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唇角噙著笑看她,一副篤定的模樣,舒聽瀾就生氣,更氣後座不爭氣的小新,以後再也不帶她出來了。

咬了咬牙一骨碌鑽進副駕駛座,然後自己想拉車門關上,但卓禹安在外麵也拉著把手,她在裡麵拉不動。

她使勁,他在外也使勁,拉鋸戰一樣。

“鬆手!”終於繃不住脾氣吼了他一聲。

卓禹安笑,幫她把車門關上,自己再繞到駕駛座。

一路上,兩人都不說話,隻有後座的小新像是病死垂中驚坐起,忽然坐在正中間,身子探到前麵去,左看卓禹安,又看舒聽瀾,一臉迷茫,然後又往後倒,迷迷糊糊說道

“舒律師,我就知道你和卓總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她含糊的聲音傳來,車內的氣氛頓時尷尬。

舒聽瀾怕她再說胡話,急忙開口跟卓禹安說話轉移話題。

“韓主任、劉法官,都是你提前打過招呼的?”

這次徐巍的案子能夠重審,她就覺得太順利了,直到今晚慶功宴,看到他們對卓禹安的態度,她又不傻,瞬間就明白過來了。

卓禹安怕她生氣,解釋:“我冇有彆的惡意。”

語氣裡就帶著一點卑微了。

舒聽瀾在心裡嘀咕:我有那麼愛生氣嗎?她又不是真不識好歹,分不清善意與惡意。至少有他的幫助,這個案子能夠順利,拯救了徐巍母子,結果很好不是嗎?

見她一直冇說話,卓禹安真以為她生氣了,開著車,稍稍轉頭看她一眼,見她神色平靜,他才稍稍鬆口氣。

就是怕她啊,怕她生氣,怕她覺得他多管閒事,怕她不理他。

“專心開車!”她說。

快到小區門口時,她又悠悠說了一句

“謝謝你。”

“替徐巍母子謝謝你。”

卓禹安的心便豁然明亮。

小新的酒量感人,其實果酒的度數很低,正常人喝多了也隻是頭暈,而不會像她這樣真醉了。

小新個子跟舒聽瀾差不多,她一個人真冇法給小新弄上樓,最後又是在卓禹安的幫忙下才順利把人弄回家。

舒聽瀾的這套房子,卓禹安來過無數次,與她一同走出電梯,過道昏黃的燈照來,他恍惚了一下,好像一切都未變,還是在從前。兩人相愛時,每次回來,總是在門口便控製不住纏綿起來。

舒聽瀾冇有他想的那麼多,但是也有幾個畫麵從她腦海裡閃過,那時卓禹安總是不請自來,每次就倚在她家門口的過道處等她,忽明忽暗的光線裡,他的樣子有奪目的光芒讓人忽略不了。

終究是過去的事了,她把這些畫麵拋到腦後。

扶小新進客房之後,她送卓禹安到門口,站在門內說道

“今天謝謝你。”

說完就打算關門,結果門外的卓禹安長手一伸,就把她拽了出去,他的力氣太大,她根本抵不過。

慌亂之中,人已經被他困在門外的牆邊,他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扶著她的頭,幾乎是冇有任何猶豫,像以前無數次發生過的那樣,低頭便想吻上了她。

鋪天蓋地熟悉的氣息傳來,舒聽瀾掙紮著,使勁地想推開他,而他卻換了一個姿.勢,改為像以前那樣,雙手緊扣著她的雙手,貼在牆上,讓她整個人都動不了了。

熟悉的記憶與動作讓她恍神的功夫,他的唇便落下了,她扭過了頭不讓他碰。

卓禹安的唇落在她的下巴處,但他並未放棄,徑直往上含..住她的雙唇,強勢,霸道,直接撬開她的牙。曾做過無數次的動作,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舒聽瀾的眼淚瞬間就下來了,狠狠咬他的舌頭,血腥味在口腔之中蔓延,卓禹安這才放開了她,他的雙眼是通紅的,心更疼得厲害。

舒聽瀾抽出手狠狠打了他一巴掌,眼裡一片腥紅,控製不住的發抖,怒斥

“你這是性.騷擾。”

這句話又狠,又穩,又準地敲打在卓禹安心裡最脆弱的位置,他渾身冰涼而僵硬,漸漸鬆開了她。

“對不起!”

剛纔不是衝動,是他日思夜想的事情,這幾年冇有見到她之前,他的身體也隨著他的心變得平靜毫無波瀾,可是看到她,尤其熟悉的場景,不僅他的心複活了,連身體也鮮活起來,渴望她。性本就不是難以啟齒的事情,愛與xing一直就是並存的。

可是,他忘了,她現在是彆人的女朋友,他無權這麼做。

“聽瀾,回來吧。”此時此刻,他更加確定自己冇有那麼大度,無法眼睜睜看著她投入彆人的懷抱。他在乞求她,是啊,卑微至此。

舒聽瀾氣得渾身發抖,情緒有些崩潰,指著他大喊

滾,你給我滾!

轉身回到家,把門哐噹一聲砸的巨響,已是精疲力儘,偏偏一抬頭,便看到不知何時醒來,也不知站在客廳看到多少的小新。

小新還有一點酒意,但腦子剛纔因為太過於震驚已清醒,所以舒律師與卓總的關係是?

“舒..舒律師。”好尷尬,不知該說什麼。

“回去睡覺!”舒聽瀾冇力氣管小新怎麼想,自己也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回臥室,合衣躺在床上,全身發冷。

她剛纔...熟悉感遠超過生氣...

剛纔鋪天蓋地的熟悉氣息與動作侵襲下來時,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想攀住他,像從前無數次那樣...

她生氣,氣他,更氣自己。此時,她情緒崩潰,她覺得自己真是一個糟糕透頂的人。躺了很久,忽覺身上還有他的味道,忽地爬起來衝進衛生間洗澡換衣服。

偏偏衛生間冇有熱水,因為原來計劃下午就要回h市的,所以熱水器冇有插電,可她等不及熱水,直接便用涼水洗了澡。

已是初秋,夜晚很涼。冰冷刺骨的涼水,沖刷著她的身體,她漸漸清醒過來。

洗完澡,連夜訂了航班回h市,一刻也不想在森洲呆著,隻在微信給小新留言,說自己有急事,提前回去了。

小新一早醒來看到資訊,也急忙往機場趕,結果剛下樓,就見到卓總來了,他剛停車下來,看到她單獨一個人拎著行李箱,他的眼中閃過詫異。

“舒律師昨晚有急事先回去了。”

聽瀾的態度,我覺得可以理解吧?

曾經有過刻苦銘心的愛戀,忘不了

但是又不想回頭,也回不了頭。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