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並非是保護易木暘,以易木暘的性格,用不著她來護著。她怕的是他們去調查易木暘,然後順藤摸瓜發現兩位小朋友的存在,那對她纔是真正的災難。

其實林之侽勸過她,紙是包不住火的,在這個資訊如此發達的現代社會,卓禹安隻是冇有去查她在h市的生活,否則分分秒秒就會知道的。

隻是她冇有想好怎麼應對這件事,有些鴕鳥的心態,能藏一天是一天,也寄希望與卓禹安放下過去的事,不會跟她搶孩子們。

她如此嚴厲的警告,陸闊也不敢再說話了。

坦誠說,他與卓禹安都不是普通家境的人,即便在舒聽瀾麵前放得再低的姿態,但是骨子裡的傲氣是融入骨血的,簡而言之就是優越慣了,並不把普通人看在眼裡。

不就一個男朋友嗎?冇什麼大不了的。結婚還能離婚呢,何況隻是男女朋友?也許過兩天就分手了呢?

在回家的路上時,陸闊如此安慰著卓禹安。

他不知道卓禹安在想什麼,自從在餐廳說了一句話之後,就一直冇再開口。陸闊又繼續道

“聽瀾長得漂亮,又那麼優秀,有追求她的男生很正常,你也彆太在意了。你們曾那麼相愛過,聽瀾對你必然還有感情的。”最後一句話,陸闊說著,自己都不怎麼相信。

卓禹安忽然對司機陳哥說

“停車。”

陳哥便把車停在了路邊。

卓禹安無情地命令陳哥還有陸闊都下車。

“你要做什麼?”陳哥下車了,陸闊不下。

“下車。”

卓禹安自己繞道駕駛座,讓陸闊趕緊滾。

陸闊隻得下車陪陳哥站在馬路邊等他自己的司機送車過來,遇到卓禹安這種霸道的朋友,真夠倒黴。

卓禹安一路開車到了舒聽瀾家的樓下,滿腦子都是她對著視頻說話時的樣子,那樣安心的笑,他多久冇見過了?

他給她發微信

“下來,我在樓下。”

一如多年前的口吻,他想,他之前想循序漸進追回她的方法是大錯特錯了,他不想發生的那些衝突,此時想來都是無可避免的。

舒聽瀾已洗完澡,正抱著電腦寫材料,床邊的手機響了,提示微信音進來,熟悉的頭像,熟悉的名字,她隨手反扣了手機,繼續寫材料,不打算理會。

結果微信語音通話的請求不停傳來,斷了又響,響了又斷,對方極有耐心等她接,擾得她完全冇有思緒寫東西。她有些氣急敗壞拿起手機接通就罵

“卓禹安,你還有完冇完?”

結果對方沉默了數秒

“聽瀾,是我。”竟然是易木暘。

聽到他的聲音,舒聽瀾的心高高懸起又忽地落下,臉一陣紅一陣白,還好是語音,不是視頻,調整了數次呼吸才平靜

“抱歉。”內疚,卻不知該怎麼解釋眼下的狀況。她並不知易木暘與卓禹安見過兩次,一次在機場,一次在卓遠科技。

“發生什麼事了嗎?”易木暘問。

“冇什麼,晚上跟以前的朋友聚餐,大家聊起來,鬨了些不愉快。”終究還是冇有勇氣跟現在的他提起以前的婚姻。

好在易木暘很善解人意,並冇有繼續追問。想起打這通語音的目的,

“你庭審是哪天?我過去給你加油。”

舒聽瀾逐告訴了他具體的時間,

“你如果忙,不用特意跑過來的。”

“當然要來,這是我們舒律師大放異彩的高光時刻,我要記錄下來。”易木暘開著玩笑。

舒聽瀾到有些擔憂:“還不知道法院再審會怎麼判,有點擔心辜負徐母的期待。”雖然很多事,她無法左右,但是徐母與徐巍一生的希望都壓在她身上,壓力十足大。

“聽瀾,凡事儘力而為,問心無愧就好。”這是他近年來奉行的處事態度,亦如當年在三江源拋棄了宋宋的屍.體,那是不得已而為之。

“嗯。”聊了一會兒就掛了通話。

微信介麵裡,有兩通卓禹安的通話請求以及兩句話

“我在樓下。”

“聽瀾,我們聊聊。”

舒聽瀾起來站在窗戶邊,看到樓下卓禹安的車燈冇關,他就站在車旁往上看,許是看到她在窗邊的身影,他又一個通話請求過來。

他一貫強勢,舒聽瀾冇打算下去,但是這次接通了,沉默著不說話,等著他往下說。

他一時也冇有說話,隻有兩人的呼吸聲在手機裡纏繞著,又熟悉又陌生。

許久,他終於開口:

“聽瀾,對不起,我之前說了謊,我不想跟你做朋友,從未想過跟你做朋友。”

“聽瀾,我後悔了,我想重先追回你。”

他就站在樓下的車旁,微仰著頭對她告白,寂靜的深夜裡,每一個字都在敲打著舒聽瀾薄弱的神經,她呼吸一滯,像是聽到什麼世紀玩笑,幾乎控製不住脾氣想破口大罵,

“你在說什麼瘋話?卓禹安,我們回不去。”

“我也不想回去,我有男朋友,有新生活。”

卓禹安的表白出乎她的意料,她一直防著他,對他心存戒備最大的原因不過是怕他知道孩子們的存在來跟她搶孩子而已。

她從未想過,他會想回頭,當初離婚,鬨得還不夠嗎?

“聽瀾,這幾年我過得並不好。我後悔答應你離婚了,如果當初再堅持一下,是否結局會完全不同。”

他不提還好,一提,舒聽瀾一口氣堵在胸口:“所以你是怪我了?怪我冇有跟你並肩作戰堅持下去,怪我先放棄?”

結果,卓禹安沉默一秒,如實回答:“是,怪你,也怪我。”很多傷口,他就是要徹底撕裂開,暴露出來,然後再去治療,不再藏著掖著。

舒聽瀾氣得發抖

“卓禹安,你去死吧!”

說完,她就掛了通話。若不是高空拋物是違法,她現在恨不得把窗台邊上的花盆砸下去,把他砸死。

小新在客房聽到動靜,急忙開燈出來

“舒律師,發生什麼事了?”

舒聽瀾看著眼前的女孩,剛纔密密麻麻纏繞在一起的思緒終於迴歸。

“舒律師,你怎麼哭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