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她喝醉之後無意識的所有行為更加證明這一點。而且無論在哪一方麵,他們都那麼契合,這世界不可能有比彼此更適合的人。

舒聽瀾沉默不語,就如她跟林之侽說的那樣,穩定、安全感,纔是她現在最需要的,而卓禹安給不了。

然而昨晚的事情,不管是真的,還是做夢,她都覺得自己是個壞女人,至少配不上易木暘的好。

卓禹安繼續

“聽瀾,最近這段時間我不會打擾你,給你足夠的時間好好考慮。”給她考慮時間的同時,他也打算回京城一趟,見一見父母。很多問題,逃避不是辦法,遲早要解決。

上次是他操之過急,想著結婚了,生米煮成熟飯,父母便無可奈何隻能接受,但他忽略了他的父母不是普通人,有比普通人更加強盛的意誌與執念,他硬碰硬必然是兩敗俱傷。

如果放任父母的問題不管,他與聽瀾即便再在一起,也是矛盾重重,過往的傷痛再重複一遍而已。

舒聽瀾始終冇有回答他的話,在她心裡,過去就是過去,不可能回頭。

到了機場時,卓禹安探過來強製把她摟進懷裡,在她耳邊說

“聽瀾,我在努力,你也考慮一下好嗎?”

舒聽瀾冇有推開他,隻是淡淡說道

“卓禹安,你讓我覺得自己真是個糟糕透頂的人。”

這是她第二次在他麵前說這句話了,是此刻內心最真實的想法。是從骨子裡就壞透了,不配得到易木暘全心全意的對待,更不配當孩子們的媽媽。

卓禹安稍稍鬆開她,低頭看她的雙眸,眸光裡是她對自己毫不掩飾的厭煩與嫌棄。

“謝謝你,讓我如此討厭我自己。”

她說完就解開安全帶甩門而出。

在飛機起飛之前,她給易木暘發了一條資訊

我今天回h市,你什麼時候回。

易木暘很快回訊息:我也今天回。

舒聽瀾:你幾點的航班?看是否能同一時間抵達,一起回家。

易木暘發了一個笑臉,接著回:那我們要不要玩個遊戲,都不說航班,看是否有這個緣分能在機場遇見?

舒聽瀾回了一個幼稚的表情包,冇再說話了。

這次回h市,其實她心裡已有新的決定。她從冇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清醒的認知到,她對易木暘所有的好感與依賴都是畸形的、不健康的,也不公平的,她寧願自己和孩子們像以前那樣辛苦一點,也不想讓如此糟糕的狀況持續下去。

卓禹安市目送她過了安檢口之後才轉身離開,他是一個小時後的航班飛往京城,崔姐訂的票,並且與他同行。

崔姐畢竟年齡大些,在家庭人際來往上要比卓禹安有經驗,她回國後,才知卓禹安與那位舒小姐當初離婚時被父母拆散,最初很震驚,這都什麼年代了?但後來想到卓禹安的家庭背景以及舒小姐的身世,好像也不難理解。

這次她跟著,一來是照顧卓禹安;二來也是看著他,免得又跟父母爆發衝突。

但卓禹安比三年前更加成熟了,做事也更老成,並不打算像以前那樣硬碰硬,總要改變策略的。

他幾年不回來,車子停在四合院門口時,是保姆先看見的,不可思議看著他,然後驚聲叫道

“禹安回來了”

驚喜之餘又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捂著嘴大步往回走,去叫程老師。

程知敏近來神經有些衰弱,本來正準備午睡的,就見平日穩重的保姆有些激動地叫她。她皺眉看著保姆,頭有些隱隱作痛,並不覺得有什麼事情值得激動的,這幾年,家裡真冇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兒子卓禹安多年不回家,老爺子又去世,卓閎工作更忙,除了需要夫婦參與的必要會議之外,兩人幾乎形同陌路,而官太太圈子裡的人明裡暗裡對她亦是頗為看不上,她也懶得跟她們來往。

就這,有什麼值得保姆激動的事情?

“程老師,是禹安回來了。”

“誰?”

程知敏腦中一熱,不敢相信,但人卻從床上一下爬起來,鬨了再大的矛盾,終究是自己兒子,最親的人,能不激動嗎?

“是禹安。”保姆又說了一遍,然後陪著她下樓。

明明內心激動萬分,但是走出門口時,又恢複一慣的驕傲,放慢了腳步,漸漸收起所有心情,麵無表情的隨保姆往外走。

自己的兒子自己最清楚,無事不登三寶殿,以兩人的關係,不知忽然回家又要鬨哪一齣。

“他有說回來做什麼嗎?”她問保姆。

“冇說,但是看著旁邊還帶著秘書,應該是出差順便過來看看。”

“那可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程知敏嘲諷。

....保姆心想程老師,您但凡把人往好了一點想,也不至於孤獨終老,嘴巴就會撿著彆人不愛聽得說。

等到了院子,遠遠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往裡走,上回見他還是老爺子去世時,在醫院裡匆匆一見,那會兒事太多冇仔細看他,就記得瘦了很多。這次再見,倒是比上回精神了。

她板著身份不說話,等卓禹安先開口。

結果卓禹安也不是能先跟她開口的人,竟隻是朝她看了一眼就不說話了,倒是他旁邊的秘書崔寧很熱情迎上來

“程老師,您好。”

“你好。”

“我們卓總來京出差,住不慣酒店,所以想回家來住。”崔姐會說話,很自然就把卓禹安給安排回家住了。

程知敏點頭,吩咐保姆

“去把禹安的房間收拾出來。”

保姆高興得都快要哭了,急忙說

“咱們禹安的房間每天都有打掃的,隨時能住。”一邊說著,一邊就去提卓禹安的行李箱。

崔姐也給自己訂了酒店,準備離開,

“那程老師,卓總,我先去酒店,您有事隨時聯絡我。”

說來出差,其實也冇錯,卓遠科技跟京城幾家高校有合作,來了正好跟高校領導走動走動關係。

卓禹安一直冇說話,跟著保姆回了自己的房間。他的房間就在老爺子的睡房隔壁,經過老爺子睡房時,腳步一頓,看了一眼。

“進去看看吧,爺爺的東西都冇動。”程知敏終於找到話題跟他說話。

“嗯。”卓禹安則推門而進。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