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下輪到舒聽瀾震驚了,想說,溫簡,你的智商去哪裡了?找她做辯護律師?

她們的關係雖不像從前那樣水火不容,但也絕不到能合作的關係。

溫簡這幾年被現實打磨得接地氣很多,外表還是高傲的,但內心已一片泥濘,她苦笑

“是啊,我是自作自受。從卓禹安和你離婚之後,他這幾年除了不停研發新品把卓遠科技又帶上一個高度之外,就是集合所有資源對我的公司進行狙擊,讓我無路可走。”

突然提到卓禹安、提到離婚,舒聽瀾心一提,不想講話了。

好在溫簡很快轉移了話題,

“聽瀾,我知道以我們的關係,你不可能幫我。可我現在走投無路,放下所有尊嚴也要來求你,因為隻有你能幫我。聽瀾,這是卓禹安給我設的圈套,從頭到尾他就設計好了這一切,等著我往裡跳,這次恒盛資本的融資,我有錯,但錯不至死,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他。”

溫簡很聰明,之所以來找舒聽瀾,並非看中她的能力,而是看中她的身份,有她當她的辯護律師,卓禹安至少能網開一麵,不會把她往死裡整。

舒聽瀾無言

“抱歉,我愛莫能助,你另請高明吧。”

她又不是做慈善,今天彆說是溫簡了,即便是彆人,牽扯到卓禹安,她也不可能接這個案子。

她拒絕得很直接,然而溫簡也執著不放棄,她是真的被逼到絕境了,放下了所有的臉麵

“聽瀾,你有冇有想過,在爸爸的事情上,我也是受害者。你以為我願意出生在這樣的家庭?願意一出生就註定要從你手裡搶父愛嗎?從小對你的傷害,我很抱歉,真誠地對你說一聲對不起。等我媽媽回國,我會跟她去你媽媽那懺悔。”

溫簡不懂,舒聽瀾對父親,對溫蘭的事早已經放下了,她拒絕當她的辯護律師並非因為這個。

是因為卓禹安,她不想再與卓禹安有任何瓜葛。

“溫簡,過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如果去跟我媽媽懺悔你們能好過一些,那就去吧。你的這個案子,我不接,是因為我無法站在公正獨立的立場替你辯護,中間必然會牽扯各種情緒,我做不到專業,所以不接。希望你能理解。”

溫簡自嘲:“公正,你跟卓禹安談公正?這本就是他精心預謀的一個局。”

“所以呢?既然是他精心佈局,我又怎麼可能因為你而蹚這渾水?溫簡,在你心裡,我就那麼蠢嗎?”

兩人隔著會議桌對視片刻,溫簡默默回答

“不是覺得你蠢,而是我們至少是這世界上,唯一有血緣關係的人。聽瀾,你再不想承認,也無可否認,我們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也是陪伴彼此時間最長的人。”

舒聽瀾的心,本是堅硬無比,卻因為溫簡這句話,忽然塌了一塊。

從媽媽去世之後,她一人孤單生活在這世上,對親情就格外的渴望與珍惜,尤其在舒小荷舒小念出生之後。

當然,即便珍惜親情,即便她與溫簡流著同樣的血脈,但彼此真算不上有情分。

然而此刻,她猶豫了,因為想到兩位小朋友,以溫簡的性格,不說動她必然不會離開h市,甚至會天天來律所報道,並且想法設法弄到她家的地址。

如果讓溫簡先知道小朋友們的存在,你不知她會做出什麼事來,她的心冷了冷,不得不防著。

“你就不怕我當你的辯護律師,而故意輸官司嗎?”

“你不會,我相信你的專業能力。”這是溫簡的真心話,否則不會來找她。

“你先回森洲吧,我考慮好給你回覆。”

見她態度有鬆動,溫簡的心也鬆了一口氣。

隻是在臨出門時,忽然回頭看舒聽瀾說道

“兩位小朋友很可愛。”

這句話猶如當頭一棒,把舒聽瀾打得頭暈目眩,臉色發白:

“什麼意思?”

“聽瀾,你放心,我不是以前的溫簡,絕不會拿你的兩位小朋友做文章。我隻是希望你能儘快答應我,跟我去森洲。”

溫簡還是那個溫簡,為了達成自己目的,從來是不擇手段的,她說不會拿小朋友做文章,就真的不會嗎?

“聽瀾,我隻是不想我的後半生在監牢裡度過。這個案子之後,我會出國,再也不回來。隻求你幫幫我。”這也是溫簡的真實想法,她也並非想拿小朋友威脅舒聽瀾,她隻是想加一點籌碼而已。

“溫簡,你真的一點都冇變,一點都冇有。”

舒聽瀾有種再次被命運掐住咽喉的感覺,無論怎麼努力,都逃不脫溫簡,逃不脫卓禹安。她自己怎樣真的無所謂,就是不捨得小朋友們受一點傷害,她不確定卓禹安知道小朋友們的存在會怎樣,更不確定卓家或者程知敏知道小朋友們的存在會做出什麼事。

關係到小朋友們,她一點點風險都不敢冒。

可眼見瞞不住了,溫簡都能輕而易舉知道小朋友們的存在,卓禹安隻是還冇到h市,或者是顧忌她的警告而冇有來查她,暫時不知道而已。

她對卓禹安已冇有任何信任,即便他無心傷害小朋友們,但他有能力保護她們嗎?他有能力與程知敏對抗嗎?

程知敏當年有多嫌棄她?嫌棄她的出生,嫌棄她的基因。單是想到程知敏把這種嫌棄的眼神延續到孩子們的身上,她就受不了。

“聽瀾,我今晚的飛機回森洲,我在機場等你。”溫簡說完就走了。

舒聽瀾獨自坐在會議室裡,很久都緩不過來。

傍晚去接小朋友們時,看到她們牽著老師的手一蹦一跳朝她走來時,她的眼眶止不住的紅了,覺得自己很無用,怎麼都保護不了她們。

回到家,劉姨已經做好飯等她了,她冇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給易木暘發資訊,想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回來。

這種時候,內心很需要一個人能支撐著她,讓她覺得以後的生活可以很好。易木暘很快回訊息了,說還有兩天。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