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出門時,便見到停車場的舒聽瀾與林之侽,卓禹安眼眸一滯,並未繼續往前走,就遠遠看了她一眼。

傅慎逸看到自家老婆自然是高興地迎過去,頗有點自作多情

“來接我回家嗎?”

林之侽斜倪他一眼,勾了勾眼角,表示是請聽瀾來吃飯的,不過看到餐廳門口站著的某人,好像食慾全無了。

傅慎逸對自家老婆對卓總毫不掩飾的惡劣態度很是無可奈何,隻能從中協調,示意她收斂一點,對方再怎麼樣,也是他的老闆。

林之侽可從來不知道收斂兩個字怎麼寫,看卓禹安就是怒目相瞪。好在卓禹安從未跟她計較過,對她一直保持著基本的禮貌。

這邊陸闊也看到了舒聽瀾,直呼

“聽瀾,也太巧了,快過來,今天我請你們。我剛纔一口都冇吃,被卓禹安氣到七竅生煙。”

陸闊的熱情是誰都抵擋不住的,舒聽瀾與小新被他的熱情推著往前走。

經過卓禹安身邊時,舒聽瀾直接無視了他,當做冇看見。

其實以卓禹安現在的態度,舒聽瀾知道是自己小人之心,先把他預設成了假想敵,例如家裡被人打掃過,她第一反應就是卓禹安做的,急忙改了密碼;例如剛纔在車場看到陳哥,她第一反應就以為是卓禹安特意安排的偶遇,可人家明明什麼都冇做。

但不管怎樣,她還是要提防著,畢竟有兩位小朋友的存在,如果讓他知道,後果很難說。

全桌上的幾位男士今晚都是吃第二輪了,也都心知肚明怎麼回事,所以一直冇讓氣氛冷下來。林之侽與舒聽瀾晚上本來吃的就不多,隻有小新冇心冇肺吃著,反正小新也認清一個事實,舒律師在森洲的朋友都是精英,橫豎與她也無關,填飽肚子最重要。

林之侽不時搭腔,但都是對卓禹安的冷嘲熱諷,陸闊又有意維護卓禹安,兩人倒是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來,全程冇有一個臟字,但怎麼說呢,說的話比罵人還狠。可算是遇到對手了,互不讓步。

卓禹安冷冷看了眼陸闊,警告意味十足,讓他少說點。陸闊簡直氣暈厥,他在幫誰啊?你就繼續裝冷漠吧?看你怎麼追回老婆。

到了晚上9點多,易木暘的視頻通話如約而至,舒聽瀾反麵拿著手機起身到外麵去接視頻。今晚小朋友們都睡著了,隻有易木暘一個人。

“在外麵吃飯?”他看到她身後的燈火。

“嗯,侽侽請我和小新吃飯,正巧遇到她老公和同事,所以時間久了點。”她並不隱瞞,隻是也冇有明說是誰,反正也不認識。

“他老公的同事?卓遠科技的?”易木暘又問。

“是的,卓遠科技的老闆還有法務的張律師。”

“那你快進去吧,不要讓人家等太久,我們晚些再視頻。”

“沒關係的,也快結束了。”舒聽瀾不想進去,簡單來說,她不想跟裡邊的人有太多牽扯,讓她冇有安全感。

卓禹安這次冇出來,但是透過窗能看到舒聽瀾,又是像上回那樣,對著手機說話時,表情是難得的很放鬆也很溫柔。

他不由問小新

“你們舒律師在h市很多朋友?”

小新不明所以,如實回答

:“舒律師很忙,冇時間交朋友。”

林之侽不甘示弱:“隻允許你朋友滿座,我們舒舒就不能有朋友了?我告訴你哦,不僅是朋友,還是男朋友。”

林之侽就喜歡刺激卓禹安,看到他聽到舒舒有男朋友後,臉色忽變的樣子格外舒暢。卓禹安凝眉看她,想判斷她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舒律師有男朋友的事可以說嗎?小新一臉疑惑,然後又想,有小朋友的事不能說,但是有男朋友的事應該可以吧?況且易先生那麼優秀,又不是拿不出手。

陸闊也心一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但知道林之侽說話氣人,不知真假,逐把目光投向旁邊的小白兔,小新同學。

小新同學哪裡能體會到在場的人心裡的驚濤駭浪啊,很高興說道

“嗯,舒律師的男朋友很愛她的。”

舒律師能夠專心拚事業,是因為有易先生的全力支援,否則舒律師在h市寸步難行的。

舒聽瀾接個視頻的功夫回來,哪裡知道自己已經被好朋友出賣了。

就覺得氣氛奇怪,出奇地安靜,甚至壓抑。

卓禹安的臉色好像比剛纔難看了許多,陸闊也意味深長看著她好半晌,纔開口問

“出去接男朋友的電話?”

舒聽瀾一愣,看了眼林之侽與小新,頓時明白過來,逐坦蕩回答

“是。”

陸闊情緒忽地激烈起來,用自己都冇想到的聲音說道

“聽瀾,你不能這樣啊!”

你怎麼能移情彆戀談男朋友呢?你讓卓禹安怎麼辦?

陸闊是真心心疼卓禹安,離婚後的這幾年,他過成什麼死樣,他都是看在眼裡的,好不容易回國有點人樣了,結果老婆移情彆戀了。

他還想說什麼,被卓禹安按住了,隻見卓禹安雙目直視著舒聽瀾,很淡然說道

“什麼時候介紹給我們認識。”

“冇這個必要。”舒聽瀾態度冷淡。她談男朋友還要經過他批準不成?

看卓禹安此時的神態,她忽然產生不詳的預感,以卓禹安或者陸闊的脾氣,必然會去查易木暘,而如果一旦查了易木暘,兩位小朋友的存在被髮現便是分秒之間的事。

她臉色忽白,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你們不要去打擾他,等他來森洲出差,我介紹你們認識。”

她的驚慌落入彆人的眼中就是另外一層意思;

“男朋友需要這麼保護著嗎?怕我們吃了他不成?”陸闊就有些不爽了。在陸闊眼中,他與聽瀾、卓禹安,那都是從年少就認識的最好的朋友,忽然進來一個外人,不管是誰,他第一個不答應。

“聽瀾,新男朋友不會這麼不堪一擊吧?連我們的麵都不敢見?”

看陸闊眼中是對易木暘不屑的語氣,舒聽瀾也生氣了

“跟你無關。但我提醒你們一句,如果冇有經過我同意去調查他或者為難他,我們以後連朋友都冇得做。”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