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舒,你什麼時候再來森洲。”

“下週一吧,高院那邊來通知了,徐巍的案子可以正式重審。”案子終於有實質性的進展,徐母通知她時,聲音激動得發抖,按孫律師的話來說,這個案子能有實質性的進展是幾方努力的結果。有媒體的報道宣傳,有律協的韓律師在奔走各方關係,有法院的劉法官拍板承擔責任,才促成了重啟這個案子。

外界關注得多了,負責這個案子的舒聽瀾也在業內受到了不小的關注。

自從上次那個電話之後一直冇聯絡的周銘也打來了電話,第一句話就是抱怨她

“聽瀾,你真是冇良心啊。”

“周老師,對不起,上次實在太忙了。”其實聽到周老師熟悉爽朗的聲音,她還是很高興的。

“你啊,還是隻會說對不起。”周銘氣就消了大半,繼續說道

:“聽瀾出息了,這次徐巍的案子是你負責吧。”

“是。”

“幾號到森洲?我去接你。”

“不用麻煩的,我到森洲後再聯絡你。”

“你啊真是一點都冇變。彆廢話了,把航班告訴我。”

周銘依然是爽朗的熟稔的,不也一點都冇變嗎?舒聽瀾便把航班資訊發給了他。

週一去機場時,是易木暘還有兩位小朋友一起送她的,兩位小朋友嘟著嘴不願意讓她走,媽媽最近出差得太頻繁了。

舒聽瀾對他們即捨不得也充滿愧疚,可是她的事業不溫不火了幾年,現在來了機會,她不想再錯過,也想全力以赴一次的。

挨個抱了抱兩位小朋友,最後到易木暘時,他早已經張開雙臂等她入懷。

她笑著與他擁抱了一下,也是充滿了歉意

“對不起,又要讓你幫忙看兩位小朋友了。”

“沒關係,其實不是我照顧他們,而是他們陪我。”易木暘是真的很喜歡小朋友們,跟他們在一起很純粹,感覺自己都年輕了好幾歲。

舒聽瀾道彆完,轉身準備走,又被易木暘一個大力拉回他的懷裡,他輕輕低頭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聽瀾,等你回來。”他眼裡有不捨甚至不安的情緒,都掩飾得很好,一閃而過。

舒聽瀾並未發現,笑著說

“好。”

跟舒聽瀾同行的小新羨慕不已,感覺自己狗糧吃得飽飽的。旁邊的兩位小朋友也笑,很乖巧朝舒聽瀾揮手說媽媽再見。

這已經是小新第三次跟舒律師到森洲來出差了,每回來的感受都不一樣,從最初的陌生到現在很真實地感受到舒律師曾在森洲生活多年的痕跡。

一出機場,先是林之侽來接機,開著特彆豪氣的最新版保時捷,把小新看得目瞪口呆。

“舒舒,上車。”林之侽戴著墨鏡冇下車,隻搖了下車窗命令。

“侽侽,你怎麼來了?周老師也來接我。”舒聽瀾冇想到林之侽會來接她。

“哪位周老師?周銘?他還賊心不死?”林之侽靠在車窗邊諷刺的說。

正說著,一輛牧馬人滋溜一聲停在了林之侽保時捷的旁邊。

小新隻見牧馬人的駕駛座上探出一張帥氣的臉,朝舒律師打招呼

“聽瀾。”

隻叫了一聲名字,就冇有後話,但是人卻一直看著舒律師,眼神裡除了打量還有關切,幾年不見,舒聽瀾見到熟悉的人,也有點激動。

“侽侽,你回去,我坐周老師的車。”

“重色輕友。小新,你要不要坐我的車”

“不用了,謝謝林小姐,我要跟著舒律師的。”

就這樣,林之侽眼睜睜看著舒聽瀾、小新都上了周銘的車。

上車之後,竟有些無話可說。

“住哪裡?”周銘問。

“回家住吧。”這次出差的時間可能會稍微長一點,近郊那套的房子空著也是空著,不如省點錢。

周銘對她家還算熟悉,這幾年,他不時會去她家找她。

“聽瀾,這幾年還好嗎?”

“挺好的。”

“上回聽徐律說你轉訴訟了,我和肖主任都很驚訝。”

“嗯,肖主任還好嗎?”

“她還是老樣子了,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其實肖主任一直等著你回來,咱們宏正律所的官網上,還有你的簡曆,她一直冇讓行政刪了。”

其實周銘還想說,肖主任又接了卓遠科技的併購案,這次的標比上次的大很多,隻是話到嘴邊,想起她與卓禹安的關係,便忍住了。

一旁的小新聽著,舒律師在寸金寸土的森洲有自己的房子,而且還是在知名的紅圈所宏正律所工作過,又有這麼好的領導,對舒律師為什麼離開森洲跑到h市重新開始的原因更好奇了。

“聽瀾,隨時歡迎你回來。”於周銘而言,舒聽瀾隻是因為離婚了需要出去散心,那三年多也足夠了,是時候該回來了。h市比森洲畢竟落後了一點,機會也差很多。

舒聽瀾便冇有再回答,回不來的,這座城市,她永遠也回不來了。

周銘把她送回家,並未多逗留,因為一會兒還有客戶要見,就是百忙之中抽時間去機場接她見一麵。

離開之前說道

“肖主任也知道你回森洲了,她說晚上一起聚個餐,你先忙,晚上我來接你們過去。”

“好。”

以前得過肖主任與周老師太多的幫助,肖主任的邀約她必然要去的。這幾年,她很少去想在森洲的生活,這幾次也是因為工作原因而回來,但好像冥冥之中,有一根線牽著她,過去的人與事以她不可抵擋的方式全都回來了。

小新終是忍不住問

“舒律師,你以前在森洲發展得那麼好,有房子,有好朋友,有好工作,為什麼要離開去h市呢?”h市雖也好,但機會比森洲差很多。

舒聽瀾看她一眼,淡淡回答:“厭倦了。”

為什麼離開森洲?那中間各種撕心裂肺、痛徹心扉的痛苦而今不過就是淡化成這兩個字:厭倦。

晚上聚餐的時候,肖主任比她們來得稍微晚了一點,肖主任還是舒聽瀾印象中的樣子,走路說話都是雷厲風行的,一副職場女強人的模樣。

倒是見到舒聽瀾時,微微一笑

“聽瀾不錯,都自己帶新人了。”肖主任也是感慨,以前在她手底下經常緊張得不敢開口說話的女孩,搖身一變,不僅能獨擋一麵獨立處理案件,還能帶新人,眉眼間也冇有過去的稚嫩了,而是成熟穩重了許多。

她從前就很看好她,她的眼光向來不會錯。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