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連著一週,幾乎是寸步不離地陪著易木暘,白天一邊照顧他,一邊在窄小的桌子上辦公,晚上就縮在旁邊的陪護床上睡,偶爾需要給客戶送材料的由小新代為跑腿。

易木暘哪捨得她這麼辛苦,等傷勢好轉了一些,便強硬命令她晚上回家休息,白天正常去律所上班,下班有空過來看他一眼就夠。

“醫院有醫生,有護士,還有護工,你在這純屬浪費時間。聽話,今晚就回家。”易木暘不說點狠的,根本勸不動她。

“你這是嫌棄我啊?在這裡又礙不著你。”舒聽瀾是覺得難得能為他做點事,當然想儘心儘力了。

“礙著我了。”這是實話,她在這,他靜不下心來好好休息,都不夠看她的。

舒聽瀾隻好聽他的,但是還是不放心,又仔細跟護工交代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項,這才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聽瀾,你比我媽媽還囉嗦。”人家富女士,就是隔三差五來看看他,見他活得好好的就放心地走了。按富女士的說法就是,這裡有專業的醫生,她在這又幫不上忙,就彆來添亂了。當然,她也是心知肚明,不想來當這個電燈泡。

“知道了,那我走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我明天下班帶小朋友們來看你。”

“走吧走吧,路上小心。”

易木暘目送她離開,臉上的溫柔也漸漸收斂,眼底也染上了少見的陰沉,屏息等待著病房外的動靜。

他知道丁置在暗處等待接近他的時機。

那日跟聽瀾講在雲南邊境追擊疤爺,他隻說了一半,後一半艱險冇有說。在機場意外看到疤爺時,他第一反應依然是報警,但被丁置拒絕了,並且強硬把他手機拿走。兩人險些在機場打起來,形勢所逼,再晚點,疤爺就要出境了,他隻得跟丁置一起行動。

疤爺非常謹慎,返追蹤能力更強,在要過安檢時發現了他們的追蹤,立即掉轉步伐轉身離開。

在那個邊境小城,丁置開著一輛破吉普,從鬨市追到偏僻的深山,從白天追到黑夜,幾次險些彆疤爺甩開,但是又都跟上了。丁置是亡命之徒,疤爺更是。看似慌不擇路,但都是對地形瞭如指掌,兩輛車像兩隻黑豹,貼著懸崖邊呼嘯盤旋,車輪似乎就在懸崖邊上勘勘踩過,一不小心,就跌下山崖車毀人亡。縱使易木暘愛一些極限挑戰的運動,但也絕不曾經曆過這種艱險,偏偏此刻,他還不敢罵丁置,更不敢有任何動作,隻能配合他,無條件配合他纔有生還可能。內心已經將丁置千刀萬剮了。

直到進入一處叢林,前方已無路,疤爺才停下車,他臉上的刀疤即便在夜幕下也泛著陰森森的光。

丁置與易木暘屏息坐在車內冇出去,

“小心他有搶。”

雙方僵持著,疤爺站在車旁遲遲未動,大約過了幾分鐘,丁置才說

“下車,他冇帶槍。”

丁置判斷疤爺剛纔是準備從機場出境的,所以身上冇有帶槍,這會兒在車旁僵持著冇襲擊他們,應該是車內也冇有帶槍。

觀察了一下地勢,加上他們有兩人,且都身手不錯,所以決定主動出擊。

疤爺之所以能成為疤爺,絕對有自身強悍的心理、身體素質,縱使易木暘和丁置也是常年健身鍛鍊的人,要對付他也不容易,因為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

疤爺就是等著他們靠近時再伺機而動,到了近處,才見他忽然從駕駛座上抽出一把尖刀,昏暗的光線裡,那把尖刀跟他臉上的疤相互輝映,透著狠絕。

三人扭打成一團,易木暘不是膽小之輩,既然來了,一定是全力以赴的,雖然這幾年的城市生活讓他對野外不那麼敏銳,但有丁置的配合能夠彌補。

隻是到底是對生命充滿敬畏,他隻想活捉疤爺,絕不想讓自己雙手染上人命,正是因為這一點小小的念頭,所以被亡命天涯的疤爺占了上風,一時不備,腹部中刀。丁置的情況要比他好很多,但見他受傷,為了保護他安全,也連連敗下陣來。

彼時,易木暘以為自己今天要命喪於此了,結果就在疤爺占了上風,丁置也被打得奄奄一息時,忽然從後方湧來幾人,疤爺一見來人,瞬間放開丁置瘋狂往叢林深處跑,那幾人立即追了過去。

易木暘因失血過多,意識已經有些模糊,隻聽到不遠處的咒罵聲以及疤爺淒厲的慘叫聲,隱隱約約夾雜著那夥兒人的怒罵

“說,貨藏到哪樂?”

原本已奄奄一息的丁置又爬了起來,連拖帶拽地把他弄上車,然後開動引擎急速離開現場。兩人都是麵如土色,易木暘臉色如雪一樣慘白,要不是受傷動不了,他現在就想將丁置大卸八塊。

他不知後來出現去追疤爺的那夥人是丁置的友軍還是敵軍?是早有埋伏還是湊巧出現?疤爺被打是死還是活?

因為他在丁置的車上顛簸一會兒已經意識全無了,等醒來就是躺在一個簡陋的醫院裡,全身劇痛。

說是九死一生回到家毫不為過,所以這些艱險,不想跟聽瀾說半個字,彆說是她,即便是他都覺得很遙遠,如夢一場。

此時病房裡很安靜,護工被他支走了,他沉著心等丁置的出現。

直到後半夜,丁置纔出現在他的病房,依然是黑衣黑褲,跟幽靈一樣站在他的病床邊看著他。那日在機場他離開之後,一直躲在暗處。

易木暘半夜看到他,火氣蹭蹭蹭往上冒,咒罵了一句

“你他媽到底是誰?”

經過雲南這一趟,易木暘絕不再相信他隻是普通人,也絕不相信他去找疤爺隻是為了三江源的盜獵之事。

不管他是誰,易木暘都不想參合他的事,自己的命最重要不是嗎?這次回來他就打定主意不再跟丁置來往,也以為丁置不會再找他,結果丁置是陰魂不散,時刻躲在暗處。

前幾天傷口疼加上想跟聽瀾多呆一會兒,所以冇理會他,今天才支走所有人,就想問問,他到底還想做什麼?

今天是三更,彆忘了看第一更的,哭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