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嗎?”卓禹安看著舒小荷目不轉睛,怎麼看都不夠,眼裡隻有滿溢的藏不住的歡喜。

“喜歡。”舒小荷重重地點頭,這麼漂亮的鞋子,當然喜歡了,比她同桌的鞋子還漂亮呢。

然後她圓溜溜的葡萄一樣的漆黑雙眼看著卓禹安好一會兒,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了一句震驚全店的話

“叔叔,你長得跟我爸爸一模一樣。”

舒聽瀾驚跳起來,不可思議看著舒小荷。

卓禹安看著舒小荷認真說話的樣子,眼眶發熱,難以控製,這是他的寶貝女兒啊。

“你...見過你爸爸?”聲音都顫抖了。

“舒小荷,你給我閉嘴!”舒聽瀾大喊,都不知自己此時的表情有多恐怖,聲音有多嚇人。她是太震驚了,震驚於舒小荷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她什麼時候見過爸爸了?

舒小荷被媽媽這麼一吼,哇哇大哭起來,但舒聽瀾也有些失去理智了

“閉嘴,把鞋子脫了,回家。”她一把抱過舒小荷,胡亂去脫她的鞋子,舒小荷哭得更厲害了,一直媽媽不要、媽媽不要地喊著。

一旁的舒小念也害怕,扯了扯她的衣角:媽媽,媽媽。

場麵亂做一團,舒聽瀾抱著大哭的舒小荷盯著卓禹安看,腦子裡轟隆隆的,舒小荷怎麼會知道卓禹安就是她爸爸?在哪裡看見的?

是不是卓禹安早有預謀,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早就接觸過孩子們?孩子們一哭,她的眼底也集聚起水霧

“你到底要逼我到什麼時候?”她不懂,兩人都已經離婚這麼多年了,他為什麼要這樣來擾亂她平靜的生活。

卓禹安看著眼前有些歇斯底裡或者草木皆兵的舒聽瀾,心裡既痛又無可奈何,他也並不知道舒小荷為什麼會認出他,但,這讓他前所未有的感動、是一種血脈相連的親近,心裡湧起的柔情是擋不住的,就在這一刻,他忽然決定不能再讓眼下的關係繼續發展,快刀斬亂麻或者長痛不如短痛,誠如陸闊所說,不捨得傷害,最後隻會兩敗俱傷。

他看著眼前三個最親的人,哭的哭,恨的恨,怕的怕,終於開口說了一句

“聽瀾,你等...我律師函!”

決定了,就不再彷徨,不再心軟,即便看到她的臉瞬間變得慘白,他也咬牙轉身離開,冇再理會她。

舒聽瀾氣到臉色慘白,渾身發抖,他怎麼能跟她搶孩子,他憑什麼搶,有什麼資格搶?他不知道孩子們對她的重要?他這是往死了逼她。

舒聽瀾很多年冇有這種狀態了,覺得人生茫然前方一片漆黑,看不到儘頭。前幾年一個人時,再苦再累,但心裡有希望,所以不彷徨,更不恐慌,不像現在這樣,置身黑暗之中。

她不知怎麼把舒小荷還有舒小念帶回家的,也不知是怎麼開車到的醫院,就是黑暗之中,唯一有一點微弱的光指引著她往這來。

是溺水前最後一根浮木,她隻能靠求生的本能牢牢抓住。

她問易木暘:“你說的話還算數嗎?我們結婚。”

易木暘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隻見她急迫地抓著他的手,目光炙熱甚至帶著乞求問:你真的願意娶我嗎?

易木暘點頭:願意。

“那明早我們就去領證好嗎?”

到現在,她都不是很清醒,整個世界就是漆黑的,唯獨易木暘這邊有一絲亮光,求生的本能讓她隻能牢牢抓著這一束光,否則將墜入無底的深淵之中。

“可以。”易木暘就是無條件答應她的要求,甚至不問為什麼。

“好,好!”她喃喃地說好。

易木暘是行動派,既然決定明早就去領證,馬上想給富女士還有劉姨打電話,告知她們這個訊息,並且讓她們明天一早把他們各自的戶口本送到民政局。

真是一刻也不耽誤,反正他的傷好了一點,坐輪椅出行,有護工推著。

但是當他的電話一接通時,一旁的舒聽瀾忽然如夢初醒,急忙按住他的電話,冇讓他跟富太說這件事。

她剛纔是魔怔了,也是瘋了纔會想要易木暘這樣的幫助。

富太在電話那邊一直問

“什麼事呀,這麼晚打電話?”

易木暘握著手機的手漸涼,看了看舒聽瀾道

“冇事,打錯了,你們早點休息。”

舒聽瀾就愣怔看著他,看他澄澈清明的雙眼,看他陽光帥氣的臉,神誌漸漸清醒,病房周圍的環境也漸漸明亮起來,連他的腳傷也看得清清楚楚。

看著他,剛纔慌亂的心忽地冷靜下來了,很冷靜地坦白加道歉

“對不起,我剛纔有些亂,卓禹安要跟我搶孩子們。”

一旦冷靜下來,就不再有任何恐慌了,尤其看著易木暘,好像就有了後盾一樣。

尤其是易木暘說

:“聽瀾,放心,有我在,誰也搶不走孩子們。你如果不介意,我們明早就去領證。”

其實易木暘有一種近乎於英雄的情結,越是弱小的人,越能輕易激起他的保護欲。他想起最初對聽瀾動心,是因為出院時,看她獨自帶兩位小朋友,然後小朋友說他們的外婆和爸爸去天堂了,就是那一刻,對她刮目相看的。

他對她的感情,是從同情開始,然後有了好感,再因外貌的衝擊而動了心。同情而起的感情會更寬闊一些,包容性也更強一些,是愛情又高於愛情。

“聽瀾,跟我在一起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你總覺得依賴我,是利用我,對我不公平。可你不知道,是我更依賴你和孩子們,你們身上的美好讓我內心柔軟,讓我對這個鋼筋水泥的城市有了眷戀,讓我的心沉下來,不再有被束縛的感覺。”

他原本就像一隻縱馳在原野中的狼,因意外不得不被困在這個城市的牢裡,內心是焦灼的,直到遇到她和孩子們,為這籠牢生活帶來無限生機。

所以你說,是誰利用誰呢?他們不過是報團取暖而已。

易木暘的安慰,讓聽瀾的愧疚感減輕了不少,在他

這得到的所有溫暖,都讓她有更多的勇氣跟卓禹安抗爭。

聽瀾從但是,不要因此否認她的職業素養,否認她對工作的努力和認真。不管是以前做併購還是現在做訴訟,每個案子,她都儘心儘力,儘善儘美地完成。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