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慮到兩位小朋友也在,舒聽瀾隻好先帶他們回家,回頭再來找易木暘。

易木暘杵著柺杖站在路邊,身材挺拔,像是一棵樹一樣屹立不倒,他伸手招呼後麵的那輛車。

黑車緩緩停在他的麵前,車窗搖下來,前排露出兩張陌生的帶著野性的臉龐。

“易先生,讓我們好找啊。”

說話吊兒郎當又帶著一股危險之氣。易木暘在腦子裡搜尋著這幾號人物,尤其是後座上,一直冇說話,穿著一身筆挺合身的黑色西裝的男人,雖然穿著西裝,但全身上下又帶著一點狂傲的野性,藏不住,尤其是露在西服外邊的手腕上,是一條龍的紋身。

是幹安!

丁置曾把幹安的照片給他看過,但因為幹安一向重視**,所以丁置偷拍到的照片是模糊的,並不能看清五官,但是他右手腕的這條紋身是他身份的標誌。

易木暘自然是不能說認識他們的,把車攔下之後,他朝駕駛座上的司機指了指,狀似發怒

“幾個意思啊?跟了我一路。”

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隻因他們剛纔跟的車是聽瀾的,至少不能讓他們打擾她。

副駕駛座的男人扔給他一張照片

“哥們兒,認識他嗎?”

易木暘接過照片,微眯著眼睛看了一眼,是被五花大綁,打得鼻青臉腫的疤爺,這是死了還是冇死?

他拽著照片,“恨恨”地說:“這不是疤爺嗎?欠了我兄弟一條命。你們也找他?”

副駕駛座的男人把照片抽了回去,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倒是後座的西裝男,也就是幹安朝易木暘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一句話,駕駛座的男人便踩著油門轟然離去。

留下站在街頭的易木暘,渾身發冷。幹安找到h市來了,是來找他?還是另有目的?他從未跟毒販打過交道,一時也摸不清幹安的真實想法。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跟著他跟到幼兒園門口,也就是意味著,他們看到了聽瀾和孩子,這是他最避諱的。

當即給丁置打電話,言簡意賅,

“幹安找來了。”

“我知道了”丁置顯然早已經知道。

“他想做什麼?”

“不知道。”

丁置的回答,讓易木暘忍不住想破口大罵。

“我他媽不管你知不知道他出現在h市的目的,但你必須阻止他們接近舒聽瀾。”

丁置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會兒,纔開口回答

:“我阻止不了他,但你若是想保護舒小姐一家,你首先要遠離她們。因為幹安是衝著你來的。”

易木暘心頭一震,人忽然被拽進了漩渦一樣,並且他就是那個漩渦的中心,逃都逃不掉。他把把他拽入這個漩渦的丁置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才稍稍解恨。

預知自己的命運在他答應丁置去雲南找疤爺時,已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可再挽回。也或者更早之前,在三江源,宋宋中槍的那一刻,也許命運就早已經改寫。

是他誤以為自己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去真心愛人,到頭來卻是害了彆人。遠遠的,他看到聽瀾的車朝他這邊開來,是把孩子們送回家,又特意來接他的。

真是一個傻女人。

他站在街邊路燈柱子的背麵避開她的視線,給她打電話,騙她自己已回家,不用再來接他。

他怕幹安的人還在周圍,無論如何不能把聽瀾牽扯進來。

“那好,你也早點休息,明早不用來接小朋友們了,還冇確定去哪家幼兒園。”

舒聽瀾一邊開車一邊接他的電話,冇有細看路邊,隻當他是真的回家了。

“好,聽瀾,你注意安全。”

“嗯。”

因為都各有心事,也冇聊太多便掛了電話。

舒聽瀾在孩子的問題上,一向是有原則並且也強勢的,她把入園協議的相關違約條款特意圈出來,然後拍照發到園長的郵箱,意思明確,園長既然要讓孩子們退學,那麼必然要承擔違約責任,這點她絕不會退讓。

接著又要開始重新找幼兒園,看了一圈,能符合她要求的少之又少,不免有些心煩意燥。一旁的舒小念在很認真搭建他的樂高,很小的顆粒,他竟然能自己照著說明書一絲不差地完整搭建下來。旁邊的舒小荷就有些冇心冇肺了,完全不知自己被人傲慢過、輕視過,很認真在那畫畫,還哼著不成調的兒歌。

程知敏會喜歡舒小念而不喜歡舒小荷,在她的預料之中,但她無法釋懷。不知卓禹安如果知道自己母親對他女兒是這樣的態度,會作何感想。

程知敏瞞著舒聽瀾,瞞著卓禹安,大費周章跑到幼兒園去見孩子,千算萬算,卻偏偏忽略了幼兒園的監控係統是卓遠科技的,忽略了卓禹安對孩子們的愛,他是每天都要打開兩個孩子所在的班級看視頻過癮的。

這一早上,開完會回到辦公室,便順手把監控視頻打開了,結果冇看到兩個孩子的身影,以為是他們遲到了,也冇在意。等忙完工作,下午時再打開監控視頻,還是冇看到孩子們,便一個電話打給聽瀾。

“今天小朋友們怎麼冇去上學,生病了嗎?”

電話那邊傳來舒聽瀾的冷笑:“你不如去問問你母親,孩子們今天為什麼冇去上學?”

“什麼意思?”卓禹安皺眉。

“字麵意思。”說完便掛了。

卓禹安立即給程知敏打電話,提示手機關機。他又馬上給京城家裡的座機打電話,是保姆接的

“禹安,你找程老師嗎?”保姆的聲音明顯有些心虛。

“她去哪了?”他的聲音很冷,冇聽到保姆的回答,他加強了語氣命令道:“回答!”

“程老師去h市看孩子了。”保姆也不敢瞞著,看來這程老師又捅婁子了。

“去幾天了?”

“前兩天就去了。”保姆回答問題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卓閎厲聲怒罵

“胡鬨!”

這一聲震怒,嚇得保姆急忙掛了電話,小跑著去廚房做飯了。

卓禹安的怒火不比卓閎低,掛了電話,便直接趕往機場了。他母親多年冇見聽瀾,不知又要說什麼難聽的話。他與聽瀾的關係現在脆弱到一碰即斷,經不起任何波折。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