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的陸垚垚更是喝多了,抱著舒聽瀾不走,一邊哭,一邊說

“我對不起你,我陸垚垚從來冇做過虧心事,就對你虧心了。”

“我也不想的,但是程老師很可怕...”

“不過程老師現在好很多...”

陸闊見卓禹安皺眉了,一把拽起陸垚垚

“你給我閉嘴吧你,醉鬼。”

一邊走,一邊超級嫌棄地拉著陸垚垚,然後想到她現在好歹也是一個女明星了,要是被記者拍到不好,逐脫下自己的外套罩在陸垚垚的腦門上拉著她往外走。

“我負責她,你負責聽瀾哈。”陸闊也是冇想到舒聽瀾會喝多,頭疼得很。

“嗯。”卓禹安坐在舒聽瀾的旁邊,看她把腦袋安靜趴在桌子上,睜著眼睛看他,眼睛格外晶亮,臉也紅紅的。

卓禹安伸手把她落在臉頰的一縷頭髮夾到耳朵後麵,她也不反抗,還朝他笑了笑,乖得不得了。卓禹安的心都要融化了,多少年冇見她這副樣子了,對他毫無防備。

所以就在有些狼藉的餐桌邊一直陪著她,甚至冇讓服務員進來收拾,直到好一會兒,她趴在桌子上閉上眼睡著了。

他這才輕輕背起他走向車庫送她回家。

酒品確實很好,喝醉了很乖,安安靜靜趴在他的肩膀上,不哭不鬨的,任由他帶她回家。把她放在她家的床上時,卓禹安冇忍住偷偷吻了吻她,彼時,並未想要進一步,一是她喝醉了,不想乘人之危,二是那晚,她眼裡的自我貶低讓他心疼,那晚她說她自己是一個糟糕透頂的人,他不捨得她那樣看輕自己。

隻是冇想到,他偷偷吻她時,以為她還睡著,結果她卻忽然睜開了眼,雙眼霧濛濛地看著他,泛著柔光。

明知她是喝醉了無意識的,但是他的心還是如鼓一般跳得飛快。好在還有理智,眼下兩人的關係,確實還不合適。

正當他撐著雙手打算起身離開時,聽瀾的雙手忽然抬高纏繞住了他的脖子,迫使他整個人跌向她。

她很主動纏上來。

卓禹安在心裡罵了一句臟話,再君子,也很難忍住。尤其是他避開時,她一下就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好像冇得到糖吃的小孩那樣委屈。

“你..喝醉了。”他嗓子乾得不行,說這四個字都覺得難。身體前所未有的僵硬,整顆心都要飛出去了。

偏偏這人又纏上來,整個人都要掛在他的身上。

即使是卑鄙,他也無法再忍受,身體快要忍爆炸了,反客為主壓下去,攻城略池。

兩人都是三年多冇有做過,無法用言語形容心中的渴.望,隻有不停的,激烈的靠向對方,要把彼此燃燒成灰燼一樣才能稍稍緩解。

也太熟悉了,舒聽瀾即使是喝醉了,昏沉的,但是所有動作都有記憶,翻來覆去,生死與共。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安靜,不再鬨了,抱著被角窩成一團睡著,卓禹安也有些累,就從身後抱著她睡,像個癮君子不捨的鬆開,知道她喝醉了不會醒,所以很放心抱著。

他是在清晨時離開的,離開之前收拾了昨晚的戰場,把皺得不成這樣的床單鋪平,然後把地上的垃圾清理乾淨,並且小心替她穿好衣服,恢複原樣,不是他不能麵對,而是知道她不能麵對。不想給她任何壓迫感,反正來日方長,遲早是他的人。

舒聽瀾是在全身痠疼之中醒來,醒來時,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然後漸漸閃過幾個畫麵,她陪陸垚垚喝酒了,喝著喝著,就有些斷片了,好像是卓禹安送她回家的。

卓禹安?

她瞬間驚坐起來,掀開被子看了看自己,看到自己穿著整齊時,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所以她是做了一夜的春..夢?而且對象還是卓禹安?

可是那個夢未免太真實了一點,她急忙起來去衛生間照鏡子,抬頭看自己細白的脖子,冇有吻.痕,再扯開上衣的鈕釦往裡看,光潔冇有任何痕跡,她這才真正鬆口氣。因為以卓禹安的“暴力”,以前每次都要在她身上留下痕跡才滿意。

她哪裡知道,人家卓禹安昨晚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控製著自己冇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她的皮膚又白又細,隻要他稍稍用力,就會有淤痕。

昨晚對她是愛著,護著,再小心翼翼避著。

舒聽瀾的臉一陣通紅,隻因昨晚的夢太真實,並且很多讓人臉紅心跳的細節,她真的有那麼缺男人嗎,連做夢都做得這麼真實?

手機的鬨鈴響了,她打斷所有遐思,趕緊去收拾行李去機場。

拎著行李箱出門時,下意識看了一眼隔壁鄰居的大門,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畫麵,是卓禹含.住她的聲音,在她的耳邊笑著低聲說

“寶貝,小聲點,會吵到隔壁鄰居。”

然後是她破碎的聲音從他的唇裡嗚嚥著溢位。

想到那個畫麵,她如遭雷擊,腳步似乎有千斤重,似夢非夢,可又絕不能去找卓禹安覈實,她有點魂不守舍按電梯下樓。

其實她家鄰居一直在國外定居,極偶爾纔回國一趟,再大的動靜也不會驚擾到鄰居,況且她家隔音還行。

滿腦子胡思亂想,天馬行空的拎著行李箱下樓,赫然看到卓禹安的車停在單元門口,他坐在車內開了窗

“我送你去機場。”

舒聽瀾想到昨晚的夢,一陣心虛,冇有拒絕,放好行李上車了,這次主動坐在他的副駕駛座上。其實是想找蛛絲馬跡,到底是做夢還是現實。

卓禹安忽然傾身過來,她嚇了一跳,往後避了避。

卓禹安笑:“係安全帶。”

“好。”她從他手中拿過安全帶繫好。

他踩油門開車上路。

舒聽瀾看著窗外熟悉的街景,抓著安全帶的手緊緊的,在想怎麼開口

“那個,昨晚我怎麼回來的?”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來。”

“哦。我...冇有對你做什麼吧?”她還是問了,畢竟夢裡是她主動的。

卓禹安看了她一眼,成心讓她緊張一樣冇回答。

舒聽瀾的心瞬間提起來,羞愧感襲來。

這時,卓禹安才慢條斯理問

“你想對我做什麼?”

足夠氣人,模棱兩可的答案,不正麵回答問題。

舒聽瀾就沉默了,不想再理他。

過高速收費口時,前邊有幾輛車,排隊時,他說

“聽瀾,回去之後好好考慮一下,我知道你對我還有感情。”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