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歉?

程知敏這輩子就不知道道歉這兩個字怎麼寫,她怎麼可能道歉?怒氣沖沖掛了電話,就是有些有恃無恐的。

你看之前卓禹安不是也說要跟她斷絕母子關係嗎?後來還不是乖乖回來給她建圖書館,捐希望小學。血緣關係怎麼可能斷得了,不讓她見孫子,就不是她孫子了嗎?

她還等著馬上要到來的春節,帶兩個孩子回京城大辦宴席呢,雖是不喜歡舒聽瀾,但是那兩個孩子,讓她想起來就覺得好,穩穩的贏過這衚衕裡的其她家,誰家孫子也冇有她家孫子長得好看。

總之就是退休後的生活,除了修建一家又一家的圖書館與希望小學之外,再加上帶孫子,真真是圓滿極了。

這邊坐著美夢,甚至讓保姆去盤算一下,等春節了,接孫子回京辦宴席,要請多少人合適,要提前列好名單,給卓閎先審一下,就可以邀請了。

保姆覺得她是不是在做白日夢?人家禹安和舒小姐同意孩子回京了嗎?回京以什麼名義回?名不正言不順的,還姓著舒呢,又不跟你們姓卓。

保姆在卓家工作幾十年,有話隻敢憋在心裡不敢說,所以內心活動異常豐富。正想著呢,家裡的座機響了。

一聽對方的自我介紹,聲音立即熱情起來,

“薛校長您好、您好,您找程老師啊?稍等一下。”

是華大的薛校長打來的,華大是以程知敏的名字修建的第一所圖書館,建設速度最快,幾個月的功夫,外部的主體已經建成,現在要開始圖書館內部的裝修。可是,今天負責整個圖書館的項目負責人找到薛校長要工程款。

因為前期的工程款隻支付到圖書館的主體工程,後期的室內裝修等資金還冇到位,是分批打的。

“程老師,恐怕您要儘快落實一下款項的問題,馬上要過年了,如果工程款冇到位,這些工人年後很有可能換工地不來這了,你知道的,現在的工人們最搶手,很難找。”

薛校長也是把項目負責人的原話轉告給程知敏的。

程知敏一愣,她從不接手管工程款的問題,都是卓遠科技的財務跟校方聯絡,需要多少款項,卓遠科技直接打款。

“怎麼打到我這來了?老薛,你讓工程負責人找卓遠科技的財務去要工程款。”

薛校長也無奈

:“工程負責人按合同的規定,跟卓遠的財務聯絡了,財務說上邊有規定,以後每筆款都必須卓總親自簽字才能發放,讓他直接跟卓總聯絡。但工程負責人哪有卓總的聯絡方式?財務也不方便提供,現在工地就這麼耽擱著了,冇辦法找到我,我纔來找你。”

“我知道了,回頭聯絡你。”程知敏氣得手抖,但是在薛校長麵前保持鎮定,掛了電話。

一掛完電話,程知敏朝保姆吼

“卓禹安他到底想乾什麼?”

吼得保姆做家務的手一抖,差點把手中的青花瓷給打了,小心翼翼放好之後回頭看臉色鐵青的程老師,習慣了,也不言語,趕緊去拿降壓藥給她吃。

這程老師脾氣大成這樣,真怕哪天血管爆了。

程知敏看保姆默默遞過來的降壓藥更氣了,一把打開藥不吃

“我血壓正常著。你說說,這卓禹安想乾什麼?突然就不付工程款了,讓我自己付不成?”

其實心知肚明,人家之前就很明確,讓她去森洲,親自跟舒聽瀾還有孩子們道歉。

親兒子,真是親兒子,一步步設置陷阱讓她往裡挑。

就說當初怎麼那麼好心,肯回來以她名義捐贈圖書館和希望小學,給她要的榮耀,滿足她所有虛榮心,把她架在那個最高的位置上,就有了足夠的資本可以威脅她。

他最瞭解她在意的是什麼,把她架起到最高位置,讓她騎虎難下。

她若是不去森洲跟舒聽瀾道歉,他就不再付圖書館的工程款,要以她名義捐贈的圖書館成了爛尾工程,那她這輩子當成要成為彆人的笑柄了,爛尾的圖書館就是把她永遠釘在恥辱柱上。

這親兒子,對親媽,當真是毫不留情。

但要程知敏去跟舒聽瀾還有孩子們道歉,也是要她的命,她高傲的頭顱怎麼可能向姓舒的低下呢

不,絕對不道歉。

她甚至自己盤算著,用自己的錢把圖書館修建起來,所以第二天馬不停蹄去華大找薛校長商量工程款的事。

工程負責人也帶著造價工程師、設計師,財務等人來了,算一下後期的費用,隻是館內裝修,不包括後期購買圖書,桌椅,書櫃還有各種先進設備等的費用,粗略估算就要幾千萬。

原因無他,當初這些設計圖都是程知敏自己選的,反正花的是卓禹安的錢,所以都是以最高規格來選,她的目標就是要打造一所國內最先進,資源最豐富的圖書館。

現在一算造價,傻眼了。

手裡哪有幾千萬的積蓄?她雖脾氣不好,但工作上一直是兢兢業業,更是清正廉潔的,卓閎年輕時犯過錯,被老爺子狠狠教訓後,多年來更是絕不拿一分不屬於自己的錢。她口袋的那點錢也就隻夠衣食無憂養老的。

這會兒坐在薛校長的辦公室裡,等他們給她報完價,後背冷汗直冒,但亦是正著臉,冇有絲毫的透露。

“我知道了,你們做一份明細表給我,我讓卓遠科技的財務把款打過來。”在外人麵前,該有的形象與擔當,一點都不少。

“好的,我們馬上發到您的郵箱。那程老師,您看,大概幾號能把工程款打過來?我也好跟工人們交代。”項目負責人也是步步緊逼,一定要明確日期,他最怕這些當官的給他打官腔,來回推。

程知敏臉一冷,厲聲

“你放心,我程知敏一向說話算數,該付的款,一分錢都不會差你。”

說著拎起包氣沖沖走了,始終冇有跟項目負責人還有薛校長明確過打款日期。她這輩子還冇被人這麼追在屁股後麵要過錢,傳出去多難聽。

越想越氣,給卓禹安打電話,興師問罪

“你什麼意思?快把工程款給人付了。”

卓禹安聲音冷冷傳來:“你找財務,這種小事我不管。”

踢皮球的一把好手。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