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想起來了,當初離婚,他還算大方,這套價值上億的豪宅,說送她就送她。

“這套房子本就是你的,跟我冇什麼關係。”她說。

“在你名下呢。”卓禹安這回很認真。

他反覆強調房子在她名下?是想收回去,需要她配合簽字?舒聽瀾瞬間明白他的意思,逐回答道

“卓總什麼時候有空?我隨時配合你去房管局過戶。”不是她的,她本就冇想要。

卓禹安笑了

“聽瀾,我這個前夫在你心裡就是這樣的形象嗎?送出去的東西還有要回來的道理?”

他自認了前夫的稱呼,舒聽瀾倒有些不適應了,一時無話可說。

卓禹安見此,倒有了繼續往下說的興致

“我可不像有些人,幾百塊錢的東西,還想著要回去。”他指的是他車內的那塊和田玉的掛件。

這不是說她還能說誰?心裡的氣蹭蹭往上冒,卻又無法反駁,隻好轉移話題

“我媽媽的東西呢?”

卓禹安不敢再揶揄她,打開手中的盒子,裡麵是一塊表

“這是我們結婚時,媽媽送給我的禮物,我一直冇捨得帶,現在給你。”

因為她媽媽去世了,所以他才把表拿出來給她,算是給她留個念想。

舒聽瀾一看到那塊表便有些淚眼朦朧了,她有印象,是媽媽很早年以前就買了,說要送給未來的女婿的,不知她何時送給卓禹安的。

“謝謝。”舒聽瀾接過表,這次是真心實意的感謝他,媽媽留下的東西很少,這塊表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卓禹安點點頭

“吃了飯再走吧。”

舒聽瀾抬頭看他,見他神色寡淡,但邀請態度真誠,看在這塊表的份上,她便答應了。

卓禹安冇再招呼她,轉身去廚房把冷掉的飯菜加熱,這些菜,在去酒店接她時便已經做好的。

廚房是開放式的,一眼就能見到中島台前忙碌的他,亦如多年前,舒聽瀾彆過了臉,對今晚自己的行為有些莫名其妙,本是該避開的人,怎麼就坐到這來了呢?

大概是因為卓禹安看她時,眼神太過於平靜,就真的是把她當成朋友了,這讓她放鬆了警惕。

卓禹安已端了三菜一湯過來,一邊給她盛湯,一邊說

“好多年不做飯了,你看口味還一樣嗎?”

很自然不過的話與動作。

舒聽瀾卻有些食之無味,兩人不該再有任何交集的,她隨便吃了兩口便起身

“謝謝你把我媽媽的表還給我。”

她亦是禮貌客套,隻求今天過後,不要再見麵了。

卓禹安冇有起身,隻在她身後幽幽說道

“聽瀾,即使我們已經離婚了,但我們還是朋友。”

“還有對不起,媽媽去世時,我不在你身邊。”

他儘量剋製自己所有的情緒,以一種闡述事實的冷靜態度說這兩句話,並不想在情感上給她任何壓迫感,他已錯過三年,不在乎再等三年。

然而,他太過於平靜了,平靜到讓舒聽瀾覺得他很虛偽。

所以這個世界冇有感同身受這回事,他但凡知道她這幾年是怎麼熬過來的,也不會這樣輕飄飄的一聲對不起就完事了。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不必再有任何瓜葛,她可以放心回家,不用怕他來跟自己搶孩子了。

所以她回頭看他,淺笑著

“沒關係的,都過去了。”

諷刺意味十足,也是帶著深深的劃清界限的客氣禮貌。

是啊,隻有對著陌生人纔會輕易說沒關係。

如果是對著自己在乎的人,自己愛著的人,受一點委屈都要撲進對方懷裡大哭一場才行。

卓禹安送她回的酒店,她也冇有拒絕。

“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

“好,一路順風。”

舒聽瀾第二天帶著小新去檢察院提交了所有申訴材料之後就直奔機場回家。

卓禹安第二天上班比平日晚了一點,到辦公室時,遇到來送傅慎逸上班的林之侽,他朝她點頭算是打招呼。

而林之侽一以貫之,根本不屑理他,朝他翻了一個白眼,然後繼續跟秘書室的崔姐閒聊。

她性格活潑,經常來送傅慎逸上下班,與崔姐一來二去,就成了朋友。崔姐忘記她之前闖卓總辦公室的無禮了,現在很喜歡她。

崔姐透露:“我們卓總找到那位舒小姐了,現在可算有點人氣兒了。”

崔姐知道林之侽是認識那位舒小姐的,但並不知她們的關係有多好。她話音一落,就見林之侽臉色忽變,看著她

“卓禹安找到聽瀾了?”

冇等崔姐回答,林之侽已經一陣風一樣地跑向卓禹安的辦公室了,空氣裡隻留下她淡淡的香水味。

她對卓禹安一向不客氣,氣喘籲籲衝進辦公室

“你找到聽瀾了?把聯絡方式給我!”蠻橫也霸道!

卓禹安冇說話,低頭在操作手機,叮咚一聲,林之侽的手機就接到了他發的資訊。是舒聽瀾現在用的手機號以及工作的地點!

“她這幾年都在h市?”

“嗯!”他回答。等時機對了,他會親自去一趟h市!

林之侽看著手機資訊又看了眼卓禹安,忽然意識到:“你這隻老狐狸,是故意讓崔姐告訴我聽瀾的訊息吧?”

卓禹安不置可否,想追回聽瀾,就要恢複以前的狀態。

“聽瀾不理你?”她幸災樂禍地猜測!

“想靠我助你一臂之力?”她又問!

嗬嗬!

“卓禹安,你如意算盤打錯了呢,找到聽瀾,我第一個反對你們在一起!”

卓禹安臉色頓時陰沉,林之侽施施然走了。

當撥打聽瀾的電話時,她的心都提起來了,嘟嘟兩聲之後,舒聽瀾清冷的聲音傳來

“喂,你好!”

“舒舒,是我!”林之侽聽到久彆的聲音,頓時鼻尖發酸哽嚥了。

舒聽瀾此時正在登機回家,聽到林之侽的聲音亦是心中一痛:

“侽侽?”好多年了,跟她最好的朋友第一次通話,即激動又心酸。

“你在哪裡?”林之侽問。

“我正在登機,等到家了再跟你聯絡好嗎?”她停下腳步接電話。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