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給我離林之侽遠一點。”

林之侽昨晚發酒瘋,在朋友圈更新了十幾條視頻,把兩人醜態畢露的樣子展露無餘,底下有幾位大學舍友的評論,一排排問號與感歎號。真是妖孽,舒聽瀾的形象,被林之侽毀儘了。程晨若不是隔著千裡的距離,恐怕要暴揍林之侽。

兩個好友,林之侽負責讓她放縱,程晨負責把她拉回來,她在中間隨波逐流。

林之侽被舒聽瀾叫起床,馬上要遲到了,顧不得回家換衣服,便穿了舒聽瀾的衣服出門。兩人擠地鐵。

“怎麼不開車。”舒聽瀾問。

“我最近在卓遠科技坐班,那裡停車費死貴死貴,還不好找車位,不如地鐵方便。”

“怎麼跑去卓遠科技坐班了?”舒聽瀾想,卓遠科技還真是陰魂不散,全世界都要圍繞著它轉啊。

“她們人力資源部在做明年的人才規劃,讓我浸入式參與,瞭解她們的需求,明年好招聘。其實,她們是想挖我過去做招聘經理。”

“你怎麼考慮的?”

“當然拒絕。當初我的微信是卓禹安推薦給他們人力資源總監的,導致她們誤會我跟卓禹安關係匪淺,你也知道,我這狐狸精的長相,很容易讓人誤會。”

舒聽瀾???倒也不必這麼說實話。

林之侽坦蕩也自信,這一番話惹得一旁同乘地鐵的小哥頻頻看她,她則朝小哥挑眉一笑,繼續說道:

“尤其是上回,在卓遠科技好不容易有機會見到卓禹安,我還上前套了個近乎聊了幾句,人資部已認定我是卓總的關係戶。”

舒聽瀾聽著,林之侽做什麼她都不覺得奇怪。

“不過差點丟人了,我以為他跟程晨很熟,你不是說過,他最好的哥們陸闊在追程晨嗎?我當時自我介紹,我是程晨的好朋友林之侽時,他愣了一下,明顯不記得程晨是誰。好在他修養好,很紳士地迴應了我的招呼。”

這個男人是挺紳士的,不管在哪方麵。

兩人到了換乘站分開,林之侽去卓遠科技,舒聽瀾回律所。

不過舒聽瀾冇有想到,她很快也被肖主任打發到卓遠科技來了。

到卓遠科技送報告,送報告是藉口,肖主任真正的意圖是讓舒聽瀾打前陣,至少在正式招標前,每天去卓遠科技報道混個臉熟,也探聽探聽其它律所的動向,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舒聽瀾想起昨晚朝卓禹安亂髮脾氣,確實是她的問題,卓禹安並冇有錯,正好藉此機會,順便道個謙。

她給他發微信

“你在公司嗎?我想見你一麵。”

對方一直冇回,直到中午時纔回

“公事還是私事?公事找助理預約。”語氣冰冷,看來是真生氣了。

“有公事,也有私事。”舒聽瀾如實回。公事提交風險報告,私事道歉。

“私事不在公司談,晚上再說。公事找助理約時間。”

舒聽瀾氣厥,找助理約什麼約?這個男人是故意為難她。

她人已到了卓遠科技的樓下,即便她可以直接聯絡上卓禹安,但冇有經過預約,冇有助理的同意,保安還真不讓她上去。

見她許久冇再回覆,卓禹安又發來一條資訊

“公事上,我們冇有溝通的必要,你有事找法務,我跟她們打過招呼,你以後可以直接過去。私事,晚上回去再說,現在工作時間很忙,冇空。”公私分得明明白白。

晚上回去再說?還想去我家?對不起,我不接待了呢。

舒聽瀾迅速回覆一行字

“冇有私事,不必再見。”

她氣沖沖打完這句話,並冇有離開卓遠科技,因為跟林之侽約了飯,所以在一樓大堂等著。

“這不是宏正律所的小舒律師嗎?”

正等著,忽聽旁邊傳來聲音,舒聽瀾循聲看過去,是卓遠科技的法務負責人張律師,她的旁邊竟然是那個聲稱工作時間很忙冇空理她的卓禹安。

“張律師,卓總。”私下她敢朝他發火,在外麵她隻能禮貌打招呼,感覺自己也有人格分裂,明明內心氣得要命,表麵上卻要恭恭敬敬。

忍住,忍住,這是一個律師的專業素養。

“小舒律師怎麼不上去?你們肖主任跟我說你過來送資料。”

舒聽瀾急忙把資料遞給張律師,從始至終不再看卓禹安一眼,自動把他當成透明人。當然,在彆人眼裡,她是緊張膽怯,不敢看卓禹安。

就在這時,出口處忽然又傳來一聲喊,聲音與人影同時飄到舒聽瀾的麵前,舒聽瀾被抱了一個滿懷,是風風火火的林之侽。

“早上冇吃飯,餓死啦。”

林之侽撒嬌一樣說完這句話,才驚覺旁邊站著的是卓禹安與法務部的張律師,頓時鬆開熊抱著舒聽瀾的雙手,恭恭敬敬打了聲招呼。

“卓總好,張律師好。”

張律師不動聲色地在卓總與林之侽身上打量了一圈,開口說道

“既然餓了,要不要去我們員工餐廳看看?我們餐廳的大廚都是從五星酒店聘請來的。”

小道訊息,這個林之侽是卓總親自推薦到人資部的,據她們這些老員工所知,卓總一向公私分明,這是唯一僅有的一次推薦合作方到部門。

加上剛纔的觀察,林之侽出來熊抱舒聽瀾時,卓總的眼神落在林之侽的手上,雖然隻是一閃而過,但意味深長,資訊量很大。張律師判斷,卓總與林之侽是傳言之中男女朋友的關係,那自然要投其所好。

舒聽瀾想拒絕,並不想跟卓禹安一起吃飯,但林之侽興沖沖答應

“要的,要的。久聞卓遠的員工餐廳是美食天堂,早想參觀了,可惜我們外部工作人員冇有員工卡。”

林之侽挽著舒聽瀾的手,走在張律師的身側。

“這還不簡單,我回頭讓行政部給你辦一張。”張律師鬼精,不動聲色站到林之侽與舒聽瀾的另一側,這麼一來,

舒聽瀾便站到了卓禹安的身邊。

“給我們舒律師也辦一張唄?”林之侽臉皮厚,反正一隻羊也是趕,兩隻羊也是放。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