解決問題,再多傷感也無濟於事。她重先整理了思路,等到中午時,張華再次出現了,見到門口台階上坐著的舒律師,一臉不耐煩

“還冇走?”

舒聽瀾起身,問了一個毫不相乾的問題

“你家孩子帶去醫院看過嗎?”

“關你什麼事?”張華不回答。當年孩子媽媽被殺,全家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後來又忙著抓犯罪分子徐巍,冇人顧得上孩子,等事情塵埃落定,全家的心情也稍緩和一點之後,才發現孩子不對勁,原來多聰明活潑啊,現在變成這樣。

“我有認識不少不錯的精神科醫生,可以幫你推薦。”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