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能力抵抗,纔是她恐懼的最核心問題。

卓禹安有雄厚的財務資本以及家庭背景,真要走到那一步,不過是以卵擊石。隻是她唯一希望的是,他還念舊情,不會真來跟她搶。

易木暘認真聽完她的話,進而問道

“聽瀾,你是律師,從你專業的角度來講,他的勝算大嗎?”

“有時候,法律並不能做到完全的、真正的公平。”這是無可奈何的。

“那如果我們結婚組建一個新的家庭呢,並且承諾不再生育的話,有勝算嗎?”易木暘不是開玩笑也不是隨口說的,他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孩子們從小是隨媽媽一起生活的,再給孩子們一個完整的、衣食無憂的家,無論從情感上,還是從物質基礎上,法院都無法剝奪她的權利,至少比單親媽媽撫養兩個孩子要有勝算一些。

舒聽瀾很感動,不單是他主動提出組建家庭的辦法,而是他說的,可以承諾不再生育,視兩位小朋友為親生孩子。

要有多愛,才肯真心做這樣的承諾?畢竟他是獨生子。

她搖頭,還是一慣的原則,如果組建家庭,一定是單純的想彼此共度餘生,絕不是利用的關係,她已夠對不起他了。

易木暘也知她不會馬上答應,也不逼她

“你好好想想,我隨時配合。”特意用配合兩個字,不提感情,減少她的愧疚感。

去醫院看完易木暘後,回律所安心工作,直到下班後,再去接小朋友們。車停在幼兒園外場外的馬路時,驀然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停在馬路對麵,那是上午在機場時,來接卓禹安的車。她的心倏然轉冷,尤其看到那輛車的駕駛座搖下車窗,戴著墨鏡的卓禹安胳膊撐著窗戶看向她。

因為戴著墨鏡,看不清他真實的表情,隻是從緊抿著的雙唇中可以看出他情緒不佳。

舒聽瀾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出現在小朋友們的麵前,他似乎挑了挑眉並未理會她,甚至帶著挑釁的意思,把舒聽瀾給激怒了,尤其是他明目張膽到幼兒園來,讓她無法忍受。

她看一眼時間,還有十幾分鐘才接孩子們,所以朝對麵馬路走去。

卓禹安始終保持著一個動作與表情看她走過來,看她換了一套衣服,但還是千篇一律的襯衫短裙高跟鞋,隻是這件襯衫的領口比早晨在飛機的那件低一些,露出好看的鎖骨與若隱若現的胸部,牽動著他的那根弦,因為戴著墨鏡,所以肆無忌憚地看著她,從上到下,目光定在她纖細的腰間,不期然就想起昨晚在氤氳的浴室裡,她的樣子。

嗯,他想,他昨晚還是太紳士了。

舒聽瀾站在他的車前,怒視著他

“你來做什麼?”

“什麼也不做,遠遠看一眼他們也不行嗎?”

“不行,你趕緊走。”

“聽瀾,你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

舒聽瀾氣得要命,人家卻是淡定自若稍稍抬頭看她,眼裡還帶著一點揶揄,看她笑話一樣。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她低頭怒視他,他稍稍抬頭看著她。她的所有情緒都暴露無遺,而他戴著墨鏡,什麼表情都看不到。

對峙之下,每次都是她先敗下陣來,在他麵前完全使不出力,因為他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樣,不疾不徐,慢慢煮著她,讓她有氣無處發泄。

就像此刻,人傢什麼都冇做,就是把車停在這裡,她能做什麼?

“聽瀾,放學時間到了。”他甚至還好心提醒她到時間了。

舒聽瀾心裡氣死了,又無可奈何,疾步走向幼兒園接孩子們。

卓禹安目送著她離開,再看她一手牽著一個孩子出來、上車,他堅硬的心佈滿柔情,又帶著絲絲酸楚,如此美好的生活近在咫尺又遠在天涯。

他來h市是來調查易木暘的,原來不屑這種行為,但是既然聽瀾與孩子們都很喜歡易木暘,他自然要清楚易木暘的情況,知己知彼。

易木暘的履曆,說簡單又複雜,說複雜又簡單。

簡單是家庭關係很簡單,母親是家庭主婦,父親生意人,在h市做地產開發起家的,旗下有多家物業、商場與酒店,資金雄厚,連續十五年都被評為h市十佳企業以及最佳納稅企業,整個集團經營,至今冇有任何負麵新聞。

說他複雜是因為他的個人履曆複雜,組建過探險隊,鬨出過人命,自己名下也多家公司,但都是一些俱樂部,極限挑戰館等等,與安分守己,成熟穩重的形象大相徑庭。但從他的所有朋友與下屬的評價,能看出是一個極有愛心,富有正義,且有擔當的男人。

無論是他簡單亦或是複雜的一麵,都讓卓禹安產生了更深的危機感,因為不可否認,這樣的男人足夠有吸引力。

舒聽瀾本來接上孩子們是打算直接回家的,結果接到劉姨的電話說幼兒園老師昨天通知要給小朋友們買白球鞋,明天園裡有活動,劉姨原以為家裡有白球鞋所以冇去買,剛在家裡找了一下,發現球鞋都小了,不合適。

舒聽瀾隻得臨時調轉方向盤去商場給小朋友們買白球鞋。

商場的兒童鞋專櫃,各種白球鞋琳琅滿目,而且都價格不菲,舒聽瀾肉疼,找了兩款最便宜的讓小朋友們試穿。

兩個小朋友並排坐在試穿凳上,又軟又萌,還乖巧得不得了,媽媽讓做什麼就做什麼,一點也不像彆的孩子那麼亂跳搗亂,連銷售員都忍不住一直看她們,一直誇太可愛了,比電視上的童星都可愛漂亮,如果給他們拍短視頻,一定能吸粉無數。

舒聽瀾蹲在前麵正在給舒小念試穿,旁邊的舒小荷腳丫子就一直晃啊晃,讓媽媽快一點點,她也要試。

店裡忽然安靜得出奇,舒聽瀾隻覺旁邊有個陰影籠罩下來,一雙熟悉的手,拎著店裡最貴也是最好看的那雙白球鞋並排蹲在她的旁邊,輕輕握住舒小荷的腳丫子

“我幫你試。”低沉又無比輕柔的聲音傳來,連表情都是無比溫柔的。

舒聽瀾渾身一僵,稍稍轉頭看著來人,也隻能怒瞪著他,無計可施。

“謝謝叔叔!”舒小荷甜甜脆脆地感謝。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