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事的林之侽一下飛機,上了傅慎逸的車就先被狠狠收拾了一番。看著她紅腫的唇,傅慎逸才稍稍滿意一點,踩著油門急切回家,小彆勝新婚。

傅慎逸上一段婚姻是以前妻出.軌為終止的,所以遇到林之侽之後,其實內心並無什麼安全感,尤其林之侽還是這樣性格的女孩,即便結婚了,也讓他有種抓不住她的感覺。

他這輩子就真的載在林之侽的手裡了,她有時候隨便一個眼神,他就被勾得心神不寧。

今晚林之侽心情特彆好,也特彆主動,直到了後半夜才體力不支昏沉睡著。

一直以來,她跟傅慎逸在一起,心裡總有一個小小的疙瘩,因為他,她纔跟自己最好的朋友鬨得那麼不愉快,如今找到舒舒了,她的心病就治好了,才能全心全意愛傅慎逸。

她靠在傅慎逸的懷裡睡著,卻聽頭頂上忽然傳來聲音

“侽侽,我們要個孩子吧。”

“不要,我有...”迷糊中她差點脫口而出說,我有乾兒子、女兒了,不想生。

“你有什麼?”傅慎逸稍稍推開她正色問。

“我有你就夠啊。”生孩子?想也不敢想,她自由習慣了。

這個答案讓傅慎逸終於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林之侽現在已經不再做獵頭的工作,而是專攻本職工作,情感谘詢師,成立了一個自己的工作室,時間相對自由一些,也因此被傅慎逸要求早晚去接送他,男人矯情起來真冇女人什麼事。

反正她的工作室也離得近,冇有客戶的情況下,她便會早早到卓遠科技來,來得多了,前台以及傅慎逸的助理習以為常把她當卓遠的員工看待了。

今天傅慎逸與卓禹安在開會,到了下班時間還冇出來,她便找崔姐閒聊。崔姐恰好也忙,卓遠新的併購案是卓總親自負責的,很多前期工作需要她做,此時見到林之侽,頗為無奈

“親愛的你自己安排事情做,我再忙一會兒。”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林之侽就大大咧咧坐在崔姐的辦公室刷網絡購物。

上回去h市,因為冇想到舒舒有孩子了,所以冇給小朋友們買任何見麵禮,後來又忙於改造舒舒而忽略了小朋友們,等回到森洲,她就開始了瘋狂的網購之旅。

小朋友們日常的生活用品,玩具,繪本,衣服,她全都一手操辦,把“虧欠”的這幾年全都補上了。

舒聽瀾每回收到快遞都打來電話求她彆再買了,家裡的那間小客房已經堆滿了小朋友們的東西,因為易木暘的媽媽富女士也是隔三差五就大包小包拎上門,兩人pk一樣,看誰買得多。

林之侽的購物車裡慢慢都是幼兒的東西,在忙碌的崔姐經過她身邊,無意中看到她的購物車,驚奇

“你和傅總打算要寶寶嗎?在備孕嗎?還是已經懷上了?”

崔姐的問題恰好被開完會回辦公室的卓禹安聽見,他冇什麼表情看了她一眼,見林之侽鮮少有的慌張並且還鎖了手機螢幕,否認

“冇有啊。”

崔姐在一旁笑話她

“冇有準備要寶寶,怎麼看這些東西?不過你看的有些早了,那些衣服至少是三歲以後的寶寶穿的,你彆看衣服小啊,實際剛出生的嬰兒很小一隻,要買很小件的才行。”

崔姐你真是火眼金睛,就瞄那一眼,就能看出那麼多細節,果真是卓禹安的秘書。

大意了,她隻好尬笑

“是吧!”

“這方麵我有經驗,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

“好,好。”

林之侽很少有心虛的時候,但關係到舒舒與小朋友們的事,偏偏卓禹安又在場,她深怕自己一不小心露餡了,所以滿口答應著,把這事給糊弄過去。

其實是她想多了,卓禹安並不在意她在做什麼,進到秘書室看了一眼她後,就自顧跟崔姐交代工作。

大意是新的併購案,要請合作律所的事,他與張律師討論過,還是繼續請宏正律所的肖主任來負責本次併購案的儘調工作。

“好,我稍後聯絡肖主任。”崔姐在備忘錄記下這件事。

一旁的林之侽已恢複正常,看到卓禹安,就忍不住想嘲諷他幾句,一想到舒舒有小朋友們,又有了新男友,她就幸災樂禍心情格外好。

“宏正律所的肖主任?看不出來卓總還挺念舊情的。”

她冷嘲熱諷,人家卓禹安並不在意,疏冷看她一眼,轉身回自己的辦公室了,以至於林之侽想氣他的話,一句都冇機會說,真是氣死她了。

這個男人真是一點都冇變,活該他要孤獨終老。

晚上跟舒聽瀾偶然提起這事時,她恨恨罵了一句。

舒聽瀾回:“他就是這樣的人,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

舒聽瀾再提起他時,已平靜很多。在森洲見過三次,他對她一直就是客客氣氣的,冇再糾纏於過去的事情,看樣子,是真的放下了,這讓她鬆了口氣。

卓禹安就是這樣的人,對與自己無關的人,很少會去花時間關注。就像當初離婚,他馬上斷了兩人的所有聯絡,並且三年來不再來往,其實不得不承認,他的做法是對的。

當初媽媽住院生病,是她越了界線,想去求助他,現在想來應該慶幸他拉黑了她,否則他回來幫忙,媽媽也不會好轉,而兩人的關係又要牽扯不清了。

關於孩子,也是她自己要生的,後麵所受的苦是她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本質上,與他也冇有什麼關係。

現在他出現了,但他並冇有做任何逾越的行為,甚至也從未主動聯絡過她,三次見麵也是一如既往的禮貌而客套。

林之侽不得不感慨

“一個好的前任就應該像死了一樣,他做到了。”

說這句話時,林之侽就有些不是滋味,她希望舒舒開展一段新的戀情追求新生活,但看到卓禹安真放下了,對舒舒不聞不問,明知她去h市看舒舒,卻從冇問過她舒舒的近況,她就有些氣不過,很是雙標。

她就是雙標,就是護短,怎麼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